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迎限售股解禁潮 部分上市公司股东或高管增持缓解

根据wind统计数据,其中2018年1月的解禁压力创近年最高,按照“当月开始流通市值合计规模”指标来看,这一数额超过5700亿元,该数字已经接近中国石化这个大蓝筹的A股流通市值。解禁以及由此导致的减持预期“双雷悬顶”,A股大盘股指近期出现罕见“猛回头”。

  原标题:万亿解禁来袭 明年1月解禁额相当于中石化流通市值

  大盘指数经过半年时间的持续震荡上扬后,马上就要迎来最大单月规模的解禁潮。

  根据wind统计数据,其中2018年1月的解禁压力创近年最高,按照“当月开始流通市值合计规模”指标来看,这一数额超过5700亿元,该数字已经接近中国石化这个大蓝筹的A股流通市值。

  解禁以及由此导致的减持预期“双雷悬顶”,A股大盘股指近期出现罕见“猛回头”。

  接下来的市场行情中,空头是否会就此“老虎发威”,还是只是狐假虎威呢?在解禁压力的背后,是否也会带来某些买入机遇呢?在寻找机会的过程中,如何才能绕过“陷阱”吃“馅饼”、化解“地雷”为“地瓜”呢?

  解禁:是发威的老虎,还是只是hello kitty?

  有人说,当自己把衣服塞进秋裤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知道与时尚无缘了。

  在近期的A股市场中,这条“秋裤”的一条裤腿是解禁,另一条裤腿是减持。通常情况下,一旦某家上市公司与这两条裤腿儿组成的“秋裤”联系在一起时,股价表现通常也便不再性感迷人。

  最为典型的例子是上海银行。由于公司在2016年11月16日上市,到了2017年11月16日,3.46万名股东的锁定期正好届满,首次公开发行限售股共计29.26亿股上市流通。按照前一日的收盘价计算,该部分解禁股市值高达500亿元,几乎相当于长江证券、北方稀土等中盘蓝筹A股公司的市值。

  解禁利剑悬顶之下,上海银行11月16日开盘直接跌停,并且一举跌破了上市发行价,可见个股解禁的空头威力有多厉害!

  不仅部分个股的解禁和减持预期已经成为引发股价闪崩的地震,就连整个大盘指数在面对巨量解禁所带来的抛售预期时,也不禁打起了寒噤。在不少市场人士看来,上证指数11月23日的本年内单日最大跌幅,便与即将到来的巨额解禁预期有脱不开的干系。

  从今年12月开始,A股市场的解禁规模将显著增加。Wind数据显示,从整个市场“开始流通市值合计”指标来看,2017年12月的指标数字接近3000亿元,而2018年1月该数字则超过5700亿元。更有统计数据表明,2018年1月的解禁压力创出2016年以来最大,且未来三个月A股市场将面临1万亿元规模的解禁盘市值。

  解禁压力悬顶下,A股市场日前出现白马股与题材股集体杀跌的走势,且上证指数在11月23日跌破此前支撑指数持续震荡上行整整半年之久的60日线支撑。至少从目前来看,巨额解禁压力确实不是病猫,而是猛虎。

  上证指数从2017年5月24日步入上行趋势,整整半年后的11月23日,60日线被首度告破。

  “地雷”可以变“地瓜”?

  在生活中,有一种社会心理学现象叫做“墨菲定律”——如果你成天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会发生。

  比如,墨菲定律在“散户会输”这个结论中就频繁应验。

  不少情况下,散户所买的股票在牛市习惯于按兵不动,震荡市和熊市中则习惯于领跌;当然,部分散户也会买到会大涨的股票,但是只是解套的时候,股票通常都已经出手;部分幸运者能够买到会涨的股票,解套的时候也沉的住气,准备出手获利的那一天,股票却突然停牌,不排除“黑天鹅”丑闻爆发的可能;到头来没赚到钱,回家就拿家人撒气,结果家人或者女朋友赌气离开了。

  虽然有人也会拿“我天天担心自己暴富,是不是就真的距离暴富不远了”来对“墨菲定律”进行调侃,但是在股市中,“墨菲定律”的应验却是常有的事儿。难怪有人针对日前的白马股大跌戏言,“我持有的股票,前段时间一直和贵州茅台反着走;这几天终于跟上茅台的节奏了。”

  那么,本轮解禁大潮会否同样使“墨菲定律”显灵呢?这需要对解禁后的“真减持”和“假减持”,以及由此带来的“真压力”和“假压力”进行慧眼式区分。

  从近期解禁类个股的走势来看,这种区分维度至少可以概括出如下几个方面。

  首先,最为明显的维度是,解禁市值以及解禁股东数量。

  上海银行遭遇巨量解禁而跌停,一方面是解禁市值高达500亿元,另一方面则是涉及的股东人数高达3万。按照常理,由于解禁股东人数众多,难以形成一致稳定甚至做多的预期,因此公司股价表现极度弱势便在情理之中了。

  反观当日的京蓝科技、通润装备等其他几只解禁的个股,虽然也有较高比例的解禁股票上市流通,但由于其涉及股东人数较少,解禁市值相对偏低,加上部分特殊股东还延长了解禁期,因此股价表现相对抗跌,甚至逆势走强。

  11月16日,通润装备增发A股法人配售上市,但公司股价表现相对稳定

  其次,解禁股东类型,这将决定持股人股票解禁后的动作。

  不同的股东类型,解禁后进行抛售的动力存在差别。

  根据投行人士介绍,在首发原股东限售股份、定向增发机构配售股份、追加承诺限售股份上市流通、股权激励限售股份等类型中,相对而言,追加承诺限售股东和股权激励限售股东的卖出动力较小,因此解禁之后的压力一般都不大;大股东通常长期持有公司股份,因此首发和定增解禁后,减持意愿也相对稍弱;而如果解禁是大股东、大机构或者囯资股,那么股价平稳概率也较高。因此,这样的个股解禁,也没有压力,倘若是集邮股,股价回调也被市场人士看作买入的机会。

  其三,收益程度,负收益类个股减持动力淡化。

  尤其对于参与定增的资金而言,尤其如此。根据Wind统计,截至目前,包括如下公司股票的解禁收益为负数。

  但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负收益类个股减持动力淡化不少,且此前监管层减持新规对任意连续90日内减持股份的总数所占到的公司股份总数的比例进行了限制,但也有机构人士对e公司记者透露,为了实现产品的尽快退出,部分机构在所持股票解禁之后会选择尽快卖出,倘若出现某产品出现短暂亏损,那么就依靠其他产品的收益来弥补和平衡。

  其四,对冲运作。

  为了应对解禁来临的压力,不少对公司自身发展有信心的上市公司还采用大股东或高管增持的方式来缓解。

  以京蓝科技为例,京蓝科技在11月16日有2.14%的股份解禁,而在11月13日和17日,均有京蓝科技的高管在二级市场进行了增持。机构人士认为,解禁落地,反而有助于公司估值的筑底回升。从市场表现来看,公司股价短期下跌后,有重新步入止跌企稳回升的通道之中。

  总体而言,任何对于股票解禁的关注,从某种程度上说都可以看作一种“短视”。毕竟,从长远来看,解禁都不过是一个时间窗口而已,最终,股票价格最终都会向价值回归,限售股解禁的影响也必将走向淡化。

责任编辑:潘清旺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