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尔美的等入局锁业 家电巨头联合锁匠进军智能家居

近几年来,众多资本巨头都在进军这个不起眼的小行业,传统机械锁企业转型做智能锁就不必说了,无论是TCL、美的、海尔这样的家电制造商,还是华为、小米等移动终端制造商,或者阿里、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巨头,都在进军这个行业。

   锁业变局:小物件里的大蛋糕

  “到底是落在宾馆了,还是锁在自家屋里了,怎么就是想不起来了?”6日,济南市民黄岩一家出游回来,突然找不到钥匙了,众人苦苦回忆,却终不能得。四处寻找开锁电话,却发现墙上的牛皮癣广告,早已因为创城被抹去。

  这就是平日里不起眼的开锁服务,一般用不着,遇到事儿上了,真着急。而这背后,无论是开锁服务还是锁具生产销售,正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变局,它甚至因为是智能家居的关键一环,而被家电巨头们看上,一场锁业革命正悄然而至。

家电巨头进军智能家居

  开锁乱象:

  明知道要价离谱,却不敢得罪

  进不了家门,孩子饿得嗷嗷直哭,妻子在一边着急想办法,黄岩立刻打开手机,在网上搜了个开锁电话,就打了过去,对方询问家庭住址之后,直接要价300元。黄岩心想,买一个新锁才多少钱啊,开一次锁就得300元?

  黄岩刚想议价,对方称,目前正处于国庆假期,去开锁属于加班,总得有个双倍工资加班费吧,他一想,也对,就同意了。过了20多分钟,开锁匠来了,二话不说,用几分钟时间,就把门打开了。

  交钱时,黄岩有些想反悔:“这钱也太好赚了吧,几分钟就300元,能不能再便宜点?”开锁匠称:“我们卖的就是这手艺,你如果愿意买个更安全的新锁,可以给便宜些,原价500多的超C级锁,卖给你450元,免费给安装上。”

  不过此时,妻子已经找到钥匙,也就无需再买新锁了。锁匠走后,黄岩坐下来细想,惊出一身冷汗:“这开锁的,怎么也没问问我是不是房子主人,怎么就给开了,万一我不是怎么办?”

  另外,锁匠身份也没查验,万一他看上家里什么东西,趁着家里没人,自己开门进来拿怎么办……黄岩妻子都不敢想下去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因为开锁费太高而与锁匠过分议价,否则得罪了他,才真麻烦了。

  事实上,黄岩经历只是开锁行业乱象的冰山一角。有的锁匠为了揽生意,先在小区贴小广告,然后给居民堵锁眼,迫使其花钱开锁;还有的坐地起价,明明事先已经谈好了,到现场后谎称开锁难度大,要求加价等。

  双重困局:

  开锁匠和消费者,相互找不到

  济南开锁行业乱象之所以这么多,在口天锁艺负责人吴振和看来,首先因为行业饱和,恶性竞争,开锁匠数量远超过市场需求量。

  “全国情况也是如此。”中国锁匠俱乐部秘书长曹庆民日前来济南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锁匠过多,一些非正常竞争手段就出来了,比如乱贴小广告,恶意撕掉竞争对手广告,逮住一个客户,乱提价等。

  还有很多消费者,为了防止被开锁匠讹钱,还一次性叫三个锁匠来,公开竞标,谁出价低,让谁开锁,这就造成资源浪费。出现从业人员过多状况的原因,还是因为政策法规不健全,或者说监管不到位。

  以济南为例,虽然按照《开锁业治安管理规定》,公司或者个人从事开锁业务的,应当到公安机关进行登记,但实际上,很大一批都没登记。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在济南公安机关备案的开锁公司只有100多家,从业人员也只有几百人。

  然而据济南市锁具行业协会会长张春发介绍,保守估计,济南约有上千开锁匠,有相当一部分都没有登记备案。曹庆民则表示,全国开锁匠100多万,有证且登记备案的仅占1/3,其他都没登记。

