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股价飙涨近6倍 玩客币日成交量百万枚上涨80倍

此前某电商平台上预售价338元的玩客币矿机价格最高被炒到了3240多元。第三方平台统计,玩客币则由10月中旬发行时的非官方交易价0.1元,如今在交易平台上被炒到8元左右,涨了80倍左右,日成交量达百万枚、日成交额接近千万元。

  原标题:疯狂玩客币调查:40多天涨约80倍 日成交近千万元

  “万一实现了财富自由呢?”、“希望跌破6元好多散户抛售,这样就能割韭菜了,只有降价才会制造恐慌。”这是在几个数千人“玩客币”炒家QQ群里常见的对话。

  从8月份至今,在美上市的迅雷股价飙涨近6倍。而与此同时,一场由其玩客云孵化的代币(即玩客币)财富追逐游戏,正借助QQ群、微信、无资质第三方平台等渠道上演。

  此前某电商平台上预售价338元的玩客币矿机价格最高被炒到了3240多元。第三方平台统计,玩客币则由10月中旬发行时的非官方交易价0.1元,如今在交易平台上被炒到8元左右,涨了80倍左右,日成交量达百万枚、日成交额接近千万元。

  对此疯狂状况,有币圈资深玩家表示担忧,玩客币发布规则并非完全透明,和区块链去中心化、共享公开账簿仍有所区别。玩客币并非没有价值,但是,如果一味鼓吹其百倍、甚至千倍增值空间,这不符合市场规律,也隐藏巨大风险。

  而对于这场异化的财富狂欢,迅雷官方的态度则是严厉斥责投机。

迅雷股价飙涨近6倍 玩客币日成交量百万枚上涨80倍

  “矿机”炒家

  玩客币,可以简单理解为虚拟数字代币的一种,因最早源自下载软件迅雷的“玩客云”,也有人称其为“迅雷玩客币”。

  变化出现在2017年年中,随着迅雷新任首席执行官(CEO)陈磊的到来,开展了一场区块链试验,在美上市的迅雷迅速成为“区块链第一股”。玩客云是这场区块链试验的核心。2015年,迅雷曾推出推出星域CDN(内容分发网络)技术和赚钱宝。简单解释是,用户购买迅雷赚钱宝硬件,成为星域CDN的一个个小节点不断上传数据和资源,再通过迅雷平台分发,与其它有需求网络用户共享,并获得部分的分成收益。

  而玩客云,在一些资深玩家看来,就是“赚钱宝”产品+区块链升级——用户购买玩客云硬件,共享宽带,贡献闲置空间、资源。相应的,获得更大云存储空间等之外,更可以获得玩客云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虚拟数字资产——玩客币。

  在玩客云,官方介绍玩客币是原生数字资产,总量12亿枚,自10月12日起每日产出164万枚,每365天产出量减半,作为一种奖励代币,它可以在迅雷整个生态中,换取更多其它增值服务。这样一个闭环设计看起来很美——迅雷、用户、宽带运营商三方利益共赢,然而,在这个生态链条里,仅仅数周之后,一个围绕“玩客币”的生产、交易的完整产业链条快速衍生,并成长起来。

  生产环节相关的是“矿机”和“挖矿”。不同于比特币高算力非常耗电——生产比特币的“矿场”不少分布在国内煤电能源城市鄂尔多斯(600295,股吧)和水电富地川藏边地,玩客币“矿机”,也即玩客云及相关硬件设备,主要是对宽带要求高。在记者获悉的数个小型“矿场”,地点分布于河南郑州、安徽合肥、浙江温州的省市内工科类的高等院校、科技园区内。

  “挖矿”玩家自称“矿工”。资深矿工老石的“矿场”位于郑州市区西三环——在那里,他可以低价拿到高速宽带,不仅自己有矿机挖矿,还负责托管至少400台矿机。每条宽带线挂2至5台玩客云,一条线托管费3200元/年,矿机放在地下室,只需要远程监控挖币。

