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家装行业兴起 万科碧桂园入局用户体验不佳

从2014年开始,各种裹挟着互联网概念的家装创业公司兴起,紧接着各大传统家装企业也纷纷设立新的标准化业务抢占市场,随后,包括万科、碧桂园、海尔等非家装企业开始入局,但是用户体验却欠佳。

  原标题:互联网家装行业进入小高潮 但用户体验还是没解决

  一件宽松的青蓝色T恤,一双黑白格子的布拖鞋。因《梦想改造家》而大火的日本设计师青山周平,裹挟着一股改善家庭装修的洪流,正在中国席卷而来。

  过去分散、低效的中国家装市场,也发生了地震式的变化。

  几天前,青山周平在腾讯课堂设计大师班开班授课,随即就有6万人涌入在线报名。除了各类家居品牌和论坛,他的名字和照片还出现在大大小小的楼盘项目中。有时就算他本人因故无法到场,一个印有照片的背景板也能引来粉丝关注。包括SOHO中国、富力、禹州这样的房企如今都乐于借他的名气组织活动。

互联网家装行业兴起 万科碧桂园入局用户体验不佳

  自央视一档家装改造节目成名后,青山周平大概算是如今在中国最忙碌的日本设计师了。但事实上,电视台在十多年前就曾推出过类似的节目。他的走红,实际与今天中国人对提升家庭生活品质的向往密不可分,过去分散、低效且缺乏标准和美感的装修工队已经很难满足人们对审美、效率的新需求了。

  作为青山周平的粉丝,看过他所有节目的80后李璐,现在也要面对装修的问题。尽管自己房子不大,但她还是希望家里看起来能尽量美观优雅同时兼具功能性。上个月,在决定装修方案之前,李璐和他老公一口气下载了十几个新型家装公司的App,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逐一比对价格和模板。“我不太敢自己去找那些装修队,一是我对装修完全不懂,二是我很难对他们产生信任感。”

  在今天中国的一二线城市里,与李璐有同样想法的人有很多,市场则更早的注意到这种变化。从2014年开始,各种裹挟着互联网概念的家装创业公司兴起,紧接着各大传统家装企业也纷纷设立新的标准化业务抢占市场,随后,包括万科、碧桂园、海尔等非家装企业开始入局。这些公司统一打着互联网的旗号,都希望自己能在这片还未被开发的蓝海占据一席之地。

  这当然也源于中国近年来不断拉升的房屋成交量。在消费升级的带动下,人们装饰住宅的需求又被进一步细分和放大,根据中国建筑装饰协会的数据,去年家装市场产值为1.78万亿元。华菁证券地产行业首席分析师周雅婷称,预计未来十年家装行业的平均增速为8%,到2026年,中国家装市场的行业产值将达到4万亿元。

  但起初,这些新式家装公司并没有很快受到市场认可。2014年,美国家装平台Houzz以23亿美元的高估值完成了其D轮融资,成为当时与Airbnb、Uber与Snapchat并列的创新企业,这股风潮随后引发到国内,2015年前后,国内涌现出大量的互联网家装公司,以区域市场为依托,他们各自在痛点巨多的装修产业链上选择切入点进入市场分割蛋糕。

  但受制于家装冗长的产业链,细碎繁杂的需求以及长期的口碑建设过程,这些公司也有不少迅速消亡。数据显示,2015年下半年,一度曾有超过200家互联网家装平台及企业成立,但到了2016年,这个数字就迅速缩减至120家。

  直到今天,中国家装市场的精细化前景才刚刚显现。目前,国内家装行业公司大致可分为四类,第一类,是以东易日盛、广田集团等为代表的传统大型装修公司,他们近年来不仅成立自己的互联网家装品牌,还修正商业模式,力图适应新市场;第二类,是以万链、橙家为代表,背靠开发商、建材商、中介公司等产业链巨头的衍生公司,其凭借背后的产业链资源成长迅速;第三类,是以爱空间、美家帮等为代表的创业型公司;第四类则是以土巴兔、齐家网为代表的平台型公司。

  传统大型装修公司虽然拥有长期的施工经验和优秀的供应链管理,但作为行业里最长时间的玩家,面对行业长期存在的痛点自发改变的阻力较大。而通过网络流量获客的创业公司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公司的获客成本,这使得它们能够在更小的毛利率范围内获得生存,但受制于供应链投入和材料成本,它们目前仍难以完全取胜。

  但互联网还是彻底改变了装修这门生意。在传统模式下,获客主要靠人海战术,客户到店订单转化率在15%-30%之间,单客成本约占合同金额的30%,按客单价10万元计算,获客成本约为3万元。而互联网模式下由于将产品进行了标准套餐化和价格透明化,到店订单转化率提升到40%-60%,获客成本降低到700元/单。

  与此相对应的是,拥有产业链背景的衍生型公司则弥补了大部分创业公司缺乏成熟供应链,选择有限的问题,而平台型企业则进一步扩大了市场格局,让企业、工作室之间的竞争更加充分。

  这四类企业,正彼此取长补短共同构筑起中国式互联网家装的脉络。与国外不同的是,中国新兴起的家装行业看起来更为广阔和开放。欧美国家新建住宅的精装修比例达到80%以上,因此,国外以Houzz、Porch为代表的新兴家装企业,大多都是以平台撮合型的生意模式为主。而在中国,装修的工业化发展首先遇到的瓶颈是建筑装配化程度不高,其次是房屋精装修交付比例也不高,这二者占总体新建房屋的比例都不到20%。

  机遇在招手,大家纷纷摩拳擦掌。万链总经理郭翀认为拿下未来市场的关键在于积蓄内功,他们正致力于培养属于自己的产业工人团队。而碧桂园的橙家则专注C端,除了家装以外还会向中小型家装公司输出品牌。橙家新业务中心总经理胡庆奎认为如何实现规模化与可持续增长是他们目前要应对的挑战。早期的创业公司爱空间则已经开始他们全国化的品牌加盟。以土巴兔为代表的平台商,也在不断拓展资源,同时加强自研。

  而传统上市家装公司,则正在利用自身经验与资本优势,提升工业化水平。全筑、广田等都已经开始采取各种方式进行家装机器人的研发,对行业的未来进行布局。目前国内装修机器人的开发应用领域主要集中在墙面喷涂,长沙万工机器人公司2016年开发出第一款墙面施工机器人,可以实现墙面的喷涂和造型。

  百花齐放的态势,给中国式互联网装修新的前景。华兴资本此前一份有关家装行业的报告认为,大量新型标准化家装产品的出现改变了传统的商业模式,同时也展现了更快的规模增长能力,多家新型企业在一两年内都纷纷突破20亿元的规模瓶颈,这是传统家装企业通过10年才达到的水平。

  不过,在众多新公司诞生之下,中国式互联网家装仍然没有打破过去多年的行业壁垒。华兴的报告指出,家装行业十年间B+C端两龙头合计占有率只提升0.18个百分点,仍然是子领域中分散度最高的。从装修建筑协会发布的企业数量来看,十年间装修企业数量从15万家减少到13.2万家,平均每年减少2000多家,行业的集中化趋势一直在持续过程中。

  通过轮番的比对,李璐最终选择了一家互联网家装公司1000元左右的基础套餐,她找来自己的设计师朋友咨询意见,并最终决定按照自己的心意安排其他室内装饰风格。原因是她希望在美观的同时控制自己的装修成本,因为眼下这套房子三五年后就又得卖掉。“精细点的模板和设计现在都比较贵,大众一点的套餐重复性又会比较高。”

  这可能是中国式互联网家装未来需要解决的问题。

责任编辑:王静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