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提出云联盟战略 被电信天翼云认成直接竞争对手

为了发展华为云,华为轮值CEO郭平提出云联盟战略,华为将这定义为类似于全球三大航空联盟一样的组织,在内部实现互通互联。此外,本次全联接大会期间,华为还与微软达成云服务战略合作关系。电信员工认为华为的公有云已是电信天翼云的直接竞争对手。

  原标题:华为争做全球五朵云之一 提出云联盟战略

  2016年,当中石化的IT服务商石化盈科准备为炼油厂搭建一朵工业云时,摆在他们面前的有两家中国公司可供选择,一家是传统的ICT供应商华为,还有一家是新兴的互联网企业阿里云。当石化盈科的工业云在今年7月发布时,ICT供应商华为成为它们的最终选择。

  9月6日,参加华为全联接大会的石化盈科员工向财新记者介绍了这一竞标过程,但他们没有说明,阿里云为何落选。

  实际上,从2015年起,阿里云就跟石化盈科合作,为中石化搭建了一个工业品电商平台“易派客”。此后,阿里云一直希望,能切入中石化的核心业务,并在2016年6月与石化盈科达成战略合作。但石化盈科当前选择的工业云合作伙伴是华为,这意味着阿里云替换传统IT架构的目标在现阶段尚未实现。

华为提出云联盟战略 被电信天翼云认成直接竞争对手

  石化盈科的例子只是过去几年互联网厂商大举发力云计算、吸引传统企业上云的一个缩影。ICT厂商华为同样希望在云市场大展身手。在9月5日至7日举办的第二届全联接大会上,华为表示,将全力打造包括公有云在内的华为云,与阿里、亚马逊、微软等全面竞争。

  “华为认为,未来二三十年,人类将进入智能社会。政府和企业将充分发挥ICT技术的力量,实现政务、企业运作的逐步数字化,并在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支撑下迈向智能化时代。” 华为轮值CEO郭平在演讲中表示。

  在这个过程中,华为认为,云将取代硬件销售,成为ICT技术的主要提供方式,而所有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视频分析、物联网平台管理等都将通过云服务的形式提供。

  身处这样的大变局,郭平判断,由于投资的规模效益和新技术的发展将造成马太效应,未来的云必然会走向集中化,但另一方面,由于国际上各国对数据主权等有要求,不希望数据出境,最终市场又不可能统一到极少数云上面。他估计,未来全球可能会最终剩下五朵公有云,而华为云需要成为“全球五朵云之一”。

  华为并未对“全球五朵云”做出具体的解释,但以目前的规模来看,亚马逊AWS和微软Azure在美国排名前二,阿里云因为先发优势主导国内市场。

  为了发展华为云,郭平提出云联盟战略。华为将这定义为类似于全球三大航空联盟一样的组织,在内部实现互通互联。在欧洲和拉美市场,为了获得当地政府和企业的信任,华为选择德国电信、法国电信和西班牙电信作为合作伙伴,将以这几家电信企业为主,在海外推广公有云。在国内,华为计划与电信的天翼云等一起服务客户。华为Cloud BU总裁兼IT产品线总裁郑叶来向财新记者表示,客户可自由在天翼云等合作伙伴云和华为云之间选择,“客户的选择永远是最对的”。

  此外,本次全联接大会期间,华为还与微软达成云服务战略合作关系。华为表示,双方将优势互补,未来在华为云的基础设施层(IaaS)和平台层(PaaS)上提供微软的软件服务(SaaS)。不过,微软内部向财新记者解释,这一合作主要是允许华为在云上销售微软的Office 365等企业级应用,华为云与微软Azure云平台之间仍是竞争关系。

  早在2010年,华为就发布了云计算战略,但之后一直低调研发,包括建设公有云平台、设计云操作系统FusionSphere、推出云存储等产品。2013年之后,国内云计算市场逐渐爆发,上云的主体从一开始的初创企业转向政府和传统企业,上云的业务也从边缘转向核心业务。华为必须从传统ICT业务向云服务转型,以适应市场的变化。2015年7月,华为正式公布企业云战略,提出“上不做应用,下不碰数据”的原则,聚焦基础设施层和平台层,把应用层留给合作伙伴建设。

  2017年,华为决心加码云市场,全力打造公有云,计划在现有员工之外增加投入2000人,在内部成立独立的公有云部门Cloud BU。为了强调云业务的战略位置,华为将Cloud BU从二级部门提到一级部门,与运营商业务部、企业业务部和消费者业务部并列,允许其实施不同的公司流程。

  在成立Cloud BU之前,华为的云计算业务分布在各大业务条线内,比如运营商业务部。各业务条线售卖通信设备、服务器、云平台等软硬件设备给客户,是它们的云服务合作伙伴,比如中国电信的天翼云便使用了华为的设备及操作系统。

  若华为大力发展自己的公有云,是否会跟华为的公有云客户形成直接竞争、破坏两者关系?郑叶来表示,外界“过分解读了”中国电信对华为做云的担忧,其实双方并不担心。

  “我们成立Cloud BU的时候,就明确业务范围包括华为云加天翼云3.0,包括我们跟欧洲三个主流合作伙伴一起运营的云。也就是说,华为云加合作伙伴的云才是Cloud BU的业务范围。”郑叶来解释。

  但不少中国电信员工向财新记者表示,在了解华为云的计划之后,他们认为华为的公有云已是电信天翼云的直接竞争对手。

  公有云服务强调规模与积累,相较于互联网企业等竞争对手,当前的华为仍需追赶。比如此次大会,华为发布人工智能服务“企业智能(EI)”,其视觉识别技术是与初创企业依图科技合作提供。在云计算领域,与华为竞争的BAT等互联网企业不仅在人工智能方面有顶尖人才,且有充分的用户数据可供机器学习。

  郑叶来在演讲中坦然表示:“我常跟客户们讲,我们可能不是最好的,但肯定是进步最快的。”华为相信,云计算在中国的普及仍在早期阶段,自己的主要竞争优势是拥有技术和服务基因,一方面能对核心技术进行长期投入,另一方面会利用自己强大的地面服务部队,帮助政府和企业上云。

  “从以前做产品到以服务的形式提供我们的解决方案,这对华为本身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郑叶来在采访中表示,“但无论这个变化会影响到哪些部门,在华为都不是问题。我们一切思考模式最终是为客户解决问题,所有从客户出发往回梳理我们流程的决定在华为都会得到拥护。”

责任编辑:姬京函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