  在某电商平台上预售价338元的矿机,自今年9月份发售以来,已经一机难求;几乎每天都有人不断喊出5倍以上的溢价购机,在二手交易平台上,部分矿机价格飙至3200多元。

  迅雷官网显示,截至11月26日午间,已预约玩客云人数已达2023多万人。第三方数据显示,市面上至少有10万台玩客云设备在满负荷工作;每台设备每天最多可获得16枚玩客币。

  异化之路

  互联网深度数据分析团队TOMsInsight曾分析比特币与山寨币相关产业链称,2012年后相关交易平台及市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彼时监管尚未到位的情况下,由于暴利性,相关的变现模式快速地黑产化。

  相比还稍需技术门槛的生产端,玩客币的交易端上,链接起更大受众群,甚至出现了数字货币交易所、社群等相关产业链条。

  第三方玩客币市场行情网站上,7个主要第三方交易平台的最新成交价、成交量、日涨幅实时更新,11月25日出币数量达1629915枚。在这当中,交易量排名第三的平台上,记者获悉,自该平台今年10月份上线以来,单日成交量最低不少于6万枚,最高时达到14万枚。

  TOMsInsight团队提到,部分代币的第三方交易平台主要通过三个手段变现盈利:交易手续费、沉淀资金,非对等交易。这在一些交易平台的商业模式上,似乎基本可以对上号。

  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发现,前述交易量排名第三的平台背后运营方指向一家注册于湖北省的网络科技工作室,另还有一家兼营现金贷业务的宁波金融服务外包公司。记者试着联系运营方,当问询有没有资质许可、玩家的资金安全能否得到保障时,对方的工作人员坚定地回复称,“没有资质,但资金绝对安全,随时取款”,“可以先少量交易试试”,“全部是客户自己挂买卖单,卖多少挂多少”,“价格自己形成”。

  据了解,玩客币10月份中旬发行时,玩客币非官方交易价格是0.1元,到如今不过40余天,价格已涨近80倍。

  数位从比特币转战玩客币的资深玩家表示,“玩客币的模式、机制越来越像比特币之前在国内的炒作路径。”

  监管难题加大

  一位不愿具名的币圈资深玩家称,玩客币由迅雷官方发布,发布规则并非完全透明,和区块链去中心化、共享公开账簿仍有所区别。玩客币并非没有价值,但是,如果一味鼓吹其百倍、甚至千倍增值空间,这不合理,也隐藏巨大风险。

  在这场异化的财富狂欢中,迅雷官方态度则是严厉斥责投机。迅雷CEO、网心科技总裁陈磊数次对外公开发声中认为,投机客中饱私囊,损害了迅雷品牌和信誉,连日来制定了防作弊打击玩客云硬件囤货倒卖、开启不限量预售、遏制用户私下交易行为、推进实名制、举报非法第三方平台等,以定向狙击、切断投机。

  虚拟币圈的链条曾被数字货币分析人士比作“金字塔”形,塔端是来自IT(信息技术)界、科技金融领域的精英,是游戏规则的设计和开拓者;中间是资本大佬、私募、风投、商人等为代表的资本力量,参与其中谋求暴利;第三类以一些站台和四处背书ICO(首次币发行)、虚拟币的鼓吹手,游戏其中发财致富;而在低端,就是各类中小投资者。

  监管难题在加大。社会科学院金融法律与金融监管研究基地撰写的《金融监管蓝皮书:中国金融监管报告(2017)》表示,互联网金融跨界化、去中介化、去中心化、自伺服功能的特征对金融体系产生了深远影响,也对监管提出了挑战。

  对于目前互联网金融监管呈现被动式监管格局,该报告给出的建议是,可尝试采用“监管沙盒”机制,来促进金融创新并将金融风险限制在特定范畴之内。事实上,今年以来,从“网联”、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再到近日的“信联”、互联网小额贷款(现金贷)整改等诸多举措上,可以看出,顶层设计在互联网金融监管上的转变以及强调风险可控上的应对。

责任编辑:潘清旺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