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专项整治工作再推进 羊毛党模式平台遭严打

随着互联网专项整治工作的深入推进,依赖于羊毛党获取资金的羊毛党模式平台正在大批地退出市场。北京互金协会近日通过其公众号发布《关于坚决打击“羊毛党”模式的通知》,羊毛党模式对网贷行业发展存在重大威胁,坚决反对机构或个人涉及“羊毛党”模式。

  原标题:羊毛P2P平台加速爆雷 看一个菜鸟羊毛党自述

  随着互联网专项整治工作的深入推进,依赖于羊毛党获取资金的羊毛党模式平台正在大批地退出市场。

  “我今年薅过的平台里已经有好多都倒闭了。”专注于薅互金平台的羊毛党陈立(化名)感叹起今年以来羊毛市场最大的变化。陈立是工作在一家深圳小型互联网公司的白领,月薪过万但迫于房价压力不得不做点兼职。从2015年开始,他白天上班,晚上回家研究薅羊毛,一年能增收好几万元人民币。

  2015年初网贷平台刚刚兴起的时候,陈立只是在各种群里,看到别人晒出消息或者收益,就跟着薅一薅。2016年开始,他突然发现遍地都是新开的互金平台,不仅有返现,还有颇高的投资收益,于是便开始重点关注互金平台。有时候加个班,白天盯上的平台优惠到了晚上就已经被抢空了。那一年,他的“额外”收入比年终奖还多。

互联网专项整治工作再推进 羊毛党模式平台遭严打

  然而好景不长,自从互联网金融监管加强以来,陈立的薅羊毛收入就逐渐减少了。今年以来,银行存管针对网贷平台的监管措施不仅让资质低下的问题平台迅速退出市场,新增的平台数量也随之锐减,而留下的平台也因为在合规方面的成本大幅提高,减少了对用户的优惠补贴措施。在这种情况下,陈立能薅的平台越来越少,投资风险也越来越大,再加上网贷投资的收益率逐渐降低,他的零花钱呈直线下降趋势。

  近日,北京市发布的《坚决打击“羊毛党”模式的通知》更是让陈立觉得,业余薅羊毛这个赚外快的方式可能再也不会那么红火了。

  薅羊毛风险加剧

  在羊毛党圈里,陈立其实只能算是菜鸟级选手,他通过朋友介绍加入到很多薅羊毛的QQ或者微信群中接收信息,然后一家一家平台去操作。为了避免被一些平台的反欺诈识别系统识别,陈立一共有10多张银行卡,有朋友的也有家人的,资料信息也准备了好多份。“换着用比较不容易被识别。”陈立说。

  “高级羊毛党才不像我这么干,他们有多个账户、多套资料(身份证、银行卡、手机号等个人信息),利用各类科技产品批量操作重复薅羊毛。他们几乎所有类型的优惠都会去薅,而且很多是专业的羊毛投资人,自我规避风险的能力也比我们这散户强很多。”陈立说他平常工作也很忙,没有太多精力搞这些,不然可以赚更多。

  事实上,并不只有网贷行业有羊毛党,只要有优惠促销活动的地方就会有羊毛党。在目前同盾科技反欺诈情报监控的众多羊毛论坛、公众号、QQ群、微信群中,羊毛党通常会分享各大互联网平台的营销活动。其中,商业银行和大型平台的营销活动,优惠和奖励都相对更丰厚,往往受到羊毛党的偏好。

  “因为不断有新平台出现,也有很多平台打着国资、上市公司背景,所以越来越难识别平台的真实安全性,投资风险也就不断加大。我有朋友就是薅一些明显是圈钱的平台,结果30天都没到,平台就卷铺盖走人了。”陈立说,他之后可能要开拓更多的羊毛路径,不能死磕互金平台了。

  据同盾研究院数据统计发现,2016年的羊毛营销活动的规模越大,风险事件的占比就越大。在2016年年中和年末的两次大规模营销活动中,参与营销活动的企业和用户数量都非常大,也吸引了数量众多的羊毛党聚集,而这两次活动的风险事件占比都接近80%。

  同时,自从2017年以来,虽然各大企业以及金融机构的营销活动常态化,但数据显示用户参与的活跃程度却出现出下降趋势, 且风险事件占比持续攀升。

  同盾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对第一财经记者介绍称,散户的羊毛党,持有的手机号、银行卡、身份证信息都是有限的,并且多个要素之间能够产生于一定的关联(一般是亲属关系),赚取到的利润也相对较少。但团伙型作案中,欺诈团伙往往持有大量的“资料”和大量的设备,即便平台对新用户有严格的限制,依然能够从活动中赚取不菲的利润。

