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大典型失败企业:乐视酷派小蓝单车百丽趣店等

纵观整个2017年,在互联网圈出现最高频的一个词毫无疑问是乐视。今年,乐视因欠款问题所陷入的困境一直霸占互联网的头条,整个乐视的动荡和洗牌也将会被记载到中国互联网的史册。2017年12大典型失败企业还有酷派、小蓝单车等。

  原标题:盘点2017年12大典型失败企业案例 乐视居首(名单)

  对于企业圈而言,2017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这一年,号称“站在风口上的猪”的“共享单车”,前两名还在撕扯,其他跟跑者也都成了炮灰。还有很多知名传统企业业绩开始下滑,出现大面积关店潮。

  小编根据行业划分,找出了12大典型失败企业案例,一起来看看都有谁吧!

  1、互联网——乐视

  纵观整个2017年,在互联网圈出现最高频的一个词毫无疑问是乐视。今年,乐视因欠款问题所陷入的困境一直霸占互联网的头条,整个乐视的动荡和洗牌也将会被记载到中国互联网的史册。

  而人称贾哽咽的贾跃亭,则以造车的名义跑到了美国,“下周回国贾跃亭”成了段子。可怜乐视的员工朝思暮想等着贾老板回国发工资、交社保。生态化反的乐视,最终把自己给化了。

  2、手机——酷派

  从年销量超过200亿元的自主企业,缩水为持续亏损、寄人篱下的公司,酷派在短短三年内,经历了“一年生,一年死”的大起大落。

  从被乐视控股以后,酷派的背运就开始了。贾跃亭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曾经以梦为马的CEO刘江峰也干不下去离职了。现在曾经的中华酷联中,最惨的自然是酷派。

  原本一个好好的手机品牌被贾跃亭给祸害了,不知道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是否后悔当初把酷派卖给乐视呢?晚节不保啊。

  3、共享单车——小蓝单车

  被称为是最好骑的小蓝单车,它的阵亡则让人无限惋惜。11月中旬,小蓝单车总部人去楼空,欠的供应商的钱也称为烂尾。最好笑的是,创始人兼CEO李刚也跟贾跃亭一样,早早跑到了美国。美国还真是中国企业家的避难天堂!

  小蓝单车的死亡并不是简单的资金链的问题,它验证了什么叫真正的no zuo no die。

  随后,由于小蓝团队如此胆大妄为的宣传手段,导致后续资金不足时,没有一个人敢投资小蓝单车。

  小蓝已死,留给共享单车的时间不多了。

  不过,共享单车的坟墓里小蓝并不寂寞,悟空单车、3Vbike、町町单车、小鸣单车、酷奇单车也都死得好好的。

  4、共享充电宝——乐电

  凭借着“共享”的概念,共享充电宝可以说在共享风潮火爆之余,在资本市场广受追捧。

  然而屁股还没坐热,共享充电宝家族中的乐电就传来了倒闭的噩耗。今年10月份,共享充电宝公司乐电在微信公号中发出通知,收回所有充电宝设备,停止运营项目。

  是行业内第一家正式宣布倒闭的共享充电宝公司,存活时间仅7个月。

  抛开Hi电被曝光的花式裁员不说,乐电算是行业内第一家正式宣布倒闭的共享充电宝公司,存活时间仅7个月。

  小编想起共享充电宝前期“国民老公”王思聪的“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就吃翔,立帖为证”的预言,如今乐电停止运营,是否会成为行业风向标呢?

  5、传统零售——百丽

  2017年7月27日,曾被誉为中国第一女鞋品牌的百丽在港交所上市资格被撤销,黯然退市。

  有人开玩笑说,百丽倒闭是因为鞋丑。毕竟是老牌企业,百丽最终找到了接盘侠,收到一份价值531亿港元的私有化邀约。而它的2万多家门店也将易主,而创始人和CEO据说套现百亿离场。

  从一代鞋王,到黯然退市,创始团队离场,资本接盘,百丽还能是原来的百丽吗?你还会买它家的鞋子吗?

