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山东 > 正文

鲁商故事|济南三位少帅的2000年和2017年

12月21日,济南市公布最新市属国企人事调整决定。王伯芝接棒马纯济任中国重汽董事长;周有志则卸任小鸭集团董事长,转任济南市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原重汽总经理蔡东职务不变。2000年,三人同时升任总经理。17年后,当年的“少帅”,有着不同

文/李松
 
  12月21日,济南市公布最新市属国企人事调整决定。这次调整涉及13家企业的30多位高层,其中董事长、总经理约20人。对于董事长或总经理的调整,人们更习惯的说法叫“换帅”。

  这轮“换帅”,以重汽和小鸭最为引人关注。重汽和小鸭是济南的老牌企业,也是济南为数不多的知名企业中的两家,且是全国知名。

  这次调整,王伯芝接棒64岁的马纯济任中国重汽董事长;周有志则卸任小鸭集团董事长,转任济南市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原重汽总经理蔡东职务不变。

  2000年,三人同时升任总经理,当时蔡东37岁,周有志和王伯芝均为36岁;17年后,当年的“少帅”,有着不同的走向。

  王伯芝、蔡东、周有志▲

  01.

  2000年,一个越洋电话,时任济南市副市长的马纯济,接掌了重汽。

  马纯济被广泛关注,这三位“少帅”似乎被忽略了。同样是发生在重汽身上的蔡东升任总经理,也没有受到多少关注。

  更没有引起关注的是,周有志和王伯芝。也是在这一年,王伯芝从济南重工的副总经理升任总经理,周有志也由副总经理升任小鸭集团总经理。

  蔡东生于1963年6月,当时37岁。周有志和王伯芝都生于1964年,仅36岁。

 

  12月中旬,王伯芝首次以董事长的身份亮相重汽商务大会▲

  当时的中国重汽集团在上世纪80年代初由数十家企业合并而成,为计划单列企业,中央副部级单位,下属63家企业,分布在山东、陕西等14个省市自治区。核心企业之一是1956年成立的济南汽车制造总厂,1960年生产出中国第一辆重型卡车——黄河JN150。其1983年12月从奥地利斯太尔公司引进斯太尔后,随后十多年斯太尔一度成为中国重卡的代名词。

  2000年的时候,重汽已辉煌不再,负债高达129.67亿元,处于倒闭边缘。2000年第74次总理办公会议决定,原重汽集团一分为三,分别下放山东、陕西、重庆,将重汽主体部分下放山东管理,保留“中国重汽”名称。

  小鸭也是济南的一家老国企,1979年在济南拖拉机厂的基础上开始转产单缸洗衣机、双缸洗衣机,逐渐树立了"小鸭"品牌。其1984年从意大利引进了滚筒洗衣机技术,成为中国滚筒洗衣机的“鼻祖”。一句“小鸭小鸭顶呱呱”,曾叫响大江南北。1999年11月25日,小鸭电器在深交所上市,迎来了外界看起来的巅峰。但其2003年4月即因2002年度亏损2.08亿元而被“ST”,折射其当时只是虚假繁荣。

  济南重工的历史更加久远。其始建于1949年,1959年被定名为济南重型机械厂,1990年国家机械工业部根据济南重型机械厂的国有大型企业性质。1999年,企业改制成股份制企业,名称变为济南重工股份有限公司。

  37、36岁即任济南老牌国企的总经理,三人是当之无愧的“少帅”。且如今回看当年三家企业的状况,均有临危受命之意。

  不同的是,也算是一种巧合,2年之后,周有志和王伯芝均接任董事长一职,全面掌舵小鸭集团和济南重工。而蔡东的总经理,一干就是17年。

  02.

  从经历看,三人都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均为技术出生,且在这次调整之前,职业生涯都是一家企业度过。

  ▲蔡东

  蔡东为福建省泉州人,1983年7月毕业于江苏工学院。江苏工学院1994年1月更名为江苏理工大学,2001年8月与镇江医学院、镇江师范专科学校合并成为如今的江苏大学。

  蔡东毕业后即进入济南汽车制造总厂工作,历任产品设计员、副科长、科长、产品处副处长、技术中心主任、厂长助理等职,1996年后历任中国重汽公司质量部部长、齐鲁考格尔集团总经理、中国重汽集团技术中心主任、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等职。

  周有志1987年毕业于山东轻工业学院(现齐鲁工业大学),同年7月进入济南洗衣机厂,历任技术员、办公室副主任、进出口公司经理。10年之后,1997年8月周有志升任山东小鸭济南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并于1999年兼任山东小鸭电器股份有限公司销售分公司总经理。

  王伯芝1985年从山东交通学院毕业,即进入济南重工工作。一则媒体报道说,济南重工在机场路上,远离济南市区,交通很不便,且当时企业效益不好,和他同年进厂的有三十几名学生,随后陆续有二十几名调离了企业。反而是当时有留校任教的机会王伯芝,勤勤恳恳地从基层做起,先经过几年在车间实习,再从事产品设计等工作。其1994年开始做销售工作,当年取得了突出的销售业绩,第二年被公司评为劳动模范,不久后成为分管销售的副总经理。

  从上述简历可以看出,无论是产品设计员、质量部部长、技术中心主任还是总工程师,蔡东似乎一直没离开技术。而周有志和王伯芝更加相近,技术出生,干了多年技术后,即转道销售。

  在当年的国企,技术和销售是很普遍的两条升迁路线,通技术和懂销售,则更容易被委以执掌一家企业的重任。

  03.

