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农产品批发市场外迁无进展 万科碧桂园又来搅局

根据今年5月底公布的《济南市城市商业网点规划修编(2016—2020)》,堤口市场、匡山市场、海鲜大市场、大峰山农产品销售中心、西李蔬菜苗木批发市场等,都需要搬到济南海吉星物流园。现在物流园迟迟不能动工,堤口准备撤出了,海鲜大市场,也无心搬过去。

  7年了,济南农产品批发市场外迁“原地踏步”

  外迁的落脚地还没有拆迁,堤口果品市场等不及了,正在错失“一带一路”商机

  济南堤口果品批发市场总经理展延怀,最近内心五味杂陈,积极奔走7年的农产品批发市场外迁之路,感觉越来越渺茫,他提笔写下“退出整体外迁”申请,正准备交与相关部门。他希望在断绝最后一点幻想的同时,也逼自己一把,置之死地而后生。

济南堤口果品批发市场

  已到非这么做不可的地步了,因为城市建设不等人,国家推进的“一带一路”商机不等人,再这么耗下去,恐怕以后连搬出去的力气都没有了……而这又何尝不是农产品批发市场、市区餐饮店共同的担忧呢,他们需要远离城区的农产品物流园尽快落地,一些发展壮大的想法才能付诸实施。

  堤口压力:

  本就不大的城区市场,又被地铁占去了10多亩

济南堤口城区市场

  看着堤口果品市场南门前,地铁R2线正在建设,根据规划,未来这里还是换乘车站,展延怀喜忧参半:喜的是,养育他的堤口庄终于要实现彻头彻尾的城市化,地铁就要在门前通过,市场土地、商业价值肯定会大幅攀升;忧的是,地铁建设,又占去了市场10多亩地,上万平方米。

  “如果市场足够大,占去10多亩并不算什么,关键是市场不大,只有100多亩啊。”展延怀说,面积缩小,将直接影响大商户入驻,进而影响市场人气。据介绍,如今的水果批发早已告别那个“谁都可以进去搂一耙子”的草莽时代,向大资本、大财团控制过度。

  举例来讲,过去,水果原产地一些有经营头脑的农民,就可以收购一车水果来济南市场批发,现在尽管还有,但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专业大商贩,甚至可以到原产地包地,栽种水果,一年几十亿的销售额,很正常。这是一个什么概念,整个济南市一年水果交易额才150亿元。

  有了钱,就想在全国布局,而且国家大力推行“一带一路”战略,也提供了机会。来济南考察市场的上海水果批发商周先生介绍,过去在进口水果领域,沿海城市具有天然港口优势,一般都是进入国门后,再中转到内陆城市,层层加价批发,导致在很多人印象中,价格都很高。

  如今,国家推行“一带一路”战略,不仅靠海上丝绸之路,还靠陆上丝绸之路,具体来讲,靠铁路发展对外贸易,这对济南这样的铁路交通枢纽来讲,是重大机遇。周先生曾做过一次尝试,从埃及进口橙子到济南批发销售,价格比国产品还便宜20%。

  “随着消费结构升级,人们会越来越喜欢进口水果。”周先生说,济南是山东省会,辐射力巨大,在此设点,符合公司长远发展规划。据展延怀介绍,目前已有来自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4个大水果商与他接洽,希望入驻市场,但没有足够的地儿,压力空前。

  外迁市场:

  长清平安店的地儿,运作了三年“还没拆迁”

济南外迁市场

  搬出主城区,到郊区选个合适的地儿设新市场,是以堤口为代表的农产品批发市场发展壮大唯一出路。这一点,早在2011年,展延怀就想到了,还积极奔走,协调政府解决。如今已是第7个年头,周边城市,如淄博、泰安、聊城,占地上千亩的水果批发市场如有后春笋般出现,堤口市场却依旧“风雨不动安如山”。

  期间,济南相关部门并不是没有作为,2014年与国内唯一一个农产品上市公司——深圳市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在长清区平安店附近建设济南海吉星国际农产品物流园,项目总规划用地5000余亩,定位为大型一级综合农产品批发市场。

  2015年,深圳海吉星与济南国商投资公司分别出资4.5亿元和0.5亿元,成立济南海吉星公司;2016年,长清区发布消息,当年将开工建设,结果没有实现;今年,该项目被列为济南市240个市重点项目之一,一期占地1370亩,主要建设农产品批发交易区、商住配套区等,建筑面积24万平方米。

