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发展普惠金融为导向 推进地方金融改革

本文为山东省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李永健为《山东省普惠金融发展报告(2017)》所写的序言,该报告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10出版。序言中称,近年来,山东省以发展普惠金融为导向,以提升地方金融监管水平和服务能力为重点,深入推进地方金融改革。

  本文为山东省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李永健为《山东省普惠金融发展报告(2017)》所写的序言,该报告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10出版。

  李永健

  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提出,要建设普惠金融体系,加强对小微企业、“三农”和偏远地区的金融服务,推进金融精准扶贫,鼓励发展绿色金融。这也是习总书记继2016年9月在G20杭州峰会上向全世界庄严承诺“发展普惠金融、鼓励青年创业等方式,减少全球发展不平等和不平衡,使各国人民共享世界经济增长成果”之后,再一次强调发展普惠金融。

  在今年6月召开的山东省第十一次党代会上,省委书记刘家义也提出,大力发展普惠金融,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省政府出台的《关于推进普惠金融发展的实施意见》(鲁政发〔2017〕14号)把发展普惠金融,增加普惠金融服务和产品供给,不断改善小微企业、农民、城镇低收入人群、贫困人群和残疾人、老年人等特殊群体金融服务,持续提升普惠金融服务的覆盖率、可得性和满意度,作为全省实施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的新动能。并提出了山东省普惠金融的发展目标是:到2020年,建立与我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相适应的普惠金融组织机构体系、产品服务体系、扶持政策体系、消费者保护体系和协调保障体系,努力实现普惠金融服务能力和服务水平走在全国前列,使广大人民群众公平分享金融改革发展的成果。

  由于工作原因,最近几年我一直在思考具有中国特色的普惠金融应该如何发展?尤其是对于小微企业融资问题的思考,因为小微企业是我们国民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国目前GDP的60%、就业的70%以及税收的40%,都来自于小微企业。我还看到一个统计资料,说小微企业的发明创造占所有企业发明创造的70%以上。所以,中国小微企业是一支重要力量。正是因如此,在过去几年里党中央、国务院连续出台了一系列文件,希望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我记得,在很多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都在研究金融如何支持小微企业,包括三农在内。但是,小微企业融资难和融资贵究竟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扰我们。可以说多年来小微企业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真正的解决。为什么?现在看来,就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建立起适合经济发展的普惠金融体系。我们知道,虽然我国的国有商业都是改革开放后成立的,但是早期的银行业市场体系却是从计划经济年代脱胎形成的。在改革开放初期,我国仍然是计划经济,银行服务的对象比较单一,主要是国有企业。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经济运行中对金融需求的层次增多了,但作为银行来讲,它在服务的广度上还远远不够,因此形成了很多金融需求的空白地带。小微企业由于资产规模小、市场竞争力弱且处在市场的最底层,自然得不到有效的金融服务。我们通常能看到的现实就是,绝大部分小微企业都在县域以下,而在县域为小微企业和三农服务的只有农信社。像国外那种真正为小微企业打造的社区银行、专业性银行以及市民银行等金融机构,现在还很少、很匮乏,远远无法满足经济发展的需求。这也是为什么最近几年很多民间机构借助互联网技术开展金融服务的深层原因。

