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玩客币事件最新进展:原价399元玩客云被炒至3000元

一场迅雷集团与迅雷非控股子公司之间的连番争吵,让迅雷集团正在进行的区块链试验“玩客币”,再度站上舆论风口浪尖。口水战背后,是玩客币的疯狂与异化。原价399元的玩客云在淘宝等平台上被喊价超过3000元。

  原标题:迅雷内部口水战背后:玩客币的疯狂与异化

  一场迅雷集团与迅雷非控股子公司之间的连番争吵,让迅雷集团正在进行的区块链试验“玩客币”,再度站上舆论风口浪尖。

  11月28日早,迅雷集团一纸公告对非控股公司迅雷大数据进行了品牌清缴,迅雷大数据旗下包含的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和迅雷爱交易等业务,并非迅雷集团旗下业务,迅雷集团已正式撤销品牌和商标授权。

  迅雷大数据于午后展开反击,除去否认取消品牌授权外,直指迅雷集团目前的主营业务“玩客币”涉嫌ICO非法集资。

  一石激起千层浪。此前,随着迅雷玩客币概念的推出,助推迅雷股价在两月内连涨6倍,而玩客币在玩家和场外交易所的追捧下被异化为投机盛宴,涨幅超10倍。

  究竟何为玩客币?在被玩家异化功能之后,迅雷将如何驯服?腾讯财经《棱镜》近期对迅雷和玩客币生态做了一次系统地调查,迅雷集团CEO陈磊上周也就多个关键问题及外界质疑与我们独家进行了一场对话。

  投机者涌入

  一年一度的“双十一”购物狂欢刚刚落幕,家住武汉的孙远航兴奋地在其朋友圈宣告,“这个双十一不仅没花钱,还赚了1200块。”

  赚到的钱源自于倒卖迅雷出品的名为“玩客云”的共享计算智能硬件。在当天京东超过600万的预约买家中,孙远航以399元的价格成功抢中两台玩客云,并以1600元的价格在二手平台上倒卖了其中一台。

  但他很快后悔了。随着供需关系的持续紧张,原价399元的玩客云在淘宝等平台上被喊价超过3000元。更令他沮丧的是,玩客云通过日常运转每天可获得约10个玩客币,以专门交易玩客币的多个平台目前价格9元/个计算,他倒卖的这台机器一年可为他带来超过3万元的收入。

  玩客云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让诸多玩家趋之若鹜,蜂拥而上?

  一切需要从迅雷的转型开始说起。长久以来,被标记为“下载工具”的迅雷,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默默无闻近乎被遗忘。但2017年中,随着新任CEO陈磊的到来而开展的一场区块链试验,迅雷迅速成为“区块链第一股”,股价飙涨近6倍。

  玩客云是这场区块链试验的核心。迅雷通过这一硬件设备,将用户的闲置带宽充分利用,以极低的代价扩充自身CDN(Content Delivery Network,内容分发网络),获得更大的云储备空间与带宽。相应地,用户在在贡献带宽资源时,除去通过玩客云硬件获得云存储等功能,更可以获得玩客云基于区块链技术奖励的虚拟数字资产——玩客币。玩客云的开发团队网心科技介绍称,玩客币可以在迅雷整个生态中,换取更多增值服务,例如可用其扩充云储存空间、兑换其他用户发布的独有内容与网络加速能力等。

  一位华南券商首席分析师感叹称,这样的设计绝妙至极,实现了迅雷、用户以及宽带运营商三方的利益共赢。

  令他们始料未及的是,迅雷在推出玩客云业务仅仅数周之后,受限于中国监管叫停ICO和关停比特币交易所,一些玩家将眼光盯上了刚刚推出的本应用于迅雷体系内的玩客币,并试图将交易比特币的一系列玩法,复制到玩客币上。

  一些虚拟币交易平台也加入进来,单方面将玩客币上线以供玩家买卖。热炒之下,玩客币从涨幅超10倍。

  一场与自身业务结合的区块链试验,为何会演变成如此走势?在与市场博弈时,迅雷后续将有哪些措施?11月21日晚间,在接受腾讯财经独家专访时,迅雷CEO陈磊坦承,在玩客云产品上市前,其已预料到可能会吸引一些币圈玩家,或者是投机者的注意。“所以我们在一开始就明确的在官方网站上表示不做ICO、不推出交易平台、不鼓励用户交易玩客币,传达我们的态度。”

  陈磊透露,对于目前价格畸高的玩客云硬件,将通过提升产能、开放不限量预约等方式,解决黄牛倒卖问题。

  对于更加疯狂的玩客币的炒作,陈磊表示,迅雷此前已经采取了向第三方交易平台发律师函、向工信部举报查封其IP地址、取消发生交易行为用户的玩客币奖励计划等。

  11月22日,迅雷更进一步,推出玩客币钱包实名制认证,进一步钳制投机玩家操作空间。陈磊表示,在这一制度下,目前活跃的大玩家将被迫现身。

  “在他们还没造成影响之前,我们还会陆续出台一些措施,把投机行为铲除,所以试图通过炒币‘割韭菜’的玩家,最终会落得一场空。”他说道。

  玩家并不愿束手就擒。11月22日,一张玩客币投资者拉横幅维权的照片流传开来,迅雷再度被拖入舆论漩涡。晚些时间,迅雷官方微博公告确认,这是一场有预谋、有目的抹黑迅雷的策划和活动。

