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首富阙文彬高位减持被罚 背后现谢风华安雪梅

在2010年那起震动市场的“保荐人第一大案”已经被渐渐淡忘的时候,谢风华和安雪梅的消息再度出现。恒康医疗实际控制人甘肃首富阙文彬操纵市场、高位减持,被证监会罚了304.1万。而帮阙首富拉升股价的是一家叫蝶彩资管的公司,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正是谢风华

  原标题:投行界“神雕侠侣”:风花雪月的事与震惊市场的大案

  从“保荐人第一案”到蝶彩资管,神雕侠侣从未绝迹江湖……

  提起谢风华、安雪梅的名头,整个投行圈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提起业务能力,可能超过国信证券投行部副总裁、中信证券投行部前执行总经理谢风华,和华泰证券投行部执行董事安雪梅的大有人在;

  提起名利场的风流情事,狗血程度超过谢、安的也大有人在;

  在资本市场中犯下内幕交易、操纵股价大案的,也大有人在;

  但是,若把业务能力、情场泛舟、犯下要案都综合起来讲,名利场中,谢、安两人说排第二,绝没有人敢说排第一。

  就在2010年那起震动市场的“保荐人第一大案”已经被渐渐淡忘的时候,谢风华和安雪梅的消息再度出现,而很多圈内人再次知道两人消息的时候,居然是在证监会的官网上。

  恒康医疗实际控制人甘肃首富阙文彬操纵市场、高位减持,被证监会罚了304.1万。

甘肃首富阙文彬

  而帮阙首富拉升股价的是一家叫蝶彩资管的公司,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正是谢风华。

  01

  “市值管理专家”谢风华的套路有多深

  一切开始于4年前,2013年3月,阙文彬就开始打减持恒康医疗的主意了,他专门来上海请教懂套路的高人谢风华,谢当即给他出了个高招——用“市值管理”来提高公司的“价值”,等股价上去了,阙想怎么减持就怎么减持。

  这个所谓都“市值管理”说白了也很容易,恒康医疗要转型、要收购医院,要经常跟记者吹吹牛,当然最重要的是:踩准时间点“加强信披”。投资人看到利好消息放出来了,纷纷扔钱进来,股价自然就上去了。

  而阙文彬一减持完,没有了利好消息的恒康医疗股价立即下滑。

  证监会认定,蝶彩资产、谢风华和阙文彬合谋操纵股价。

  蝶彩资产从阙文彬那拿到了研究顾问费4858万元,当然,这笔钱现在被没收了,蝶彩资产还被罚了9716万元,谢风华被罚款60万元,并被处以终身市场禁入。

  以后的江湖上不会看到谢风华亲自现身了,但关于他的传说不会就此销声匿迹。

  02

  “保荐人第一大案”,雌雄大盗沦为亡命鸳鸯

  想当年谢风华在国信证券做保代时就和现任妻子安雪梅搞了一起惊天动地的“内幕交易案”,人称“保荐人内幕交易第一案”。

  而谢风华和安雪梅那段不顾一切的爱情故事更是广为流传,令人唏嘘,简直是保代看了会沉默,韭菜看了会流泪……

  目前两人公开的首次交集始于2004年5月10日,当时就职于华泰证券的安雪梅和在国信证券工作的谢风华,作为首批保荐代表人同时出现在证监会公布的名单上。

  两人认识彼此之前均已经结婚,不过两人同在上海滩的投行圈,因缘际会,交集颇多。当时谢风华负责上海的国信投行业务五部,安雪梅在华泰证券任执行董事,在华泰证券投行部上海业务部工作。

  2008年国庆节前后,数十位业内高手汇聚在京,为保荐代表人考试出题。这其中就有37岁的谢风华与32岁的安雪梅。

  在那种封闭的环境中,人与人之间最容易建立起亲密的关系,何况是两个才华与能力势均力敌的同行。高手过招,惺惺相惜、相见恨晚,一点都不奇怪。

  当时谢风华因为行事高调,已经是个圈内名人,身材高大、业务能力强、锋芒毕露。而安雪梅能在竞争残酷的投行中身居高位,也不是个一般的女人。

  虽然,谢已有妻儿,正在举家办理新西兰移民。安也曾有过一段不成功的婚姻,但是,爱情就是这么蛮横、霸道、不讲道理。什么也不能阻拦他们被彼此吸引。到了2009年春天,他们开始合写文章在媒体上发表。

  2009年3月30日,谢风华、安雪梅在《上海证券报》上合作撰写《投行江湖时代将随新股市场化发行终结》一文;当年4月14日,二人在《中国证券报》上再度合作发表《发行制度改革将重构投行竞争格局》。

  当时谢风华署名中信证券执行总经理,但其实在国信证券的离职手续还没有办完,其高调张扬的性格可窥一斑。

  同样在2009年,谢风华据说不惜分掉几千万的财产成功离了婚,前妻带着孩子远赴新西兰。2009年年底,谢、安两人正式结婚,一时羡煞旁人。

  谁知,这个happy ending并不是故事的结尾,而是另一场悲剧的开始。

  谢风华内幕交易的败露始于ST兴业的项目。

  这个项目被他从前东家国信证券带到了中信证券,ST兴业的股价在一年里暴涨300%。他作为重组顾问,竟然在重组前买入,高价时抛出。

  2010年3月,证监会稽查局突袭中信证券上海投资银行分部,开始调查谢风华。

  有人说举报谢风华的是他在国信的前同事,但国信方面从来没有确认过这个说法。不过谢在国信时确实和同事关系不睦,有圈内人透露,国信投行李绍武的PE腐败大案,怀疑即为谢风华暗中举报。但也仅是传言。