  “按照计划,先让堤口果品市场、匡山蔬菜市场搬过去。”展延怀说,但目前,尚没有任何动工迹象。济南海吉星相关人士表示,目前场地甚至都没有拆迁,也没招拍挂,怎么动工?据透露,按照此前框架合作协议,济南需要先把场地清理干净,也就是拆迁完,形成净地,然后实现三通一平(水通、电通、路通和场地平整),这是项目开工建设前提条件。

  “然而现在,这些工作都没干。”上述负责人说,该项目虽是济南市重点项目,但承担责任的主要是长清区,该区财力毕竟有限,拆迁补偿、三通一平需要垫付大量资金。根据今年公布的项目介绍,一期总投资26亿元,其中今年投资10亿元;而此前济南海吉星股东仅出资了5亿元,显然缺口不小。

  与此同时,开发机会在时间的一点点蹉跎中失去,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是,在刚刚过去的一年中,地价有了长足进步,哪怕拆迁完毕后招拍挂,企业有没有能力接盘,也是个问题。毕竟,搞农产品物流园,利润率不高,远不及房地产开发。

  搅局者加入:

  万科、碧桂园,都相中了堤口市场旧址

  根据今年5月底公布的《济南市城市商业网点规划修编(2016—2020)》,堤口市场、匡山市场、海鲜大市场、大峰山农产品销售中心、西李蔬菜苗木批发市场等,都需要搬到济南海吉星物流园。现在物流园迟迟不能动工,堤口准备撤出了,海鲜大市场,也无心搬过去。

  “我们不能坐着等死,物流园拖得起,我们拖不起,商业机会稍纵即逝,再这么拖下去,都快沦为小市场了。”展延怀说,为了让大商户、一级批发商落户堤口,他准备大刀阔斧改革,将倒货的小散户清除出场,2015年清理了78家,2016年清理了38家,今年再清理48家,腾出地儿留给大商户,从产地进货,只有这样,才能把销售量做上去,把价格做下来,济南市民才能得实惠,市场才有话语权。

  不过,展延怀深知,要想根本解决发展空间局限问题,还是得搬出去,好在堤口市场旧址位置越来越好,很多开发商都相中了,纷纷来寻求合作。比如万科和碧桂园,都是国内著名房地产开发商,财力状况不容置疑,他们都提出这样的合作方案,在济南东北部郊区拿一块地给堤口,用于开设果品市场,剩下的旧址,由于地处地铁口,可以合作开发。

  这种方案并非天方夜谭,根据《济南市城市商业网点规划修编(2016—2020)》,除了济南西南部平安店海吉星物流园,在东北部,还规划了市场发展集聚区,涉及市区17个批发市场搬到这里,业态也主要是农产品,比如富莱花卉、八里桥七里堡蔬菜、维尔康水产、老屯农副产品等,既然它们能搬过去,堤口果品为什么不可以?

  另外,展延怀还在自己找地儿,最近接触比较密切的是位于桑梓店的一块地儿。业内人士表示,随着济南北垮战略实施,多条跨黄河桥梁打通或即将建设,与市区交通越来越方便,越来越多物流园在北部聚集,农产品物流园不一定非得在平安店海吉星一棵树上吊死。

  不过,展延怀的“退出申请”还没有递交到济南市商务主管部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市场外迁需要企业间对接,商务部门将根据企业需求从中协调,帮助企业完成升级改造。

  餐饮界呼声:

  农产品物流园内,可建设中央厨房聚集区

  事实上,关注农产品物流园建设的不仅是各大市场、市民,还有很多餐饮企业。“目前,济南出于安全、环保等角度考虑,限制在市区居民楼下的底商里,动明火干餐饮。”山东凯瑞餐饮集团董事长赵孝国说,这会对济南未来餐饮格局产生重要影响。

  未来,餐饮夫妻店会越来越少,取而代之将是连锁企业,它们在城区外中央厨房,将产品做成半成品和育成品后,运到市区门店稍加处理后销售。如果再设个聚集园区,所有连锁企业的中央厨房都在这里,监管部门也更好地控制污染和食品安全,只是缺乏这样的园区。

  “完全可以在农产品物流园区,设一个中央厨房聚集区,就地采购,就地转化成成品,减少餐厨垃圾。”济南华联集团执行总裁陈锡忠说,平安店的物流园区5000多亩,足够大,只是盼着尽快开工建设。

  另外,随着人们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更加喜欢购买已经切好的净菜,买回家直接下锅炒,不用再摘了。这就需要商业企业设立加工处理中心,显然,这样的处理中心设在物流园区里,是最好不过了。(齐鲁财富网 龙飞)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