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宝药业终止筹建同昌银行 或因注册资本门槛提高

近日,亚宝药业公告称,全体拟出资人商议决定终止筹建山西同昌银行的相关工作,并因此被媒体质疑“蹭热点”讲故事。为此,11月23日,亚宝药业专门发公告解释称,原因在于,无法在满足出资人资格审查要求的条件下达到20亿元注册资本的准入条件。

  原标题:上市公司终止筹建民营银行背后 注册资本门槛提高

  近日,亚宝药业公告称,全体拟出资人商议决定终止筹建山西同昌银行的相关工作,并因此被媒体质疑“蹭热点”讲故事。为此,11月23日,亚宝药业专门发公告解释称,原因在于,无法在满足出资人资格审查要求的条件下达到20亿元注册资本的准入条件。

  自2016年以来,已有朗玛信息等多家上市公司退出民营银行筹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上市公司退出民营银行筹建,原因包括注册资本门槛提高至20亿元、聚焦主业发展、考虑综合成本和潜在风险等。

  注册资本门槛提高至20亿元被业内视为主要原因,而门槛提高背后的监管考量是“资本金高可以抵御风险损失”。

  与多个公司终止筹建相对的是,民营银行申请和审批均有放缓态势。据民营银行筹建辅导咨询机构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7年1-10月民营银行核名共118家,比2016年1-10月少了27家。

  这背后,某民营银行一位副行长认为,监管可能会收紧民营银行审批,未来几年可能不批或少批,一大原因是,目前P2P网贷、互联网小贷等互联网金融都在清理整顿中,需待金融形势稳定。

  “目前我们辅导的几家民营银行都在等待之中,没有新的进展。” 民营银行筹建辅导咨询机构中商产业研究院董事杨云透露。福建一家正在筹备中的民营银行股东方面人士也称,进展缓慢,仍在努力中。

  注册资本门槛提高 亚宝药业等终止筹建民营银行

  由于受到质疑,11月23日,亚宝药业专门发布公告,详细说明了筹建民营银行的情况。

  “为积极响应国家政策, 更好地服务中小企业,同时拓宽公司业务领域,增加公司盈利能力。”亚宝药业表示,于2013年12月27日与其他拟出资人签署了《山西同昌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协议书》, 拟参与筹备设立山西同昌银行。其中, 亚宝药业拟出资2亿元,占同昌银行总股本的20%。

  发起人协议签署后,同昌银行的筹建事宜由拟出资人之一山西同昌信息技术实业有限公司牵头组成筹备组具体负责推进,推进期间筹备组根据国家先后出台的有关民营银行的实施细则对筹建方案不断进行了修改和完善、编制了可行性研究报告和申报材料,并与银行业监管部门进行了前期的沟通事宜。

  不过,2017年1月,山西银监局出台《关于推进设立民营银行工作的实施意见》,意见中针对山西省内设立民营银行的基本原则、准入条件、设立流程等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规定。意见中明确了在山西省内设立民营银行需满足“注册资本最低为20亿元”、“优先选择单家企业净资产不低于100亿元,终极受益人和剩余风险承担者个人净资产不低于50亿元的民营企业作为民营银行的发起人” 等准入条件。 上一页123下一页

  亚宝药业表示,文件出台后,同昌银行筹备组针对有关不符合准入条件的问题进行了积极的努力,但仍无法在满足出资人资格审查要求的条件下达到20亿元注册资本的准入条件,故全体拟出资人于2017年11月12日经商议后决定终止筹建同昌银行的相关工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2013年多家上市公司发起筹建民营银行时相关监管政策尚未出台,拟注册资本多为10亿元左右。

  对于这一改变,华东一家民营银行副行长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目的在于提高门槛,更加关注风险,充足的资本金可以抵补风险。

  一位接近监管人士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要求高了,资本金高可以抵御风险损失。

  杨云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注册资本门槛提高确实是上市公司退出民营银行筹建的主要原因。

  杨云解释:“比如上市公司是大股东,占股30%,需要投入6亿元,而且必须是自有资金,投资以后,其他指标能否满足监管要求,上市公司财务报表是否好看,都需要综合考虑。”

  不过,在银监会过往公开文件中,并未提及对注册资本的具体要求。2015年6月银监会出台的《关于促进民营银行发展的指导意见》中,关于注册资本门槛,在准入条件中仅提到:民营银行注册资本要求遵从城市商业银行有关法律法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2015年修正)》规定:设立全国性商业银行的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十亿元人民币。设立城市商业银行的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一亿元人民币,设立农村商业银行的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五千万元人民币。注册资本应当是实缴资本。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根据审慎监管的要求可以调整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但不得少于前款规定的限额。

  不过有监管机构人士称,“商业银行法是最低要求,监管部门可以往高调。”

  2016年12月,银监会出台《关于民营银行监管的指导意见》,仍未明确提到对注册资本的具体要求。但包括朗玛信息等多家上市公司公告披露,由于银监会民营银行筹备细则进一步细化,民营银行最低注册资本提高至20亿元。

  目前从公开渠道无法查询到银监会相关细则,山西、陕西等地银监局文件则有提到上述内容。比如,陕西银监局《关于推进陕西民营银行设立工作实施意见的通知》称,发起设立民营银行注册资本应满足20亿元人民币的最低限额;山西银监局《关于推进设立民营银行工作的实施意见》则称,注册资本最低为20亿元。

  退出筹建原因多维:股东没有互联网资源就会打退堂鼓

  除了注册资本门槛提高,上市公司退出民营银行筹建,还有其他原因。

  杨云结合多年民营银行筹建辅导经验介绍,一家民营银行只有一个网点,真正能够打出来或者赚钱的是具有互联网基因的,对于民营银行来说,如何获客,是个难题,民营银行股东没有互联网资源和客户资源,就会打退堂鼓。

  其次,银监会《关于民营银行监管的指导意见》规定,民营银行应当加强关联交易管理;鼓励民营银行在章程或协议中载明,主要股东但不限于主要股东及其关联方不从本行获得关联授信。

  “民营银行不能成为股东的钱包,要有防火墙隔离。”杨云解释,而且,银监会还强调加强股东监管,比如,民营银行应当在银行章程或协议中载明,股东承担剩余风险的制度安排,推动股东为银行增信,落实股东在银行处置过程中的责任。

  第三,随着民营银行的发展,后续还要补充资本金,一方面是资金压力,另一方面,如果大股东不继续注入资金,也会影响其大股东地位。

  “当然,也存在企业突然发生经营困难,不满足民营银行股东资格,所以退出。”杨云表示。

  此外,杨云还称,在民营银行筹建辅导过程中,也会发现一个现象,除了政府牵头外,民营银行股东的实际控制人都是熟悉的朋友圈,一些企业缺乏对民营银行监管政策的深入研究,头脑发热,就参与筹建了。

  “我们跟他们介绍清楚民营银行监管政策以后,他们觉得民营银行这个事情也不是那么容易,存在较多风险,就会有所顾虑。”杨云透露。

  另一方面,相比互联网小贷等类金融牌照,民营银行受到严格监管,也存在发展难题。

  一家刚开业不久的民营银行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做点简单的同业拆借业务,业务和产品都要报监管等待批准,主要做消费贷款业务,互联网小贷公司也在做,但显然民营银行受到的监管更严;另外,此前银监会《民营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目前也没有消息。

责任编辑:姬京函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