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查理布朗庄海霞:我把一家咖啡厅开成了蛋糕店

庄海霞的店叫查理布朗咖啡,现在门头挂的也咖啡的字样。庄海霞当了20多年护士,如今快50岁。本来想开餐馆,却开的是咖啡厅,还开着开着变成了蛋糕店。查理布朗是加盟史努比的,一个国际咖啡大品牌。

鲁商故事 ⑨


文 | 李松
 
  每天下班后,庄海霞都会来到咖啡厅,坐在固定的位置上,看着顺河高架上车来车往,“脑子一片空白。”

  她说自己很享受这种感觉。

  身后,下班的和手头没活的员工,凑在一起联机打“王者荣耀”。庄海霞是这间咖啡厅的老板,他们只要不太过分,她一般也不太管。

  对着窗外,她经常想,以前自己怎么也想不到,会有现在这种状态:

  当了20多年护士,如今快50岁,很多这个年纪的女人不是围着锅台转就是热衷广场舞,她居然还能开一家自己的店;

  本来想开餐馆,却开的是咖啡厅,还开着开着变成了蛋糕店;

  自己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习惯听着军号起床,面对的是严肃的面孔,现在和一帮90后打打闹闹,“玩”得很嗨。

查理布朗庄海霞

  1、

  庄海霞的店叫查理布朗咖啡,现在门头挂的也咖啡的字样。

  其实,她最初想开的是餐馆。

  她说自己做菜相当好。好到什么程度?

  别人家的孩子一听说要下馆子,会很高兴。儿子小的时候,一听要去饭店吃饭,就哭,嫌饭店的饭菜没有她做的好吃。

  开咖啡厅,是因为儿子。其实想开店本身,或者现在流行的说法叫创业,“百分之百是为了孩子”。

  儿子是92年的,大学学的计算机,像很多90后那样,思维是跳跃性的,今天这想法明天就变了,好静,偏内向,属于很难规规矩矩、按部就班上班那类。不过,后来正是儿子各种奇怪的想法,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平时,儿子就很喜欢咖啡、糕点,在家自己也会手冲咖啡,还拉花儿。再说,儿子爱静,嫌饭店乱。

  既然是为了儿子,她就决定索性开一家咖啡厅。

  查理布朗是加盟史努比的,一个国际咖啡大品牌。

查理布朗

  店选在“济南之根”绿地中心的二楼。租房、装修,加上加盟费、设备等,总共花了300多万。她在装修上是下了大功夫的。她跑了好几趟香港,就是为了找到自己满意的风格,最后相中现在这种反璞归真的感觉。一边装一边改,光装修就花了3个月。

  她自己还想出了一个点子,在座位上放了很多史努比等布偶,“我是女人,坐着的时候抱着个东西,更有安全感。”这些抱枕成为很多女性的喜爱,几个人来了,一个人就抱着一个,边聊边喝边吃。

  2015年10月,咖啡厅开业。

  刚开业时,咖啡厅火了一阵子,常爆满,好的时候1天营业额1万多元,当时他们在大众点评上的好评,超过同样在绿地中心的星巴克。

  但很快,绿地中心南侧的共青团路修路,车、人进来都不方便,整个商业区人气很差,生意一落千丈,经常一天只有两三个客人,收入仅100多元。

  另一个让她慌了神的是,刚开始的时候,加盟公司派人来指导开店,一个月后他们走了。自己对咖啡、蛋糕都一窍不通,连怎么认咖啡豆都不会,进饮料都被人骗过。

  做了20多年护士的庄海霞,只能和儿子一起自学恶补,还得想怎么把生意拉起来。用她的说法,是“自救”,“否则就死了”,300多万扔进去了,拿不回来,店也转不掉。

  人进不来,想卖东西,一个办法就是把东西送出到买家那里。所以,他们想到了通过微信等线上卖。

  线上销售,东西就要好送,咖啡不适合!

  2、

  正好那段时间,庄海霞要出一趟差。

  查理布朗的披萨、三明治很好吃,从店开业,一直很受欢迎。

  出发前,他交待儿子和店员,想办法好好推一下三明治和披萨。

  结果,等她回来时,发现他们根本没推三明治和披萨,而在推蛋糕。

  蛋糕也不是查理布朗的式样。查理布朗的蛋糕,都有一个史努比的头像,儿子他们觉得太传统、太土,就做出各种造型,且几乎没有重样的,很多蛋糕是用鲜花做的,样子、色彩都非常诱人。鲜花蛋糕后来成为他们的一个特色。

查理布朗

  让她哭笑不得的是,蛋糕很受欢迎。

  既然受欢迎,庄海霞也索性由之任之。

  儿子和店员则越玩越“花”。

  他们在网上全球找那些排名靠前的蛋糕,下载图片,照着做,照着改,“一下子脑洞大开了”。

  在儿子的理念里,蛋糕不仅仅是蛋糕,还是艺术品。可爱的样子,搞得很多顾客看着他们的蛋糕,不舍得下刀,不舍得吃。

济南查理布朗蛋糕

  蛋糕的样子还老变。庄海霞说,他们的蛋糕和全世界的不一样,和他们前一天做的也不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变。

