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过70仍未歇的企业家:任正非曹德旺宗庆后张士平

如今已经年过70岁的任正非、曹德旺、宗庆后、张士平、刘义发和张忠正,基本都是“84派”。1984年被认为是企业家元年,他们是新中国的第一代企业家,还有柳传志、李东生、张瑞敏等,仍活跃在中国商界。

  文/李松

 

  所有写鲁冠球的文章中,有一句话最扎心,是吴晓波写的:鲁冠球告诉我,战士的终点就是坟墓。

  没有退休,企业家似乎就是一样一个职业群体。

  很多已经过了“古来稀”,亿万财富加身,仍在奔波,很拼。

  今天就说说他们中的几个。

  01.

 

  1983年,曹德旺承包了福州福清市高山镇异形玻璃厂。此前,他为这家乡镇企业推销人称“大陆货”的水表玻璃。

  这家当时年年亏损的乡镇小厂,就是福耀玻璃集团的前身,30多年后已成为中国第一、世界第二大汽车玻璃供应商。

  曹德旺也成为“玻璃大王”,个人财富高达140亿元。

  曹德旺生于1946年,已经在福耀上投入了34年的心血,在玻璃行业干了40年。他自己曾说:

  几十年来,我每天工作16个小时,没有休息日。 每天早上四五点钟起来,晚上十二点睡觉,连生病都没时间。

  20多年来,我都是昏天黑地过日子,没有看过一次电影,没有休过一次周末。

  今年已经71岁,他仍任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

  去年,因为在美国投资建厂,并说了一些话,在国内引起一场大风波,一度出现了“曹德旺跑了”的声音。

  今年10月29日,曹德旺在接受采访时说:真正的企业家不会移民。

  目前,他仍保持着早上四五点起床工作的习惯,工作起来精力非常旺盛,一半的时间在国际上飞来飞去。

  在被问到“现在生活状态和节奏是怎样的”时,他说:

  越来越忙,做企业的(人)我相信,除了退休,都会越来越忙。因为在我们长辈的眼里,孩子永远都是孩子,他们做事情我们会牵挂着,特别我们自己创办的企业。如果放不下,就退不下。

  02.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深夜机场等出租车

  这是几张很熟悉的照片了,主角是华为的创始人任正非。

  1944年出生的任正非,43岁时因工作不顺利,准确地说是干不下去了。人到中年了,不得不重新开始,集资21000元创立华为公司。

  那是1987年,到今年已经30年整。

  30年里,华为几乎就是他生活的全部,从创立开始就有的华为的“床垫文化”——几乎每个开发人员都有一张床垫,卷放在铁柜的底层,办公桌的下面。午休时,席地而卧;晚上加班,不回宿舍,就这一张床垫,累了睡,醒了爬起来再干,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狂,领导着一群什么样的工作狂。

  30年里,当年山寨小厂变成了如今的华为。华为的成就已不用多了。

  已经70多岁的任正非,仍四处奔波,成为空中飞人,而且不带随从,独来独往,分支机构遍布全球,但不让人接机接站。上面的照片,就是网友看到任正非深夜等出租车、坐摆渡车,“偷拍”到的。

  今年8月29日,任正非还参加了华为专门召开的GTS人工智能实践进展的汇报会,并发表了讲话。在今年1月5日华为内部召开的一个GTS主管座谈会上,一度对GTS不满意的任正非,甚至有些发飙,说了一句:过什么春节!

  03.

 

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坐高铁二等座

  这是去年12月网友拍到的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

  他正在一辆高铁上,注意,坐的是二等座。这位曾经的中国“首富”,不仅正常接受乘务员检票,还与同车厢的小孩逗乐,拿AD钙奶开玩笑。

  据说,他平时坐飞机出行都是经济舱,一年的生活花费只有5万元。这是得到了娃哈哈内部人士确认“基本属实”的。

  1987年,宗庆后靠借来的14万元承包连年亏损的杭州上海校办企业经销部,2年后,他创建杭州娃哈哈营养食品厂,就是现在的娃哈哈集团。

  承包 校办企业经销部的时候,他曾蹬三轮卖冰棍。

娃哈哈宗庆后蹬三轮卖冰棍

▲这是1980年代宗庆后卖冰棍时留下的背影

  宗后庆出生于1945年。年过七旬的他,已经为哈娃娃工作了30多年,如今每天依然工作超过10个小时,至今仍在位于杭州下城区清泰街160号的娃哈哈集团总部一座6层老旧小楼办公。

  可以这说,如今的曹德旺、任正非和宗庆后,仍跑在第一线,亲力亲为,比很多90后还拼。

  04.

