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大蒜价格遭腰斩 囤积商豪赌未来几个月将涨价

1日,济南中心城区的家乐福超市里,2.98元/斤的大蒜被抢购一空,人们啧啧称赞“蒜价便宜”。目前济南商河白桥镇囤积商出货的并不多,他们都在豪赌未来几个月会涨价,但他们也深知,如果春节前涨不上去,春节后价格极有可能一泻千里。

 “进退维谷”的大蒜囤积商

  国庆、中秋“双节”来了,很多人都抛却平时的烦恼,或出去旅游,或回趟老家,享受一把没人打扰、无忧无虑的假期;然而生活中用量不大,却又必不可少的大蒜,再一次站到了十字路口,一群人在犹豫、彷徨,举棋不定。

  原因似乎不难理解,去年此时大蒜还“蒜你狠”,济南零售市场动辄六七块钱一斤,今年就遭“腰斩”,一斤只有三块钱,变成了“蒜你惨”;农户们犹豫,今年要不要缩减种植量,囤积商们则在纠结,要不要趁消费旺季割肉出货……

农户种蒜

  差强人意的收成:

  蒜价被“腰斩”,也比种小麦强

  1日,济南中心城区的家乐福超市里,2.98元/斤的大蒜被抢购一空,人们啧啧称赞“蒜价便宜”;东北部的商河县白桥乡,这个被农业部誉为“中国大蒜第一乡”的地方,窦家村村民刘国兴则在忙于种蒜。

  “每年农历节气,白露末期,秋分初期,种蒜最好。”刘国兴是个“庄户老把式”,谈起种蒜,一套一套的,“按理讲,进入阳历10月再种蒜,都有些晚了,但没办法,大儿子突然出去打工了,强把地给了我,不种也是闲着。”

  谚语讲“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为了赶快把蒜种上,刘国兴请了10多个农村妇女,排成一行,一起帮着种,为了防止偷懒,他也干,而且很卖力:“我干快了,其他人就得把进度跟上,不敢偷懒。”

济南大蒜价格

  这也许就是农村人最朴实的智慧,不过作为城里有知识的人群,则在发出这样的疑问:今年5月份蒜薹收货时,价格很低,甚至没人收购,倒进了沟里,导致随后大蒜收获时,价格也没上去,刘国兴为什么还要种蒜?

  “不种蒜,也没法种别的呀。”白桥镇相关负责人卢女士说,白桥是济南市唯一的整建制大蒜生产专业乡镇,全镇7.1万亩耕地,全部种蒜,无论贵时、贱时,这个传统已经持续20多年了。

  不过,刘国兴心中也有本账:“种蒜再怎么差,也比种小麦强。”据介绍,尽管今年5月份时曾有新闻称,一些地方蒜薹卖不出去,扔到了沟里,但后来,行情并没那么差,价格虽然比不上去年,但在近10年中,属于中等偏上水平,还是能让人接受的。

  这就是朴实的农民,知足者常乐。

  玩不起的大蒜:

  趁机捞一把的投机客,今年不种了

  有知足的,就有不知足的,白桥镇大侯村的陆来庆就是其中之一。此前,他一直在外地做生意,但竞争激烈,也不好做,去年看到老家乡亲们种蒜发了财,就放弃生意,回来扛起农具,重操旧业。

  然而“一入衙门深似海”,蒜市同样如此。“此前没有种蒜,要想种,就得先买蒜种。”陆来庆说,一斤六至八块钱,种一亩需要400斤左右,仅蒜种成本就得2500元左右,另外还有化肥、薄膜、包地等成本。

  由于白桥镇已经无地可包,陆来庆就去济阳县,承包了70亩地,这倒也好,便宜些,一亩地租金成本一年仅五六百元,如果要在白桥镇承包,由于去年蒜价贵,一亩地至少得1000元。

  “白桥镇人工也贵呀,去年一个妇女一天得300元,今年蒜价便宜了,一天也得250元左右,而在济阳,一般200元就能雇佣到人。”陆来庆说,只是这些成本上的便宜,最终也抵不过今年的“破行情”。

  今年5月份,蒜薹上市,只有几毛钱一斤,有时候还没人收购,不采出来又不行,会影响大蒜生长,只能又得雇人采出来,卖不掉就扔进沟里。平均一亩地产700斤的蒜薹,就这么都扔掉了。

  6月初,鲜蒜上市,最贵的才一块钱一斤,一亩地产3000斤,满打满算销售额才3000元,如果去掉蒜种、包地、薄膜、化肥、人工等成本,不但不赚钱,还赔钱。“当然,如果蒜种是自己的,地也是自己的,就赚钱了。”陆来庆说。

