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单车CEO雷厚义:入场太晚 共享经济已经被玩坏

前有悟空单车、町町单车等相继倒闭,近期又有业界第三小蓝单车“掉链子”,资本的影响开始凸显。在项目复牌时,悟空单车CEO雷厚义认为,其失败原因之一正是入场太晚。雷厚义说,“共享已被玩坏了,这个商业的本质就是垄断。”

  原标题:悟空单车CEO:共享已被玩坏 这个商业的本质就是垄断

  在资本决定资源的时代,快成为唯一的制胜法则,“慢商业”正在变得日益困难。

  尽管摩拜和ofo的全球扩张计划未见停止,但前有悟空单车、町町单车等相继倒闭,近期又有业界第三小蓝单车“掉链子”,资本的影响开始凸显。据《新京报》报道,在项目复牌时,悟空单车CEO雷厚义认为,其失败原因之一正是入场太晚。

  客观而言,将入场早晚作为成败归因,往往是个借口。毕竟,无论商业模式还是科技实力,不可否认,第一个入场的人都是某个领域的创新者,而创新本身,不仅要拥有对风口的洞见,更需要吃螃蟹的勇气。风险对冲收益是规律,作为后来者没有付出相应成本,却想获得相似待遇,并不现实。

  当下,共享单车小玩家们遇到倒闭潮,真正问题在于,尽管这些市场追随者们被称为共享经济的一分子,但更多时候并未让人看到有价值的创新内容;不仅是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豪车甚至共享飞机等“奇葩”项目,究竟是不是披着共享外衣的“伪需求”,时间能说明一切,以共享单车的经验来看,时间不会太久。

  当然,追随者们的模式缺乏核心竞争力,固然是内部原因,但缺乏创新和引领能力的小玩家正在失去机会,是不可忽视的外因之一。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而如何在潮水退去之前就快速上岸,正在成为中国创业企业越来越信赖“唯快不破”法则的缘由。共享单车领域如今的风雨飘摇,再次印证了这一点。

  在资本决定资源的时代,“快”成为唯一的制胜法则,“慢商业”正在变得日益困难。想要通过漫长的精细化运营来实现后发制人,是小蓝单车赢得了口碑却没有赢得市场的原因之一。没有人愿意等待漫长的经营,对于PE和VC们来说,要拿出勇气去和创始人一起加入一场充满不确定性的赌局,本身就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况且,像小蓝单车这样的公司,还不是行业的独角兽。

  资本青睐寡头的趋势这些年呈现得越发明显。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资金日益集中到头部企业。一级市场上,创业细分领域的巨头正在以更快的速度崛起;网约车的厮杀,尚且经历了天量的烧钱和近两年时间的博弈,而到了共享单车时代,速战速决正在成为一致的选择;在二级市场,这种趋势更加直白:千亿俱乐部正在不断扩容,像茅台这样的高市值公司,所获得资金的青睐也越发容易。

  雷厚义说,“共享已被玩坏了,这个商业的本质就是垄断。”其实未尝没有道理,相比上一轮平台创业,共享经济本身所呈现的重资产特质,必然需要依赖大量资源投入。而这也越来越要求资本集中化。垄断寡头也好,创业独角兽也罢,不过是市场自发资源配置的表征之一。对于共享经济型的创业,小玩家的游戏事实上早已结束了。

  当然,这未尝是一件坏事,在经年的创业泡沫奔涌之下,资本寻找巨头避险,本身也是一个重新反思激进商业模式的机会。

责任编辑:曹荣梅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