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正遭遇公司治理危机 玩客币价格或将一落千丈

迅雷正在历经三重生死劫:公司治理危机、玩客币自宫和技术黑箱。11月28日迅雷公告:你们(迅雷大数据及子公司)跟我不是一家人,请即刻停止使用迅雷商标。迅雷大数据一驳:商标的使用权,受董事会批准的协议保护。迅雷在公司治理方面被质疑。

  原标题:迅雷在劫难逃:玩客币价格或将一落千丈

  中概股里的奇葩,迅雷(NASDAQ:XNET)称老二,无人敢称第一。

  近几天迅雷和迅雷大数据的公告互喷,就像老子和儿子当街掐架。

  当然了,掐架也有门道。

  一顿刀枪棍棒呼来喝去之中,依稀看到了迅雷正在历经三重生死劫:公司治理危机、玩客币自宫和技术黑箱。

  内讧复盘

  11月28日迅雷公告:你们(迅雷大数据及子公司)跟我不是一家人,请即刻停止使用迅雷商标。

  迅雷大数据一驳:商标的使用权,受董事会批准的协议保护。以上公告是CEO陈磊对迅雷大数据不愿与其同流合污——参与非法发行玩客币活动——的打击报复。

迅雷正遭遇公司治理危机 玩客币价格或将一落千丈

  迅雷再公告:因双方签署协议多有不公,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权益,恶意中伤CEO陈磊将坚决追诉。

  迅雷大数据二驳:至今未收到律师函,请CEO陈磊停止欺骗公众,我们曾因受迅雷玩客币牵连被政府约谈。

  11月29日迅雷董事会公告:公司与CEO陈磊充分沟通,并给予其充分信任。在支持区块链创新的基础上,要求玩客币符合法律法规,迅雷将采取一系列措施保护用户权益,避免用户不为投机所伤。

  迅雷大数据发表《九评玩客币(一)》公告:陈磊任CEO的另一家迅雷子公司“网心公司”为玩客币交易提供了清结算服务,是玩客币黑市交易的最大服务商,并且每手交易收取0.01玩客币。

  迅雷大数据还发文:我们的二股东迅雷控制人为邹胜龙(76%),其董事会与注册在开曼群岛的上市公司迅雷(XNET)是两套人马,独立运作。

  迅雷公告:重申已采取法律手段收回对迅雷大数据的品牌授权。

  剧情迅速转变为肥皂剧,这与迅雷渡劫有什么关系呢?

  第一劫:治理危机

  清官难断家务事,每一场内讧的孰是孰非,都犹如《罗生门》一样扑朔迷离。

  但有一点是很明确,迅雷在公司治理方面极其混乱,简直是生活不能自理。

  举个例子,迅雷公告中强调的“不公平协议”:2016年8月,负责迅雷法务的於菲与迅雷大数据签署协议,前者每天无偿向后者提供3000万UV,按单个UV20元至30元的价格折算价值为6亿至9亿,后者还终身免费使用迅雷品牌。

  奇葩的是,当时於菲是迅雷大数据最大股东的控制人。一言以蔽之,法务越过董事会把公司的资源输送给自己。

  昨天(29号)於菲接受采访时表示,近期已辞去迅雷大数据公司的职位,拍拍屁股走人了?

  有投资人就怀疑,“迅雷大数据是内部老臣搞得自留地,利润留给自己,风险母公司去担”。

  如今矛盾彻底公开,厨房里发现了蟑螂,就绝非一只。不系统性的处理好,甚至会有解体的可能。

  要知道,迅雷当初是一个连马化腾都无比重视的对手。但错失了互联网时代,以及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无数机会之后,已经将近崩溃。

  如今CDN和玩客币业务像一颗救命稻草,吊着迅雷上上下下一条命,如果再失败可真是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这是迅雷需要渡的第一重劫难,即妥善清扫好内部人事、理清楚公司的脉络,相关话事人继而得以树立应有的管理权威。

  第二劫:玩客币自宫

  迅雷的董事会,支持管理层玩区块链技术的同时,也要求玩客币符合国家法律法规,保护用户的利益,避免用户被投机行为所伤。

  基于上诉逻辑,迅雷将采取如下措施:

  1、积极的与政府部门沟通,遵照法律法规来开展业务;

  2、玩客币钱包将于12月中旬采用实名制,后续还将有更多控制措施,遏制非法交易;

  3、对所有提供玩客币交易服务的平台发送律师函,向主管部门举报并协助封停;

  4、监控所有钱包的转帐行为,对掌握明确证据证明通过人民币交易玩客币的钱包账户和对应的玩客云账户,进行封禁处理;

  5、加入举报机制,支持政府部门查处扰乱秩序的不法分子。

  迅雷的这些措施,给我的感觉像是“挥刀自宫”。

  从前玩客币打着擦边球,通过第三方网站能够兑换成人民币,广大用户纷纷涌入挖矿,“稀缺”的玩客币立即被哄抢,形成一个完美的赚钱效应。

  如今“采取实名制,打击交易平台,监控转账行为,加入举报机制”明确了玩客币只能兑换迅雷增值服务的用途。

  迅雷的增值服务是什么,大家心知肚明,对于用户来说下载的需求很大吗?如今视频网站和云播放这么发达,下载已经是一种极度低频的用户行为了。

  因此玩客币的场外价格(如果还有场外的话),可能会瞬间跌倒地板上,就看措施执行的坚决不坚决。

  如果玩客币不能兑钱,挖矿的电费和网费都不能覆盖,那么靠用户提供计算存储能力的CDN业务也就失去了基础,大厦将倾也。

  玩客币自宫,会不会让玩客币价格一落千丈,并殃及下半年方才起飞的股价?这是迅雷的第二重生死劫。

  第三劫:技术黑箱

  迅雷自称玩客币使用了区块链技术,真的吗?你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区块链。

  区块链技术基于去中心化的对等网络,用开源软件把密码学原理、时序数据和共识机制相结合,来保障分布式数据库中各节点的连贯和持续,使信息能即时验证、可追溯、但难以篡改和无法屏蔽,从而创造了一套隐私、高效、安全的共享价值体系。

  简单的来说:区块链就是一套去中心化的分布式存储系统,其中“去中心”是核心所在。就是在这个系统里每个节点都是对等的,没有一个像传统客户端/服务器(C/S)架构下面的Server端存在。

  玩客币有没有使用区块链技术?这一问题是以玩客币为核心的分布式计算商业模式的命门。

  而在当前,迅雷大数据对迅雷的指控中,亦直指于此,声称玩客币并不涉及区块链技术。

  实际上,如果仅用是否去中心化这一指标来衡量玩客币,答案其实很清晰:它并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去中心化。

  表面上玩客币的存储是去中心化的,但是然并卵,玩客币钱包需要注册一个帐号才能使用。这个注册和登录过程是一个典型的C/S(客户端/服务器)模式,所以没有去中心化。

  并且玩客币的源代码不是开源的,迅雷就像一个超级管理员,拥有绝对的权限,绝对的权限有时能滋生绝对的罪恶。

  想没想过,也许有一天玩客币数量增多了1百倍呢?

  如何能将当前这已成众矢之的的技术黑箱自圆其说,是迅雷正在面临的第三重生死劫——否则要是信仰崩塌了,一切也便随风而去。

  但凡事也不能光从坏处想,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如果迅雷撑过了这一遭,彻底的放下历史包袱,CDN业务还是颇有看点的。

  那么,你认为迅雷能撑得过这三大劫难吗?

责任编辑:姬京函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