  事实上,在白桥镇及周边乡镇,像陆来庆一样,去年看着赚钱,半路杀进大蒜种植业的人不在少数,几乎每个人都能讲上一段他们的传说。比如卢女士的朋友李先生,去年就在商河县郑路镇租了上百亩地种蒜,今年收货时赔了。

  被套牢的囤积商:

  现在出货会赔钱,豪赌元旦春节涨价

  半路种蒜的“程咬金”赔钱,一直被认为风险相对较小、赚中间差价的贸易商、囤积商,日子也不好过,白桥镇的王晓亮就是其中之一。今年6月初,他看到鲜蒜价格很便宜,不到一块钱一斤,未来肯定会涨价,就一次性购进了500吨。

  “到6月底,鲜蒜价格涨到了两块钱一斤,考虑到初期收购的鲜蒜品质太差,不宜长期储存,就卖掉了,小赚了一笔。”王晓亮说,“每个人都无法克服人性的弱点,买涨不买跌,价格涨了,认为还会涨,我也是如此。”

  7月初,品相较好的干蒜卖到了2.5元/斤左右,王晓亮赌定还会继续上涨,就拿出赚到的钱,一次性购进了250吨干蒜;随后价格开始回调,降到了2.2元/斤左右,他认为购进机会来了,未来肯定还会上涨,就又买进了上百吨。

  在白桥镇,像王晓亮这么做的囤积商很多,在济南顺盈农副产品公司的冷库里,囤积着2000余吨大蒜,大多是在2元/斤以上购进的。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大蒜价格在7月份冲高之后,又一路下跌,目前维持在1.8元/斤左右。

  “按理讲,中秋、国庆是一年中仅次于春节的消费旺季,应该出库一部分。”王晓亮说,但是出库就赔钱,真不忍心割肉啊。而在“中国大蒜之乡”山东金乡,以及莱芜、江苏邳州、河南中牟等地,囤积商们正在出货。细心的人济南人也会发现,济南市场上的大蒜,大多是金乡、莱芜的。

  “咱跟人家金乡没法比,人家收的时候成本价只有一块七八一斤,现在出库两块三,是盈利的。”王晓亮说,白桥的大蒜品质要差一些,根本卖不到两块三,当然,即使买方愿意出这个价,他也不愿意出货,因为这个价,还是赔钱。

  这就是白桥囤积商的矛盾心态,货不如金乡好,成本还比金乡高,王晓亮笑称“被深度套牢”。他还在豪赌,元旦价格会涨上去,如果涨不上去,春节前肯定能涨上去,届时就会解套。

  跟感觉走的模式

  认识超级囤积商,是最牛的事儿

  据了解,目前白桥镇囤积商出货的并不多,他们都在豪赌未来几个月会涨价,但他们也深知,如果春节前涨不上去,春节后价格极有可能一泻千里。毕竟,春节过后,新蒜又会很快收获,价格会更低,理由是今年种植量,依旧不会太小。

  “我们也都知道,在社会总需求量不会突然大幅上涨的情况下,大蒜种植量、供应多少,直接影响到价格。”王晓亮说,但问题是,作为中小囤积商,根本无法准确获得这些数据,也就无法为囤积决策提供准确依据,只能跟着感觉走。

  当然,囤积商们也曾努力获得这些数据,比如在商河,白桥镇整建制都在种蒜,每年7.1万亩,产量好算;周边玉皇庙、孙集、郑路等乡镇,也在种,但每年都会有波动,他们就去相关部门查询小麦种植补贴数据,如果补贴多了,就证明种蒜的少了,补贴少了,就说明种蒜的多了。

  不过,这只是一个模糊概念,因为有一种情况是,小麦补贴少了,也不一定都种蒜了,说不定土地被闲置了呢?再者,即使拿到了商河种蒜准确数据,又有多大意义呢,又无法拿到全国的,同样无法判断全国产量。

  此前,大蒜行业曾推出期货,希望能发现未来价格;但炒作因素太大,期货与现货价格往往背离,难以有指导作用,最典型的例子是,2008年左右出现了崩盘,众多蒜商血本无归。目前白桥镇多数囤积商决策依据都是“跟庄”,从金乡超级囤积大户那里获取消息,然后采取相应行动,他们都以认识最负盛名的是“四大蒜王”为荣。

  白桥镇似乎也有意促进囤积,来应对价格暴跌对蒜农带来的伤害。目前该镇共有52个冷库,可储存2.5万吨大蒜,其中,今年新修建30个,可以多容纳1.5万吨大蒜的储存。(齐鲁财富网 龙飞)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