  开锁从业者的小、散、乱,实力不强,导致其乱贴广告,标上自己的电话;如今因为创城,很多广告被抹掉,消费者找不到,业务量锐减两三成;与此同时,消费者由于平时没有记开锁电话的习惯,真正用到了,又无处可寻。

  破解之道:

  借清理小广告重构市场,建公共平台

  “锁具在我国已经绵延数千年,它和人类私有制几乎同时诞生,为了保护私有财产安全。”曹庆民说,防盗与偷盗本身就是一个矛与盾的关系,因此,开锁行业人员道德素质非常重要,一念之间偏向好,他就是开锁的天使,一念之间偏向差,他就可能成为偷盗的毛贼。

  以前,开锁师傅总是用品德来判断,这个徒弟应不应该收;如今,以盈利为目的的开锁培训机构越来越多,单靠道德显然已无法约束,最典型的是,一些地方的民风,甚至以在外开锁偷盗为荣。

  “在法律法规不健全或者执行不到位的背景下,行业自律就必须起到作用,如今创城抹掉小广告,又为这种自律创造了条件。”张春发说,从事开锁工作的企业和个人,要想再靠过去到处贴小广告拉业务,已经不可能了,必须得转型,改变以前行业订单来源单一的状况。

  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单个开锁公司再大,由于其行业性质限制,也不可能做到,让每个城市家庭都能记住这家公司或者电话。毕竟,开锁这东西,虽然每个人都有可能用得着,但不是每个人时时刻刻都用。

  这时就要抱团取暖,比如全济南所有开锁公司共同创立一个开锁平台,使之家喻户晓,消费者需要了,在平台上下单,然后视距离远近、工程难易程度等,进行派单,这也能有效避免无序竞争。

  “有了这个平台,价格都是透明的,如果乱提价,消费者就可以投诉他,让他在全行业面前出丑。”曹庆民说,这也是加强行业自律的一种方式,比如从业者,必须得身份核实后才能接单,方便追责;不核实就不能接单,也就没有了生存之地。

  巨头入局:

  用智能锁消灭钥匙,意在智能家居

  “虽然几乎每个人天天都能用到锁,但由于其价值相对较低,始终是个小行业,目前随着智能锁出现,这种状况正在改变。”张春发说,如果所有锁匠都联合起来,可以大有作为,成为家电巨头进军智能家居领域的有利支撑。

  据介绍,微信、支付宝出现,让人们进入无现金时代,一定程度上消灭了实体钱包,以后人们外出或购物或运动,都不用带钱包了,但有一样必须得带,这就是钥匙,要不然回来之后就没法进门了。

  “带钥匙非常麻烦,比如你出去跑步锻炼,还得把钥匙放口袋里,晃来晃去,非常难受。”吴振和说,如今智能锁出现,可以消灭实体钥匙,用指纹、静脉、声控、面部识别等,都可以开锁,未来手指、脸就是开门的钥匙,永远不用担心丢了。

  事实上,在欧美国家,智能锁市场普及率已达50%,日本、韩国更是高达70%,而我国只有3%左右,原因主要是价格太高,刚上市时一把智能锁得上万元,而一个门才几千元;如今随着科技发展成本降低,几千元就能买个相对可靠的智能锁。

  与此同时,锁是出入家门的第一环和最后一环,能准确知道人们什么时候到家,什么时候离家,在家停留了多久;另外,它还能跟生活习惯关联起来,把家里各种物联设备,比如空调、地暖、新风、灯光等串联起来,是真正和用户交互最多的。

  “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锁才是未来控制智能家居的关键。”曹庆民说,因此近几年来,众多资本巨头都在进军这个不起眼的小行业,传统机械锁企业转型做智能锁就不必说了,无论是TCL、美的、海尔这样的家电制造商,还是华为、小米等移动终端制造商,或者阿里、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巨头,都在进军这个行业。

  不过巨头进来,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比如终端使用环节,智能锁用着用着没电了怎么办,出问题了怎么办等,就需要人员去维护,单个企业再重新布置这样的人员,显然成本太高,也没必要,用遍布在社会毛细血管的锁匠,无疑是最佳选择。(齐鲁财富网 龙飞)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