管清友:2018年继续去杠杆化 散户赚钱会相对困难

2017年12月30日,在灵山梵宫举办的“预见2018”吴晓波年终秀间隙,管清友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2018年将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在2018年,实体和金融的“三去一降一补”完成之后,出清过程差不多就完成了,经济增长会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原标题:管清友:2018年A股大概率是三七现象 还会分化

  在吴晓波年终秀的演讲中,管清友提出了一个泡沫出清的时间表。他认为,2017-2018年是去杠杆的过程,2019年泡沫会彻底出清。

  2017年A股市场已经正式收官。

  最后一个交易日,上证综指和深证成指分别收复3300点大关和11000点大关,从全年表现看,两大指数也双双获得了正收益,累计涨幅分别达到6.56%和8.48%。从绝对数值上看,A股大盘2017年的表现要比2016年好得多,但还是大幅跑输国际市场。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陆续采访了一批行业排名靠前的基金负责人、分析师、经济学家等,回顾2017年市场,展望2018年行情。今天刊发的是对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的专访。

  2017年12月30日,在灵山梵宫举办的“预见2018”吴晓波年终秀间隙,管清友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2018年将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在2018年,实体和金融的“三去一降一补”完成之后,出清过程差不多就完成了,经济增长会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谈及2018年的A股,管清友认为,如果2017年是一九、二八现象,2018年大概率是三七现象,还会分化。这种情况下,机构相对会容易挣钱,一般的散户相对会比较难。

  管清友曾任民生证券副总裁、研究院院长,2017年12月宣布从民生证券辞职“创业”。

管清友:2018年继续去杠杆化 散户赚钱会相对困难

  以下是管清友的专访实录:

  澎湃新闻:先前的演讲中你提了一个时间表,2017-2018年降杠杆,2019年达到出清,为何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管清友:我们从2015年的时候就已经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在“三去一降一补”了,真正有大动作是从2016年开始的,所以我们看到了实体经济的去杠杆。实体经济去杠杆配合去产能,传统企业杠杆确实去了,一方面他盈利改善了,因为去产能了,去产能当然也有它的问题,但是确实它的杠杆降低了。金融机构的杠杆也在降低,表现为它很多业务不能做了,比如通道业务、委外业务都被要求停了。这样金融也在去杠杆。

  去杠杆就经历了一个出清的过程,会有一些风险释放。所以我们看到这次经济工作会议,三大攻坚任务第一个就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这是非常对的。也就是说在去杠杆的过程之中,会包含一定的风险,能够把这些风险及时的处置,同时保障去杠杆的过程能够进行到底。

  我们恰恰需要像20年前,也就是1998年那一轮所谓“去产能、去杠杆、挤泡沫”的过程,在2015年以后我们就经历了这么一个过程。我觉得在2018年实体和金融的“三去一降一补”完成之后,出清过程差不多就完成了,也就是说泡沫就彻底破掉了,经济增长进入了一个所谓新的阶段。是不是进入了一个新的周期还不能这么说,反弹力度还没有那么大,但是质量确实提高了,风险变小了。所以我觉得2018年确实是个时间节点。

  澎湃新闻: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还有什么需要改革的地方?

  管清友:我觉得我们总体在防范风险、去金融化、去杠杆这个方向上是对的,就应该下定决心,早就应该这样了。如果说还有什么需要改革的地方,我觉得还有这么几个方面:

  第一,国有资本的改革必须加快推进。这次经济工作会议里面也讲到,经济体制改革的步子要更快一些。国有资本改革我觉得是有点滞后了,所谓从“管人管事管资产”到“管资本”,以资本为纽带真正实现通过资本的管理去管理资产,而不是管一个企业,管一个企业的干部任命。不是按照行政系统,而是按照资本市场公司治理的系统去管。这个差别非常之大。所以在国资国企改革里头,我觉得步子还要再快一些。尽快地从“管资产”转向“管资本”。

  第二,在放松管制方面,我觉得我们步子还应该更快一些。中国改革开放非常重要的一条经验是,强化市场放松管制,是市场化。我们现在还是有很多不合理管制,我们看十九大对社会主要矛盾判断的转变,还是习近平讲的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这些潜台词讲了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你应该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这也意味着,需求是非常旺盛的,但为什么有那么多领域是供给不足的呢?比如医疗方面,教育方面,养老方面,那就一定意味着有什么事情我们没做对。医疗教育领域我们是不是还有很多不合理管制,以及监管没有及时跟上的问题。放松管制不意味着不监管,而是要改变监管方式。在放松管制这方面我觉得可做的东西非常多。