  庄海霞经常在微信朋友圈发自己蛋糕的照片,很多人把照片做成了屏保。有人看中了,说要订一样,她一问儿子,儿子说他又改了。所以,后来很多老顾客订蛋糕的时候,也不说什么样的了,只说尺寸和口味,其他的由他们来定。

  但庄海霞毕竟干了20多年的护士,父母是军医,可以说是医药世家,知道病从口入的道理。所以,她有一条红线,样子、颜色想怎么变都可以,但原材料不能乱来。奶油,她要求必须用铁塔的,黄油用新西兰安佳的,鲜花等很多原料都是进口的,而且都是全球最好的。

  蛋糕越卖越多,咖啡厅也就不知不觉中变成了蛋糕店。

  现在,他们的收入中,80%以上是卖蛋糕来的,绝大多数是从微信上订出去的。庄海霞说,自己快成微商了,每天从微信上接订单。

  除普通的蛋糕,他们还做一些披萨、慕斯、提拉米苏、蛋挞等,甚至做一些以甜点为主的简餐,比如曲奇、沙拉等。

  简餐是为到这里搞活动的团体顾客准备的。

  从生意不好的时候开始,他们想出了一招——搞活动,既有发布会、招商会这样的小型商务活动,也有幼儿园小朋友来做蛋糕、饼干这样的家庭DIY。

查理布朗

查理布朗

  生意逐渐恢复,庄海霞越来越享受这样的状态。

  每次来,她都会坐在靠窗的固定位置上,正好可以看到高架桥上车来车往。这时她会异常松弛。在医院上班,神经整天绷得紧紧的,她要把所有情绪掩盖起来,家里有再大的事上班时也得笑着。只有这时候,她才感觉到做回真实的自己。

  经常,她觉得自己挺能的,快50岁了,还能开店,做生意,当老板,风风火火的自己,现在也能静静地一坐一两个小时,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干。

  3、

  其实,她更多时候觉得自己不像是在做生意,而在是“玩”。

  儿子,还有员工,都是90后,甚至是95后,最年轻的接近00后,很多员工不是叫她老板,而是叫姨。

  对这帮小孩子,她自己说,是撒丫式的管理,“我们没有规矩”。

  有时候,员工跑来向她请假,现由是这几天不太高兴:“不请假也行,但我不开心,带着情绪,可能蛋糕就做不太好。想出去走走,开开心。”

  “回来还能好好干吗?”

  “能!”

  “好,那去吧!”

  她觉得,员工累了或者情绪不好的时候,还不如让他们好好休息。重新招人,还得培养,得互相适应。

  店里没有顾客、闲的时候,大家凑在一起,打游戏,也闹。有时候,员工们正在联网打游戏,精神都很集中的样子,庄海霞也不知道在玩什么。她走过去,想问点事,结果常被回一句:“忙,等下”。

  庄海霞一般也不管,“闲的时候,都绷着干什么,好好玩去呗!有活儿的时候好好干就行。”

  员工还真好好干了。他们会接一些婚宴等宴会、活动的糕点单子,量很大,要得也很集中很急,他们还得到酒店现场布置,有时候加班到半夜,员工第二天一样会准时上班。用她的话说,他们的员工穿上衣服是蛋糕艺术师,脱下衣服是搬运工。“他们真的很好很好,人都会将心比心的。”

  开业2年,她的员工几乎没有辞职的,不管生意是好时还是坏时。

  庄海霞觉得越是没有规矩,越容易脑洞大开,这是他们的蛋糕能做到几乎没有重样的原因。

  庄海霞说,她挺喜欢员工一边听着音乐、扭动着腰,一边很投入做蛋糕的样子。大家很快乐,她也很轻松。

  甚至,她对他们有些故意放任,或者说放纵。

  有一次,一个员工突发奇想,想做一个魔方蛋糕,用27块各种颜色、口味不同的小蛋糕,一块块砌成一个魔方样子。蛋糕很软,很容易塌。

  庄海霞说“做吧”。

  员工光砌蛋糕就花1个多小时,最后没有成功。

\

  他们的原料都是进口的,大家都知道很贵,有时员工做坏了,自己都心疼,老做坏,他们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甚至有员工把蛋糕做坏了后提出,反正还能吃,我自己买了吧!

  庄海霞说,你越让他做主,他越有责任心,做事越上心。

  很多人说她没个老板样,“为什么要有老板样,员工轻轻松松的,我也轻轻松松的,不是挺好的吗?”“如果总是你说怎么干,然后他就怎么干,反而越干脑筋越死,越来越听话,越来越没有责任心。这里是年轻人的地方。”

  逐渐地,很多事都是儿子和员工们干了,事后再告诉她一声。

  店门口,放着一个小黑板,上面写着:王者荣耀,凭段位享受折扣,王者6.5折,星耀7.5折......好几天了,庄海霞竟然一直没发现。

济南查理布朗

  “这是谁想出来的?”她跑进店问。

  吧台小姑娘指了指围坐着打游戏中人群中的一个。他们刚下班,脱了工作服,没走。这是常有的事。

  庄海霞笑了笑,没说什么,直接走回自己的老位置。(作者系齐鲁财富网专栏作家)

责任编辑:曹荣梅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