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老人自掏7万为老师出书 筹资30余万元拍纪录片

家住济南洪家楼附近,已是古稀之年的王守琨,自掏腰包7万元,给老师出了一本杂文集,已两次出版;最近又筹资30余万元,给老师拍了四集纪录片。他憋着一口气,一定要在有生之年,把老师做的好事、所特有的精神宣传出去,让年轻人学习。

  自掏腰包7万元为老师出书,又筹资30余万元拍四集纪录片

  对初中老师,古稀老人咋有这份感情

  在济南洪家楼附近的家里,已是古稀之年的王守琨戴上眼镜,打开智能手机和电脑,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在信息化社会里,他要把已故恩师唐乐群的文字、照片等资料电子化,放到网上供更多人观看,并趁着教师节这个节点,再推一把恩师,让更多人跟他学习,学习他在现代人看来,近乎有点病态的“做好事”。

  此前,王守琨自掏腰包7万元,给老师出了一本杂文集,已两次出版;最近又筹资30余万元,给老师拍了四集纪录片;今年上半年还在积极奔走,在电视台播放;他憋着一口气,一定要在有生之年,把老师做的好事、所特有的精神宣传出去,让年轻人学习。

自掏腰包为老师出书

  不过人们更加好奇,王守琨何以如此?

  难舍的情感:

  亦师亦父亦恩人,一群人的集体记忆

  一般给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都是启蒙老师,唐乐群却是王守琨的初中老师,两人深厚感情的背后,是一段特殊经历。1947年8月,王守琨只有几个月大,对身边所发生的事,几乎没有任何记忆。这时,父亲参加解放军,11月就传来噩耗,在解放高密的战斗中牺牲,王守琨成为烈士遗属。

  “我7岁时,母亲又改嫁,成了孤儿。”王守琨说,虽说政府给遗属的待遇很好,每人每月12元,是普通困难户的6倍,但精神是缺失的,尤其缺乏父爱;上了初中,政治老师唐乐群填补了这一空白,无论是学习空余时间,还是周末假期,他总习惯于跟老师混在一起。

  1973年,王守琨迎来一个被推荐上大学的机会,但由于正处文革期间,他与运动中的掌权派有过矛盾冲突,就被压制不能上学,后来唐乐群出面找到招生办,历陈王守琨是个好孩子,才让他上大学,迈出了人生关键一步;此后来济南,到山东省民政厅工作,唐乐群也给予了指导。

  “如果唐老师只帮助一个人,那不算什么,关键他帮助了一群人。”唐乐群学生、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曹明海说,他记忆最深刻的是帮助张纯菊,她还是不唐老师的学生。当时,张纯菊得了急性肝炎,家里没钱治疗,就辍学在家自生自灭。

  唐乐群听说后,以“人民教师”的名义,给张纯菊寄了30元钱。“这笔钱放到现在,只是一顿饭钱,但在上世纪60年代,却可以满足一个农村五口之家半年所需。”已定居大连的张纯菊说,正是靠这笔钱,她治好了病,重新上了学,告别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然而这年春节,唐乐群却没有回寿光农村老家,因为他已没钱买票坐车,更没钱给妻子儿女买年货;他的妻子抱着最小的儿子东远,领着两个女儿,一次次到村头迎接丈夫,一次次在失望中返回。当千家万户彩灯高挂、鞭炮齐鸣的时候,面对桌子上几样平日里很难吃到的美味佳肴,妻子毫无胃口,只能强装高兴,让孩子们享用。

  而唐乐群就在学校里啃着窝窝头,就着咸菜,喝着白开水,怀着对妻子儿女的万分愧疚,度过了一个寒酸而凄清的春节。“这就是我的老师,不仅对学生,对困难群体也是如此。”王守琨说,学校附近有个五保户叫赵立英,生活非常困难,唐老师就定点帮扶。

  有一年夏天,非常湿热,蚊子到处飞,唐乐群就把自己的蚊帐赠送给了赵立英,自己买来熏蚊子的草,点燃以后驱赶蚊子。然而,这种方法只在燃烧冒烟时有用,不冒烟就不顶用了,蚊子咬得更加凶猛,唐乐群是过敏体质,经常被咬的满身脓包。

  “狠心”的父亲:

  自己城里当干部,四个儿女仨农民

  唐乐群对非亲非故的普通人尚且如此,对自己妻子、儿女又怎样呢?“在普通人看来,他对妻子儿女一点都不好,他四个儿女,三个当了农民。”王守琨说,要知道,唐老师最后做到了山东理工大学前身——山东工程学院副院长,本有很多机会让儿女农转非进城的,而这也是学生们敬重他的原因之一。

  在曹明海看来,唐老师的生活,说得好听一点,叫艰苦朴素,说的不好听一点,相当可怜。由于钱都资助困难人了,自己时常忍受饥饿的折磨,王守琨曾多次看到老师饥饿难挨之时,生吃在校舍旁边栽植的辣椒;或者到集市上捡拾人家扔掉的茄子蒂,用清水煮食。

  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唐老师家里才更值得资助。唐乐群常年不在家,劳动力不足,又没有钱寄回家,所以家里生活很贫困,长子唐东义在读到小学五年级时,就被迫辍学回家帮母亲干活。事实上,不能上学读书,对唐家兄妹来讲,并非唯一的痛苦,还有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虽然全国上下有着蓬勃向上的发展激情,但是广大农村仍然十分贫困。“我和三个弟弟妹妹经常饿着肚子睡觉。”唐东义说,因为粮食不够吃,很多时候吃晚饭,母亲只让喝粥(用现在的人的眼光来看,倒是减肥了)。

  那是稀到可以照见人影儿的玉米粥,唐东义连喝四碗,感到肚子很饱了,但到了夜里,仍然饿的睡不着觉。弟弟妹妹们同样饿的受不了,便起床蹲在院子里,吃大葱喝凉水,有时甚至连大葱都没得吃,只能喝凉水。这一切母亲都知道,因为她和孩子们一样,都挨饿。

  不过母亲却不愿意把有限的粮食拿出来让孩子多吃,她怕粮食提前吃完了,日子将会更难熬。生活如此艰难,孩子们更加盼望父亲回家,每当爸爸回来,那才是过年。“盼来盼去,父亲不回来,母亲就非常失望。”唐东远说,他小时候常有的一个幻觉是,父亲如果突然出现,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唐乐群不是不愿意回家,而是工资都用来资助孤寡老人和学生了,哪有钱回家?“这就是唐老师的为人,很多人可能感觉不可思议,但这就是事实。”王守琨说,后来组织上强制领导干部家庭农转非,唐老师才把妻子和未成年的小儿子东远转成城镇户口,其他三个儿女都还是农民。

  王守琨等人有时候都有点自责,可能就是因为学生占用老师太多精力,才让老师儿女们生活的如此清贫。不过,唐东义认为,父亲还是爱他们的,只是爱的方式与别人不同罢了,有一次父亲看望同事刚满月的孩子,抱过来就有些哽咽地说,“我有四个儿女,没抱过一次,哪怕一次”,这说明,他也在自责。

  朴素的信条:

  不是为老师扬名,更为“精神传递”

  如果以上只是学生们通过亲身经历,感觉老师与众不同,那么后来,当他们读到老师发表在各大报刊杂志上的杂文时,更感觉老师不一般。给曹明海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这样几句话:拿人一文,自己一文不值;不靠关系自奋起,高尚消遣是读书;读书可以医愚;名是很害人的东西,一旦沾身,后患无穷……

  “这些观点,放到现在也不过时啊?”王守琨说,第一次想把老师杂文集结成集出版,是在1994年,他们二三十名同学一同倡议,结果被不好名利的老师给否了;2008年老师去世,留下师母没有收入来源,就想通过出书赚些钱,补贴师母生活所用。

  当时,王守琨出了1万元,一位企业家同学出了5万元;结果书出来之后,销售很差,几乎所有的书,都是赠出去的。不过王守琨并不死心,心想,书卖不出去,老师的思想、精神能宣传出去也行啊,也算是对社会的贡献了,就又个人掏了6万元,再次出版印刷。

  2013年,王守琨搞了一个唐乐群老师座谈会,参加者五六百人,都是老师生前的同事或者学生,赠送出去600本书。也就是在这次座谈会上,王守琨萌生了给老师拍纪录片的想法:“目的倒不是宣传他个人有多伟大,而是弘扬他这种助人为乐、淡泊名利的精神,这也是当今社会所需要的。”

  为拍纪录片,王守琨多方化缘,总共筹资30余万元,目前已拍摄完成,在山东电视台公共频道播出了;但他仍嫌影响力不够大,还要继续推广……(齐鲁财富网 龙飞)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