  双方的虚拟战争刚刚开始,迅雷如何驯服被异化的“玩客币”,将关系到这场区块链试验的最终成败。

  区块链试验

  陈磊是这场区块链试验的发起人。2014年加入迅雷任职全资子公司网心科技CEO后,陈磊即押注CDN业务,并将之命名为星域CDN。

  CDN(Content Delivery Network)即内容分发网络,依靠部署在各地的边缘服务器,通过中心平台的负载均衡、内容分发、调度等功能模块,使用户就近获取所需内容,降低网络拥塞,提高用户访问响应速度和命中率。

  但与目前主流的自建CDN网络节点不同,陈磊通过一系列产品,将数以亿计的用户发动起来,通过贡献家庭中不常用到的闲置带宽,经过特定技术处理出售给流量需求大户。

  简单来类比,这样的商业模式就像带宽界的滴滴或摩拜,用户通过共享带宽换取迅雷赠予的服务和奖励。

  2015年网心科技推出了第一代CDN产品“赚钱宝”,为鼓励用户积极加入这一模式贡献带宽,迅雷拿出现金,给用户发放相应奖励。但在这一模式下,现金奖励模式带来了不小的现金压力,同时用户也因为奖励度不足,没有特别强烈的意愿。

  2017年,新一代产品玩客云诞生,陈磊的区块链试验也随之拉开序幕。在玩客云的奖励机制中,利用区块链技术设计出的虚拟数字资产玩客币,取代了此前的现金奖励制度。

  玩客币的产出机制为,第一年每天产量约164万个,每天产量固定,每一年减半一次,共计约为15亿个,基于矿机硬件能力、上行带宽、可共享存储大小、有效在线时长等贡献进行评分,按照分数权重向全网矿机分配当日的玩客币。

  “玩客币是类似于积分回馈,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让用户获得奖励的币之后,使用迅雷体系内的各种服务,并不是用来交易的。”陈磊说道。

  异化之路

  原本设计非交易的玩客币,在众多投机玩家的参与之下,已经改变了既定的方向。

  在中国监管迅速叫停ICO,关停比特币交易所之后,这些玩家们将眼光盯上了刚刚推出的玩客币,并试图将交易比特币的一系列玩法,复制到玩客币上。

  由于产能受限,玩客云在发布以来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状态,稀缺性带来了炒作的空间,在淘宝等交易平台上,一台原本为399元的玩客云硬件,一度被炒至3000元。但近8倍的价差并未挡住玩家们的热情,反而是成千上万的成交记录。

  比倒卖玩客云硬件更简单暴力,一些玩家嫌弃倒卖玩客云硬件获利有限,干脆绕过硬件选择在一些交易所平台炒币。

  11月4日,一家名为CEX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宣布上线玩客币进行交易,并将其简称定为WKC(WanKe Coin)。

  一则公告,瞬间引爆各大玩客币交流群。一些嗅觉灵敏的玩家开始启动私下交易模式,高价收购在各大交流群以及闲鱼平台上玩家手中的玩客币。

  币圈大玩家也开始摩拳擦掌,11月初,一位在币圈颇有名气的玩家在其朋友圈募集资金:“发现一个可能是下半年唯一能赚几十倍的项目,想投的别废话,最低认购50万起,一起拉涨玩客币。”

  更有甚者,将普通用户手中的玩客云硬件以高价收走之后,搭建起拥有成百上千台机器的“矿场”,24小时运转,获得奖励的玩客币之后脱手卖掉。

  图解:玩家通过收集玩客云硬件,搭建起“矿场”

  众多的投机者和资金涌入,带来了玩客币在交易平台上的飙涨,从最初的0.1元人民币最高飙涨至10元人民币,涨幅高达百倍。

  迅雷狙击

  原本设计在迅雷体系内部流通的玩客币,被异化成了一场投机客的狂欢。

  “投机者的手段无不用其极。”陈磊例举称,最近一段时间,经常有可疑人员在迅雷办公楼外拉起“玩客币欺骗”等字样的横幅,但拍完照立刻就撤,“目的就是为了自身利益,散布谣言,造成恐慌,然后从玩家手中低价收走玩客币,再等到高价时卖出牟利。”

  陈磊意识到,这是一场“战争”,投机者在中饱私囊之后,受损的是迅雷的品牌和信誉。因此,必须要定向狙击,切断投机。

  “这个月我们先后出台了多项政策。”陈磊介绍,首先是针对玩客云硬件倒卖。合作伙伴京东启动了等级最高的防作弊系统,一人仅可抢购一台。在玩客云官网上,也启动了防作弊题库,每周更新,为黄牛制造障碍。同时,迅雷与供应商协商提升产能,并在11月下旬启动不限量预售,矫正市场上畸形的价格体系。

  其次,推进玩客云奖励计划实名制和玩客币钱包实名制。“一旦发现用户有私下交易行为,将在系统中取消奖励资格,遏制在市场上有影响力的大玩家。”

  第三,针对境外第三方交易平台,除去发放律师函之外,陈磊透露,迅雷目前正积极与监管部门沟通,与其达成合作,从源头切断类似交易平台。

  “这些交易平台都设在境外,是违法的,我们正在通过举报来封掉国内访问权限。”

  他提示,迅雷未来会有持续“大招”出来,试图通过炒币“割韭菜”的玩家,如果不迷途知返,最终会落得一场空。

责任编辑:曹荣梅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