  6、互联网金融——趣店

  今年10月18日登陆纽交所的趣店,体验了一把过山车。开盘首日大涨40%,一路飙涨到35.45美元。投资人周亚辉乐呵呵地写了一篇投资笔记,炫耀他是怎么捕获趣店这个所谓独角兽的。

  但好景不长,趣店就因为CEO罗敏太爱说话,号称“凡是过期不还的,都算坏账,一律不会催债”等言论,非但没有挽回舆论,还充分暴露了CEO的智商。而公关团队的无能,则让这一事件持续发酵。

  受这些负面信息的影响,趣店的股价从一片大涨到一片大跌,至今股价仍然低于24美元的发行价,目前仅为13.65美元。

  小编只有一句话送给罗敏: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CEO突然回应。

  7、共享午睡仓——享睡空间

  被戏称为“钟点房”的享睡空间,CEO原本想借着“共享经济”的风飞起来,然而“共享睡眠”的概念还没来得及让大众“尝鲜”,就迎来了暂停使用的命运。

  除了共享睡眠以外,还有共享马扎、共享篮球、共享服装等不少“奇葩”项目,学了点皮毛、刷了层绿漆,就给自己披上了“共享”的外衣,能不成泡沫么?

  毕竟“共享”不是筐,不是什么都能往里装。

  8、连锁餐饮——金钱豹

  金钱豹,曾经的高端自主品牌,2017年7月,有媒体报道称,这家老牌自助餐饮品牌的老板失联、欠员工1000多万,上海仅有一家门店尚在营业,其他门店都关门。

  按理说,没有被顾客吃倒闭的餐馆,只有不思进取的老板。结果老板袁昶平还选择了最不负责任的一种方式:跑路,至今失联。可怜那些大量未退储值卡的用户投诉无门!

  9、钢琴教育——星空琴行

  2016年初,还在做着上市迷梦的星空琴行,却在今年9月份星突然关停全国门店,CEO周楷程突然失踪,至今无法联系上,这是继“疯狂钢琴”之后倒下的又一匹黑马。

  当愤怒的家长们聚集在关闭的门店周围,他们惊恐地看到,昨天仍在正常营业的门店已经人去楼空,而他们除了电话号码,再也没有其他办法能够找到失踪的星空琴行。

  似乎是带着决裂的恨意,抵押了两套房子的周楷程选择了彻底消失。而守着星空大份额股份的投资人此时也目瞪口呆。

  在这里,小编祝各位琴行老板引以为戒,诸位老师良禽择木而栖,诸位家长不贪图学费优惠,擦亮眼睛,给孩子开拓一条健康优雅的音乐之路。

  10、电商——许鲜网

  如果小编没有记错的话,许鲜网是2017年度生鲜电商的首个失败案例!

  许鲜网成立于2014年,已在北京、上海、武汉、杭州四个城市,拥有超过300家直营及联营门店,注册用户已超过150万。

  但,生鲜电商的成功不是你跑得多么快,而是取决于你跑得有多远。

  今年8月份,许鲜位于远洋国际中心的总部,已经大门紧锁人去楼空。许鲜自营的线下实体店现已全部关闭,建外SOHO店被招租信息围挡。

  生鲜电商盈利微薄,在烧钱阶段,即便许鲜可以摆脱亏损,却难以填补此前亏损的大坑。对于企业而言,在拼体量的同时也比拼生命力,活得更久才能有希望看到曙光!

  11、互联网门户网站——雅虎

  在2000年-2006年,雅虎“帝国”一直霸居全球互联网排名第一的宝座。几近无敌,甚至可以说,等同于整个互联网。

  从1000亿到破产贱卖,原本可以成为Google、Facebook的“爸爸”,或者微软的“儿子”,最后雅虎却像“孙子”一样被贱卖,连名字都没保住,沦为互联网浪潮的“弃子。”

  仅仅错过搜索引擎,并不致命。致命的是,雅虎在电商、视频、社交网络、游戏、微博等兴起的时代也鲜有建树,导致其地位日益边缘化。

  雅虎倒下了,我们不用太过悲伤。毕竟,柯达、诺基亚,也是这样倒下的。

  12、IT业——东芝

  2017年日本最大的新闻之一,估计就是东芝要倒闭了。创立143年,以做钟表起家,东芝2016年总资产5兆日元,雇员18w人,在日本制造业有举足轻重的位置。

  “新时代的东芝”在国内也是广为流传的广告语,但在今年11月份,东芝被中国海信以7.98亿元收购,股权转让预期于明年2月底完成交割。过去的“偶像”现在已沦为中国企业的囊中之物。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