  再举个山东的例子。
  魏桥创始人张士平,已经连续多年牢占山东首富。

  1981年,他任邹平县第五油棉厂厂长。这个厂就是如今的魏桥帝国的前身,去年的营业额超过3700亿元。

  不算他此前在油棉厂工作,从成为厂长开始,已经36年。

  36年里,魏桥主要做了两大产业:纺织和铝生产,如今都是世界第一,且都已在香港 上市。这两个产业在常人看来都是“粗活”,赚的是辛苦钱。张士平当然不轻松。

  如今,他的一儿一女各分管一个产业,都已经能独挑大梁。张士平逐渐退居幕后,不再管具体的生产经营。

  但他仍没有停止奔波。

  他每天早晨4 点准时起床,围绕厂区慢跑1万米,接下来是半小时的游泳时间。这运动量,90后有几个人能承受得了?随后他会第一个出现在早会的大厅里。

  魏桥有一个特殊的早会制度:每天早晨6 点半,20 多位高管聚集在一间会议室里,面对面交谈。这样的场景已经存在了数十年,从未间断。早会上,张士平常常会谈及自己对于财富和人生价值的话题。

  午饭之后,张士平会打15 局乒乓球,从不午休。在每周一三五晚饭后,张士平会参加跟年轻人直接较量的篮球赛。要是输了,他总要想办法赢回来,他是三分球高手。

  张士平不用电脑,没有微信,用的是一部价值200 元人民币的三星手机。

  他没有秘书,直至今天他依然独自出差。他说:“只要我自己拎得动行李,我就不用别人。等我拎不动了,也就是该休息了。”

  但是他现在完全没有退休的打算:“哪天公司不再发展了,我才会休息。”

  05.

  山东的例子还有很多。

  比如生产农用车起家的时风的刘义发,今年已经76岁,仍没有退休。他从1982年4月就开始任时风集团的前身高唐县工具厂的厂长、书记,至今已经35年。

  还有山东滨化的张忠正,他1943年出生,1984年开担任山东滨州化工厂的厂长,到现在也已经33年。加上1968年7月大学毕业后就到滨化当技术员,他在滨化干了已经快50年。如今他仍然是滨化的董事长。

  更不用说禇时健了。蹲了多年监狱,保外就医后种橙子二次创业,这时禇时健已经75岁。如今他已是90高龄,仍没有停歇。今年10月2日,多家媒体一起去哀牢山,对禇时健做了一个多小时的访谈。

  当时禇老刚“被去世”,有记者问他“是否会考虑闲下来休息一下”,褚老的回答是:“我还是闲不住!”“轻轻松松活过100岁”。

  今年9月,十多年前和禇时健一起上哀牢山种橙子的夫人马静芬见到董明珠。63岁的董阿姨刚遭遇“被退休”,她说想退,85岁的马老劝董别退休,要继续创新。

  有人说,原来一直在禇时健光环下的马静芬,其实也很伟大,只是更多在背后默默无言,知者不多,但坚守是一样的。

  如今已经年过70岁的任正非、曹德旺、宗庆后、张士平、刘义发和张忠正,基本都是“84派”。1984年被认为是企业家元年,他们是新中国的第一代企业家,还有柳传志、李东生、张瑞敏等。

  他们已经或即将“七十古来稀”,但都没有停歇的迹像,甚至比90后还拼。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值得尊敬。

  不过,连续创业者、拉卡拉创始人孙陶然曾说:

  创业是一个个终生的事情,任何一个企业,如果想做成功都需要10年以上的时间,任何一次创业都是一辈子的事。

  哪怕有一天把企业卖掉,跟这个企业的关系还没有完全断绝,企业比孩子跟你之间的感情还深,一旦你选择了创业,理论上讲,只有你的肉体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这个企业才和你没关系。

  看来,在“没有退休”这一点的认识上,真正的企业家,无论新老,不管哪一代,并无大差别。(作者系齐鲁财富网专栏作家)

责任编辑:李松1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