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再上调中国GDP增速预期 非金融领域债务或继续上涨

IMF驻中国副代表张龙梅在介绍中国经济展望时表示,全球经济正在复苏,中国经济增长前景已向上调整,是推动改革、实现中国经济长期增长的好时机。但是同时也指出当前中国经济仍面临的挑战,经济增长非常依赖于信贷扩张,债务规模的持续增长增加了中期的下行风

  原标题:IMF再上调中国GDP增速预期 依然重点关注债务问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日前在北京发布了2017年秋季《世界与中国经济展望报告》,无论从硬指标PMI还是软指标消费者信心指数来看,全球经济增长日趋强劲, 预计在2017和2018年分别达到3.6%和3.7%,而中国预期经济增长率分别为6.8%和6.5%。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华首席代表席睿德(Aifred Schipke)表示,现在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需要排先后顺序,首先应该着手应对的是债务问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华首席代表席睿德

  IMF驻中国副代表张龙梅在介绍中国经济展望时表示,全球经济正在复苏,中国经济增长前景已向上调整,是推动改革、实现中国经济长期增长的好时机。但是同时也指出当前中国经济仍面临的挑战,经济增长非常依赖于信贷扩张,债务规模的持续增长增加了中期的下行风险。

  警惕信贷风险

  2017年10月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显示,全球经济增长日趋强劲,但经济复苏仍然乏力,还需要多边层次上做出新的努力,以应对全球化的挑战。中国的经济增长前景良好,势头强劲,但同时也伴随私人和公共债务规模的持续增长等问题。

  张龙梅介绍称,IMF对于中国经济的展望是通过新的“再平衡框架”,即更加关注经济增长的质量或者说是经济的结构。这一框架主要有四个维度:第一是外部再平衡,第二是内部再平衡,第三是环境,第四是收入分配。另外,IMF的政策建议最关键的目标就是希望能够帮助中国在所有的维度都能够向前推进实现再平衡。基于这样的一个框架,首先可以看到在过去一年中,中国经济对于出口的依赖越来越少,实现了外部再平衡,这是一个重要的进展。其次,从内部来看,中国正在经历转型,从投资主导转向需求推动;此外从供给端来看,服务也日益成为经济的一大支柱。相关数据表明,中国服务业对GDP的贡献从2012年开始向上增长,到目前已经达到2%的贡献率。而发达国家的这一数字通常是70%到80%,预计未来中国服务业的贡献率还将继续上涨。

  不过,张龙梅表示,中国内部的再平衡还面临一个非常关键的挑战,也是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就是中国的经济增长仍然依赖于信贷扩张。

  研究数据显示,2010年以来,中国非金融领域的债务占GDP的比值在不断大幅上涨,预计未来仍将继续上涨。“我们现在面临最重要的挑战是需要一些政策和行动去解决这一问题。”张龙梅称。

  IMF的研究表明,2017年在工业领域的驱动下,中国经济的趋势不断向好。工业企业的盈利能力上升的同时,偿还债务的能力也在提高,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发展。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也强化了对于资本的管控,这两个因素共同作用下,使得中国资本外流的情况得到缓解。近期,人民银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跨境资本流动已经基本趋于平衡。

  “在这样一个大的增长趋势下,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政府也是采取了相关的措施来减少经济的脆弱性。”张龙梅表示,首先央行尽管没有调整存贷款基准利率,但是采取了宏观审慎的监管政策,银监会也加强了对监管,因此市场利率上行了很多,这有利于金融去杠杆。

  IMF的研究显示,过去几年至今,银行间的借贷以及资产管理的规模已经从峰值开始下降,这是金融去杠杆的成效。但实体经济的信贷增长只是相对放缓,总体来说仍然非常强劲。张龙梅强调,尽管如此,中国经济的在过去积累的脆弱性仍然非常大。主要是看信贷缺口,最近有一点下降,但是绝对水平还是很高的。因此,一些减少经济脆弱性的政策需要持续下去。

  张龙梅称,过去中国家庭债务相对低于其他国家,但是近期中国家庭债务水平增长非常快,这成为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领域。要保持增长而不积累过多债务,就是要减少对信贷扩张的依赖。

  IMF研究发现,在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之前,如果要有一单位的产出,则需要一单位的信贷,但危机之后,最近几年同一单位的产出就需要四单位的信贷,依赖程度大幅提高。那么,如何能够减少信贷的依赖?一方面可以通过再平衡,包括从投资驱动变成消费驱动,另外就是改善投资本身的效率。

  率先解决债务问题

  IMF强调,仍将关注中国企业的债务风险问题,包括家庭债务。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华首席代表席睿德(Aifred Schipke)表示,现在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需要排先后顺序,首先应该着手应对的是债务问题。

  2017年10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华盛顿出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年会期间,在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就中国经济前景发表演讲时指出,金融危机以后,中国开始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应对危机,所以在2009年后的两年内中国债务占GDP的比重大幅上升,但这是值得的,因为中国经济很快从危机中恢复。现在,中国需要将杠杆率降下来。

  周小川称,分部门看,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并不高;居民部门债务占GDP的比例仍然处于低位,但增长较快;主要的问题是企业部门债务占GDP的比例较高。得益于低利率环境,当前偿债率仍较为合理。

  席睿德表示,目前中国的公共债务的数字非常具有争议。通常认为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为37%,但是其中有一些隐性债务可能会成为公共债务,比如地方政府的一些融资平台、政府主导基金等。尽管它们在帮助中国融资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实际上也推高了公共债务水平,算上这一部分,公共债务是GDP的65%。

  “中国有好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但是在结构化方面要采取更宽泛、更基础的政策。”他说。

  周小川在前述会议上称,关于债务问题会逐步得到解决,金融市场会变得更加透明、健康。今年7月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也强调要重视政府债务风险,同时也应看到,与私人部门债务和外债相比,政府债务风险较低,将通过推进财政改革积极应对有关问题。

  IMF在2017年中国第四条磋商报告中就已经提出建议。首先,宏观方面,财政政策、货币政策需要进一步收紧;其次,在结构性政策问题方面,需要大幅降低储蓄,驱动过剩产能的内在因素仍然困扰,要直面公司债务问题、降低金融部门的脆弱性等;此外,对于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IMF认为应继续向浮动汇率方向转型。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