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平台红利期已过 映客跨界拓展现金贷新业务

直播平台红利期已过 映客映客拓展现金贷新业务。虽然现金贷业务很赚钱,但映客想涉足该业务并非易事。映客直播从事现金贷业务仍存在一定风险,比如作为没有金融基因的平台风控怎么做;映客此前通过平台积累的流量是不是真的有用也待验证。

  原标题:直播平台要转型?映客或推出现金贷业务

  直播平台映客或将推出一项“跨界”业务——现金贷。

  今日,《国际金融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映客将上线现金贷业务——红人贷”,相关工作正在筹备中。

  映客成立于2015年3月,作为国内直播平台第一梯队成员,映客去年估值达到70亿元。虽然估值很高,但昆仑万维(映客股东)财报显示,2015年映客总收入仅3048.36万元,净利润更是只有167.28万元。

  今年以来,映客身处的大环境进一步恶化。一方面,直播行业正面临监管加强的风险,另一方面,直播行业的红利期也已经过去。如此看来,映客拓展现金贷新业务也是在情理之中。

直播平台红利期已过 映客跨界拓展现金贷新业务

  2016年被称为中国的“网络直播元年”,国内的移动直播平台超过200家,其中拿到融资的公司在100家以上。“180天估值30亿元”、“直播用户达到3. 44 亿,市场规模高达 213 亿元”、“千万年薪主播”……新闻不断爆出。

  然而,从去年12月起,随着国家网信办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实施,对直播内容进行了严格把控,9个直播平台被关闭,3万账号被封禁,直播流量骤然进入了衰退。12月,直播平台的DAU仅仅为735万,环比骤降了17.2%。

  今年初开始,直播行业更是进入了残酷的淘汰赛阶段,已有爱闹直播、网聚直播、趣直播、微播、凸凸TV、等十余个平台停业或宣布关闭。在6月末,包括“映客”在内的20家手机表演平台也遭到文化部处罚。

  除了监管风险,同质化竞争、营收渠道狭窄等问题也导致直播行业处境艰难。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援引互联网分析人士柳华芳说法称:

  主播职业化逐渐遇上直播规范化,行业趋于规范,竞争也变得更加残酷。接下来比拼的是运营成本,直播成本主要是带宽成本,收入靠增值和广告,没有巨头支撑,很难熬到盈利临界点,同质化竞争太激烈,也加速了资本效率的衰减。

  行业整体遇冷的背景下,映客的日子也不好过。网红孵化公司创始人秦毅对上述媒体指出,互联网还是产品为王,映客的数据和流量不如以前,从产品体验上就能说明。其美颜效果和特效礼物都远不如后起之秀。

  猎豹智库2017一季度中国直播类APP排行榜显示,映客已经从第一名跌至第四名。在虎牙直播、YY直播和斗鱼之后。

  映客CEO奉佑生自己也曾表示,直播行业的红利期已经过了。对于映客而言,需要做的是沉淀。在沉淀期,映客将不断创新,进一步激发内生动力。

  目前来看,映客的“创新”很可能是涉足现金贷业务,这一领域正处于“暴利”时代。

  以现金贷行业龙头企业二三四五为例,该公司本月公布的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营收10.66亿元,以现金贷“2345贷款王”为主的金融业务贡献5.5亿元,同比增长高达1667%。

  二三四五于2014年8月与持牌金融机构联合推出“2345贷款王”业务,借款额度在500-5000元,借款期限为30天,手续费5%-6.2%,利息为0.06%-0.1%/天。其主要客户群体包括年轻蓝领阶层、应届毕业生和信用良好的城市白领等。上线三年来,现金贷业务成为公司利润收割机,其金融科技业务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达2.38亿元,同比爆增4469.09%。

  另一家开展现金贷业务的网贷平台——信而富,也靠现金贷业务“大赚”。信而富今年二季度财报显示,交易与服务费用毛收入总额从去年同期的1550万美元增长59%至2450万美元,这主要得益于现金消费类借款毛收入的增长。

  信而富二季度现金贷借款毛收入从去年同期的180万美元增长642%至1320万美元,在交易与服务费用毛收入总额中的占比从去年同期的12%上升至54%。

  虽然现金贷业务很赚钱,但映客想涉足该业务并非易事,上海某现金贷公司高管对《国际金融报》表示:

  映客直播从事现金贷业务仍存在一定风险,比如作为没有金融基因的平台风控怎么做;映客此前通过平台积累的流量是不是真的‘有用’也待验证。

责任编辑:潘清旺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