  话说这位李绍武,一点也不讲究技巧。自己老婆的公司出资143万元,参股上市公司轴研科技(10.370, -0.02, -0.19%) (002046 .SZ)65万股、莱宝高科(10.230, 0.01, 0.10%) (002106 .SZ)6万股,以及IPO公司四方达(7.270, 0.08, 1.11%)(300179 .SZ)100万股,获利超过3200万元。但因为李绍武并非上述保荐项目的经办人或协办人,最后,李绍武仅受到了解除劳动合同的轻微处理。

  而谢风华案技术含量更低,他自己就是ST兴业重组顾问,竟然就敢在重组前买入股票。

  被突击调查后,谢风华选择了出逃,他取道香港跑到了新西兰,成为了国内首个涉嫌内幕交易逃匿的投行人员。

  而安雪梅则留在了国内,也许她当时还怀着一丝侥幸,觉得警方并没有掌握自己什么证据。但她参与内幕交易的蛛丝马迹还是被查出来了。

  她除了和买入上面提到的谢风华参与的ST兴业,还有后来差点被赵薇收购的万家文化(600576.SH)。

  警方调查中发现了2009年5月谢风华发给安雪梅这么一条MSN:“576,快”。576正是万好万家 (当时还没有改名叫万家文化)股票代码的后三位。当时谢风华正撮合天宝矿业与万好万家的进行重组。

  在谢风华买入万好万家的同时,安雪梅也通过母亲的账户买入了万好万家。

  同样,在谢风华负责的亿晶光电(5.150, 0.04, 0.78%)借壳海通集团(600537.SH)重组之中,二人也重复了这一操作。

  2010年7月安雪梅“因个人原因”从华泰证券离职,她再次出现时,已是2011年3月——安雪梅被刑事拘留。

  面对警察,安雪梅坦然承认,这些内幕交易,都是她一个人做的,与谢风华无关。

  而此时的谢风华正在新西兰逍遥法外,他的前妻和孩子也在新西兰,这种微妙的关系。

  就在案情陷入僵局时突然出现了逆转,2011年6月,在公安机关积极劝返之下,红色通缉令上的谢风华终于回国自首了。

  2012年1月,这起内幕交易大案尘埃落定。谢风华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罚金800万元;安雪梅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罚金190万元。二人的违法所得767万余元也被追缴。

  03

  雌雄大盗重出江湖

  谢、安的案子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媒体把他们比作“神雕侠侣”,但他们显然不甘心绝迹江湖。

  就在判决后的4个月,还处于缓刑期的谢、安二人就创办了蝶彩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虽然谢风华不是蝶彩的法人代表,但据证监会公示信息,蝶彩资产依然是谢风华的公司。目前安雪梅持股55%,为第一大股东。

  其实,除了这次被坐实的恒康医疗的案子,蝶彩以前就有异常举动了。

  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示信息,蝶彩资产目前管理着11只私募基金:

  2013年,蝶彩资产推出的私募基金“蝶彩一号”在江苏宏宝( 002071.SZ  )(现更名“长城影视(9.940, 0.00, 0.00%)”)停牌重组时一战成名。

  这几年蝶彩资产不乏这种“精准押宝”的战绩,于是当初人们纷纷猜测谢风华是不是内幕交易的老毛病又犯了。

  俗话说得好,Once a cheater,always a cheater,如今看来,这话真是有道理。

  04

  屡禁屡犯,谢风华、安雪梅们为什么就不怕?

  保荐人是金融圈中标准的金领,但侦探君的很多保荐人朋友经常打着德州扑克调侃自己是“人前显贵,人后受罪”。

  保荐人是体力活(指身心俱疲),吃青春饭,趁年轻多捞点”,是很多从业者的一种心态。

  “保荐市场化指放宽保荐代表人的签字数量限制,允许其自由保荐企业上市,同时加大保荐机构和保荐代表人的违规责任追究和提高违规成本。”写下这句话的正是谢风华与安雪梅。对于保荐行业该怎么发展,他们心里想得比谁都清楚,说出来的话也一针见血。道理都懂,但是,金钱诱惑面前,依然难以抵挡。

  圈子乱,行业黑,说到底,还是罚得不够狠啊!

  当年那个传说中被谢风华举报的李绍武,就是因为项目不是自己的项目,竟然罚无依据,结果处理得轻描淡写。如果这件事,真的是谢风华举报,从看不惯到趟这趟浑水,不知谢风华内心经过什么样的波澜起伏,最终受到了启发。

  侦探君也就这个话题和许多法律人士和业内聊过,很多人都无奈地承认这一点:“证券违规,屡禁不止到底还是因为违规成本太低,话说去美国试试内幕交易、操纵股价,罚个倾家荡产都是轻微的。”

  有券商人士曾跟侦探君这样说:“发生这种事情,主要是券商从业人员明知故犯,而且在巨额利益的驱动下,付出点代价都是值得的”。

  此前,也有不少专家建议修订《证券法》,加大对证券市场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相关部门应支持投资者依法进行集团民事诉讼索赔,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但是,呼吁了很多年,总是“听见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也是令人无奈。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