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共享单车相继倒闭 悟空町町等单车押金退还了么

时至今日,多家共享单车企业相继宣布倒闭。据测算,整个共享单车行业的押金数量或已超100亿元,那些倒闭的共享单车押金都退还了么?悟空单车称押金已全部退还,町町单车据称还有1万多名用户退不了押金,小鸣单车还欠用户押金约5000万元左右。

  原标题:共享单车死亡名单:数亿元押金打水漂 你被坑了吗

  年初,共享单车的市场还处于“百花齐放”的状态。各种颜色、品牌的共享单车随处可见,当时,有网友调侃道,“共享单车遇到了最大的难题,就是颜色不够用了。”

  时至今日,多家共享单车企业相继宣布倒闭。

  不得不说,曾经一个调色盘都装不下的共享单车游戏,热闹过后一地鸡毛。

  多少用户的押金打了水漂?

  今年创业圈有一句话非常流行——“失败了就当做公益”。现今,多个共享单车企业跑路,用户押金难退,细细想来,真正在做公益的难道不是广大用户吗?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7年6月,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已达到1.06亿。按用户平均超过百元押金估算,整个共享单车行业的押金数量或已超100亿元,其中还不包括用户提前充值的各类未消费余额。

  究竟多少用户的押金打了水漂?黄局长根据公开资料为大家算一下。

  悟空单车:押金已全部退还

  2017年6月13日,悟空单车宣布退出共享单车市场。

悟空单车

  截至退出前,悟空单车有约一万名用户,每辆车每天平均使用频率在三到四次。停止运营后,悟空单车将押金全部退还给了用户,总计约100余万元。

  町町单车:1万多名用户退不了押金

  2017年8月2日,运营町町单车的南京铁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非法集资、资金链断裂,公司与栖霞工商局失去联系,因此被纳入异常企业经营名录。

  根据北京青年报10月31日的报道,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表示,对于退不了押金的一万多用户,仍希望退还钱款,或者每人分到一台成本为1800元的单车。

  小鸣单车:欠用户的押金约5000万元左右

  2017年7月,小鸣单车用户反映押金难退问题,引发用户退押金潮爆发。

  10月26日,小鸣单车员工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小鸣目前欠用户的押金大概在5000万元左右,以每个用户199元押金粗略计算,涉及的欠款用户大概在25万左右。他同时表示,小鸣单车现在仅剩微博一个退款通道。

  酷骑单车:仍有7亿元押金未退还用户

  今年8月起,酷骑的退押金困难持续蔓延,它与P2P平台诚信贷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也让外界心生警惕。

  从9月中旬开始,酷骑单车位于沈阳、合肥、郑州、西安等多地的分公司都陆续被曝出“人去楼空”。

  21世纪经济报道在11月21日的文章中指出,酷骑仍有7亿元押金未退还用户。

  小蓝单车:欠款高达2亿用户押金难退

  今年9月份,小蓝单车不断被曝出有逾期未退还押金的现象。

  10月20日,小蓝单车曾发布公告称,用户于2017年10月30日之前申请的退款,将于2017年11月10日前退还完毕。

  到了11月中旬,小蓝单车承诺的退款期限已过,却有不少网友反映并未收到退款。

  有媒体报道,目前小蓝单车拖欠供应商款项高达2亿元,涉及70余家供应商,大部分供应商被拖欠款项在100万元左右,部分供应商被拖欠款项高达800万元。

  虽然目前小蓝单车拖欠的用户押金还没有准确数据,但是小蓝单车官方公布的资料显示,注册用户数量超过1500万,以每人押金99元计算,这个押金池规模着实不小,风险不容小觑。

  你的押金还能要回来吗??

  ?“押金难退”着实让正享受着共享单车便利的用户们揪了一把心,新京报记者分别致电北京市工商局和北京市交通委的热线电话,得到的反馈均是,“由于当前押金池监管权责规定不明,尚未开展相关具体工作”。

  北京市工商局表示,押金属消费者所有,在用户提出退款申请后,共享单车企业必须在规定期限内归还。但工商部门针对消费者投诉只能开展行政调解,如果企业拒绝配合,依照相关规定只能终止调解,建议消费者走司法途径解决。

  北京市交通委则回复称,出现押金退款延迟时建议联系软件运营商,市交通委不负责监督押金,也不负责受理消费者要求追讨押金的投诉,建议向其他部门反映。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押金所有权属于用户,退还押金后才能破产清算。而消费者未消费的充值余额,名义上仍属于消费者,同样不是破产财产,消费者享有优先取回的权利,不能用作债务清偿。

  北京汇佳律师事务所律师、北京市消费者协会法律顾问邱宝昌建议,在相关法律文件并不完善的前提下,一旦共享单车企业出现破产问题时,用户可进行债权申报,并保留相关押金付款证据。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