  升任总经理后,蔡东像技术人一样仍显得低调而朴实,给人低调、沉稳、理性、严谨的印象。媒体有关他的报道不多,报道也多与产品有关。

  在香港上市的中国重汽的高管介绍中,对蔡东的介绍是,其为高级工程师,持有江苏工学院工学学士学位及南开大学行政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学位,1983年加盟济南汽车制造总厂,领导研发、生产及市场推广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蔡东于2006年4月获得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和中国企业管理科学基金会联合颁授的“全国优秀企业家”。对于中国的企业家来说,这是官方最高荣誉。

  在王伯芝接手前,济南重工曾因涉足化工、电梯、汽轮机等多个与原产品磨煤机大相径庭的领域,深陷“多元化陷阱”,濒临破产。2000年以前,企业人均月工资不足400元,一年只能发六七个月的工资。

  随后能查到的零散信息是

  2004年,济南重工的国内市场占有率从原来不到10%增长到了70%以上,排名由七个主要生产厂家的倒数第一一跃成为全国第一,完成工业总产值4.8亿元,实现利税840多万元。

  2007年,公司各项主要经济指标都创下历史最好水平,工业总产值比2000年增加11倍,销售收入增加15倍,实现利税2283万元。

  济南重工官网上一篇刊登于2009年的有关王伯芝的“小传”写到:用短短八年时间,把一个亏损数百万元、濒临倒闭的国有企业发展成为目前年产值6亿元、利税5000万元的创新型企业。

  另济南重工官网的信息显示,目前公司有职工2500人,总资产8亿元。

▲周有志(右)

  相比而言,周有志和小鸭经历的波折要更多一些。说两个重要的:

  上面提到,2003年,小鸭电器因2002年巨额亏损被ST。1999年底上市,2年后即巨亏被特别处理,小鸭成为A股市场上的又一例见光死。当时另一个大背景是,济南仅有的5家市属上市公司,全部被ST。“卖壳”成为无奈选择。很快,ST小鸭被刚刚恢复元气的重汽重组,2004年10月28日,已更名为*ST重汽的上市公司恢复上市。小鸭退出股市舞台,成就了重汽第一次登上资本市场舞台。

  另一件不得不提的事是,在有关方面的主导下,小鸭洗衣机业务曾“外卖”江苏民企斯威特——2005年5月31日,斯威特与有关方面签署了《山东小鸭集团洗衣机主业重组产权转让协议》,根据协议,当时转让的甚至包括“小鸭”商标的所有权。熟悉那段历史的人都知道,对于小鸭来说,那是一段无奈而悲惨的时光,不仅对于“外嫁”的小鸭洗衣机,对于保留在小鸭集团的其他业务也是如此。

  5年后,经历种种波折,小鸭集团收回洗衣机业务。当时周有志的原话是“八爪章鱼”只剩“三爪”——小鸭洗衣机已被掏空,集团也受到种种牵连。

  可以说,周有志治下的小鸭,在相当长一段时间是为”吃饭“而奔波,人们期盼的复兴仍无期。

  接任周有志的是他曾经的老同事——李永刚。此次调整前,李永刚为济南建设设备安装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其于1995年进入小鸭,历任小鸭集团教育中心主任、集团办公室主任、纪委副书记、行政监察室主任和纪委书记。2001年,其任第二届监事会股东代表监事,当时只有34岁,为小鸭纪委书记。

  又一次,和2000年时一样,小鸭“换帅”没有引起多少关注。

  至今和重汽相比如此。

  12月12日下午,中国重汽集团领导干部会议召开,宣布济南市委对集团主要负责人调整意见,山东省委副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王文涛出席并讲话。王伯芝就是在这样的高规格会上,接任马纯济,走向前台。这或许因为,重汽在香港联交所和A股有两只都叫“中国重汽”的股票。

  离去、留守、接棒,周有志、蔡东和王伯芝,当年一样的“少帅”,如今走向各异。至于他们的17年和17年里的小鸭、重汽和济南重工,自有人去评说!

  更令人唏嘘的是,这次调整的还有曾经的明星企业轻骑集团的总经理,但已经没多少人关注了。(作者系齐鲁财富网专栏作家)

责任编辑:曹荣梅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12月18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在北京隆

12月10日,福州中院授予了高通针对苹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