  团伙型羊毛党通常由黑客、卡商、刷客组成。卡商主要负责从运营商的代理商手里买卡,市场价一般在15至20元不等。除此之外,卡商还要负责养卡,养卡的专业设备行话称为“猫池”和“卡池”,即一个号码卡插槽,可以在不拆卡的情况下将整张卡插入,然后连接电脑使用,接收短信验证码,猫池放置于卡池中联动操作。猫池被广泛应用于刷卡、短信群发中。

  羊毛平台加速雷暴

  针对网贷行业的羊毛党乱象,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近日通过其公众号发布《关于坚决打击“羊毛党”模式的通知》,通知指出,羊毛党模式对网贷行业发展存在重大威胁,坚决反对机构或个人涉及“羊毛党”模式。

  北京互金协会表示,目前有迹象表明少数网贷机构采取联手“羊毛党模式”获取资金端客户,这不仅增加了网贷机构的运营成本,也会让网贷机构受到流动性风险冲击。

  但事实上,羊毛党这个群体由来已久。有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业内采取“羊毛党模式”获取资金的平台并不在少数,尤其是中小型平台为了提高用户活跃度,通常会主动联系“羊头”或通过其他营销手段吸引羊毛党参与,羊毛党让平台又爱又恨。

  北京某大型互金平台风控部门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部分平台采取羊毛党运营模式主要是为了刷业务数据,并且营造一种营销假象,通过大量的羊毛党参与投资,营造出产品一抢而空的现象进而吸引投资人进行投资。有些小型平台,甚至要依赖于羊毛党维系生存。

  不过,羊毛党通常属于短期投资,对平台基本没有忠诚度,复投率很低,当没有利益可寻就会离开,营销费用也就等于打了水漂,不利于平台的长期发展。有调查显示,由于羊毛党手中掌握大量在平台注册的账号信息,可以任意在一个平台快进快出,当大量羊毛党在同一平台同时提现,就会给平台造成严重的流动性风险。

  北京互金协会也认为,羊毛党在为网贷平台聚拢人气、吸引普通投资者的同时,也存在恶意组团抹黑平台、诱发平台挤兑的现象,对网贷平台造成不可预计的危害。

  同时,还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有部分平台在成立初期会与羊毛党合作,短期内获取资金。这样不仅成本增加,也对投资人构成欺骗和诱导投资,对行业发展也造成了负面的影响。

  网贷之家9月最新统计数据显示,9月全行业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70家,其中问题平台44家(跑路12家、提现困难31家、经侦介入1家),停业平台25家、转型平台1家。

  网贷之家研究员陈晓俊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上述问题平台中,几乎都存在羊毛党,特别是提现困难的平台。不过,虽然大小平台都存在羊毛党,但由于大平台的运营和风控相对成熟,所以被羊毛党薅垮的几率相对较小。

  陈晓俊还向记者解释了羊头羊毛党和平台之间的利益关系,通常羊头会紧密跟踪平台优惠的信息,再通过QQ或微信群组织羊毛党们薅羊毛。羊毛党一般是平台的新用户,投资之后将投资记录告知羊头,不仅能获得平台的投资收益,还可以从羊头处获得返现。如果是平台直接找羊头做运营,则羊头们返现的资金大部分来自平台。

  “随着监管的加强,以后的羊毛平台会越来越少,目前行业处于整改期,平台的实际运营成本已经很高了,小平台很难再用更多的羊毛手段做运营。而且随着羊毛平台雷暴频繁,羊毛党也会逐渐减少,”上述风控部门负责人表示。

  北京互金协会对羊毛党运作模式提出了三点具体的惩罚措施:

  其一,协会坚决反对网贷机构采取“羊毛党”运营模式,如有类似合作,网贷机构需要立即停止并整改,不支持违规机构申请备案;其二,坚决反对任何个人或机构以“羊毛党”模式投资网贷平台以获取不正常的高收益,有组织的“羊毛党”模式的投资收益主张不受法律保护;其三,协会严厉打击“羊毛党”,对于恶意诽谤、寻衅滋事等情节严重者将受到法律制裁。

责任编辑:姬京函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