  第三,在城市化方面,我觉得中国城市化的空间还很大。我们在城市化的过程中确实出现了一些所谓“大城市病”问题,但同时我们也看到在最近10年以来,有一批中国的“新一线城市”崛起,随着交通基础设施改善,产业的布局,有20多个城市现在已经直追北上广深了。

  这20多个城市之外,我们看到一些小城镇也发展非常好,那么在户籍、公共服务的均等化,公共基础设施的均等化方面,我们还可以做更多工作。这方面非常重要,今年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刚刚结束的农村工作会议也重申了这个东西。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还非常大。

  澎湃新闻:今年经济超预期增长的一部分原因是房地产投资和供给侧改革, 但民间投资表现不是很好,你认为接下来民间投资是否会改善呢?

  管清友:我觉得造成民间投资下滑的原因比较复杂,既有我们在产权保护方面工作不到、有些思想混乱的问题,也有因为很多领域产能过剩,民间投资自然下滑的原因。我觉得要改善提升鼓励民间投资,要在几个方面做出努力:

  第一,对产权的保护。习总书记去年两会期间专门讲了所谓政商关系问题,今年我们看到最高人民法院要重申几个案件,包括顾雏军科龙的那个案件,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信号,在产权保护方面可能要有一些大的举措。

  第二,还是放松管制,不是我没有钱,不是我不愿意投资,而是进不去,玻璃门弹簧门依然存在,这个问题要想办法解决。

  第三,在整个国资、国企改革里头,推动混合所有制的步子要更大一些。这和第一个问题是相关的。产权保护给大家吃了定心丸,让大家愿意参与到国资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里来,投资自然就上去了,同时我们看到在PPP等领域里面,所谓社会资本变成主要是国有企业参与了,这实际上是不正常的,民营企业怎么去参与,这提出了新的问题。

  澎湃新闻:针对房地产市场,监管部门今年出台了一系列调控政策,一线城市房价也出现了一定冻结,如何看当前的市场?

  管清友:房地产行业很特殊,它的财富再分配效应很大,买了房子的人相当于财富增值,没买房子的人就没有这块增值。对政府来讲、对开发商来讲都是这样的。但是房地产我觉得确实要基于构建长效机制,这个长效机制可能是基于土地制度、土地招拍挂制度等等这些一系列的配套改革,也涉及到租赁市场的发展,但是根本上我觉得主要还是和我们城市化的进程有关系。

  去年的房价,限购的城市房价基本上是处于了高位,同时三四线城市的房价出现了上涨。因为三四线城市老百姓也有居住改善的需求,再加上我们总体上金融货币环境比较宽松,所以就出现了这种挤出效应。这种价格的波动主要还是和政策有关系,它不是一个市场自发的结果。

  澎湃新闻:现在A股出现了蓝筹跑赢中小盘的情况,你觉得接下来这种情况还会继续吗?如何看2018年市场?

  管清友:我觉得如果2017年是一九、二八现象,2018年大概率是三七现象,还会分化。但是一部分蓝筹白马股涨得比较高了,再好的股票也有一个价格,蓝筹股价还会相对比较稳定,但是上涨的空间可能没有这么大了。此外,今年百分之六七十股票下跌的过程中,其实有一批股票是被错杀的,这部分股票可能会被重新发现。

  明年我不敢说比今年好,也很难说比今年好或是坏,明年分化仍然很严重。这种情况下,机构相对会容易挣钱,一般的散户相对来讲会比较难。今年实际上整体情况我觉得公募比私募表现要好,而且私募里我们看到,偏重成长类股票的机构表现不如偏重蓝筹股票的机构,这也是和我们今年以来分化的特点有关系。

  我觉得我们这几年都很难说牛市或者熊市,它一定是一个分化市。看我们二级市场的表现和我们产业的分化、企业的分化都是一致的。二级市场的这种走势实际上折射了实体经济的一种变化,就是很多行业中产业集中度提高,很多龙头股票胜者全得赢者通吃,二级市场其实也是如此。

责任编辑:潘清旺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