  为了改变上述状况,近年来,山东省以发展普惠金融为导向,以提升地方金融监管水平和服务能力为重点,深入推进地方金融改革。一是地方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向纵深推进。深入推进农信社改革,110家农信社全部改革成为农商行,治理能力和经营水平逐步提升。推动城市商业银行完善内部治理结构,延伸服务触角,实现分支机构县域全覆盖,并全部设立了小微企业专营机构。新型金融机构设立步伐加快,首家民营银行——威海蓝海银行开业运营,村镇银行总数稳居全国首位;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汽车金融公司、消费金融公司、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设立工作实现突破。二是各类新型普惠金融组织蓬勃发展。放宽准入门槛,鼓励开展创新业务,推动小额贷款公司、民间融资机构不断提升服务水平和可持续发展能力,民间融资从“地下”走到“地上”,初步实现阳光化、规范化发展。着力发展政府性、政策性融资担保机构,融资担保机构减量增资和规模提升取得明显成效。稳妥有序推进权益类和大宗商品类交易市场建设,股权、金融资产、文化产权、农村产权等权益类交易蓬勃开展,海产品、矿石、板材、畜牧产品等大宗商品交易日趋活跃。积极推动新型农村合作金融改革试点提质扩面,在出资方式和限额、资金用途等方面放宽政策限制,试点范围和业务规模持续扩大。三是区域金融发展布局持续优化。做好顶层设计、对标定位、具体规划、引资培育等重点工作,济南区域产业金融中心建设取得新进展。青岛建设财富管理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在政策争取、项目引进、交流合作、平台搭建、宣传推介等工作成效明显,青岛财富管理中心在央行对全国金融改革实验区的考评中获得第1名,2017年3月青岛在全球金融中心最新排名中位列第38位。制定出台支持县域金融创新发展的政策文件,将试点范围进一步扩大到全省20个县(市)和莱芜市,各试点县(市)初步形成各具特色的创新发展模式,较好发挥了典型示范作用,有效促进了全省县域金融发展。四是地方金融监管和法制建设取得突破性进展。2013年,山东省政府出台《关于建立健全地方金融监管体制的意见》,在全国率先建立了省、市、县三级地方金融监管体系。全省17个市、137个县(市、区)全部独立设置了金融工作机构,并加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牌子,承担地方金融监管职责;同时,建立完善了事前审核、年度审查、分类评级、高管约谈、行业自律等监管制度。创新开展地方金融立法工作,《山东省地方金融条例》经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审议通过,已于2016年7月1日正式施行,开创了省级地方金融监管立法的先河,为实现中央和地方分层有序监管、促进地方金融发展和风险防范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保障。

  尽管我们在发展普惠金融方面做出很多努力,但是距离省委、省政府提出的普惠金融发展目标还有较大距离。

  G20杭州峰会通过的《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鼓励世界各国根据各自具体国情制定国家行动计划,发挥数字技术为金融服务带来的巨大潜力,倡导利用数字技术推动普惠金融发展。从国际经验和我国已有的实践看,普惠金融发展离不开互联网、金融科技和数字技术——这正是山东未来需要着力建设和进行突破的领域。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和区块链等,这些新科技、新业态必将改变传统的金融,甚至于会颠覆传统金融。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不仅提高了效率,更重要的是它还改变了一个可能,使整个金融业态产生了一个根本性的变化。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以往那些传统金融服务无法覆盖的市场部分,金融服务从一个相对被动的时代转向了一个相对主动的时代;大数据的本质就是用来解决信息不对称的,在大数据的背后,一定就是智能化,像智能合约、智能投资顾问等也会随之产生;区块链最大的价值在于它的信用重构。事实上,传统金融之所以无法满足小微企业和“三农”的金融需求,本质上讲,是由于这些作为普惠金融的消费者信用等级不匹配或者说就是信用缺失造成的。但是区块链技术因为具有分布式、共识机制等本质特征,可以重构信用,这是我们未来发展普惠金融最盼望的事情。不仅如此,区块链技术的民主化、去中介化和唯一性,还决定了它对将来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将产生巨大影响。

  齐鲁财富网是一家立足山东、服务山东的专业性财经网站,尽管成立时间不长,但是自成立以来一直在尝试为全省的小微企业做一些金融信息服务业务,而不是直接从事像P2P或股权众筹等不规范的互联网金融业务。在过去几年里,该网站的研究团队在山东省上市公司研究方面形成了一些较有价值的研究成果,创新性地编制了由全部上市公司组成的全样本鲁股市场指数,这对广大投资者和社会公众了解山东省上市公司和山东资本市场发展很有帮助,也很有价值。今年初,网站负责人告诉我他们已经聘请了青岛大学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孙国茂作为网站的学术顾问,准备编写《山东省普惠金融发展报告》(2017)并作为迄今为止全省为数不多的区域蓝皮书出版,我当即表示支持,并答应为本书作序。

  知易行难。将一项工作启动并不困难,但若持续坚持下去却不容易。在此,我希望孙国茂教授和齐鲁财富网的研究人员能将这项研究工作坚持下去,持续开展对山东省普惠金融发展的研究,为省委、省政府的决策提供一些有价值的参考和政策性建议,也为山东省普惠金融发展尽一份力量。

  2017年9月6日于济南大明湖畔

责任编辑:曹荣梅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