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研发高速列车 北京到上海20分钟最高时速4000公里

中国研发高速列车,北京到上海20分钟最高时速达到4000公里。而对于飞行列车的疑问,人们关注的最多的是安全性如何,人体能否承受,已经运营之后的票价问题。据技术负责人表示,安全是首要考虑的问题,根据人体承受能力,不会设置太高的加速度。

  原标题:最高时速4000公里!北京到武汉30分钟!中国飞行列车要来了!

  8月30日,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航科工”)副总经理刘石泉透露,中航科工已经开展了“高速飞行列车”的研究论证。最高时速可达4000公里!

  最高时速4000公里!这是什么概念?

  什么概念?

  与传统高铁相比,高速飞行列车运行速度提升了10倍.

  与现有民航客机相比,速度提升了5倍!最大速度可达到4000公里/小时。

  现在的高铁和民航客机,均被它“秒杀”。

  这一技术一旦实现,将彻底颠覆现有的交通方式。

  究竟有多快?

  北京距离武汉约1152公里。目前,坐高铁从北京到武汉,大约需要5个小时。如果坐上高速飞行列车,北京到武汉,只需30分钟。上午的会,当天早上出发就能赶上。

  同样,乘坐“飞车”,北京到天津只需要3分钟,北京到上海只需不到20分钟。

  在下班高峰堵车的时段,半个小时也许都挪动不了几里路,但是这段时间都足够把乘客从北京“传输”到武汉了。难怪有网友感叹:这哪里是高铁,这明明是传送门啊!

  小编注意到,中国的“高速飞行列车”是全世界第一个超音速地面运输系统的构想。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无需离开地面,就可以体验“腾云驾雾”的极限速度了。

中国研发高速列车 北京到上海20分钟最高时速4000公里

  中国速度领先世界

  “高速飞行列车”即将论证

  8月30日,在武汉召开的第三届中国(国际)商业航天高峰论坛上,航天科工副总经理刘石泉透露,中国即将开展“高速飞行列车”的研究论证。

  航天集团正联合国内有关优势单位,通过商业化、市场化模式,利用超导磁悬浮技术和真空管道,研制超音速的“近地飞行”的“超级高铁”。

  时速4000公里,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高速飞行列车是利用低真空环境和超声速外形减小空气阻力,通过磁悬浮减小摩擦阻力,实现超声速运行的运输系统。

  简单理解,就是磁悬浮把它悬浮起来,它贴着地面去飞行。

  目前,全球高铁最高时速为中国,中国“复兴号”刚将时速提到350公里,法国、日本高铁时速为320公里,民航飞机的时速一般为900公里。

  航天科工“三步走” ,打造中国新名片

  按航天科工“三步走”计划,高速飞行列车项目的落地将按照最大运行速度1000公里/小时、2000公里/小时、4000公里/小时三步走战略逐步实现:

  第一步通过1000公里/小时运输能力建设区域性城际飞行列车交通网。

  第二步通过2000公里/小时运输能力建设国家超级城市群飞行列车交通网。

  第三步通过4000公里/小时运输能力建设“一带一路”飞行列车交通网,最终形成一张继航天、高铁、核电之后的中国新名片。

  刘石泉说,未来,“高速飞行列车”将与“飞云、快云、行云、虹云、腾云”并列,形成“五云一车”的商业航天工程新格局。在上一届商业航天高峰论坛上,航天科工已对外发布重点施行飞云、快云、行云、虹云、腾云五大商业航天工程,“一车”成为该集团新增的版图。

  刘石泉还透露,航天科工已联合有关科研机构,开展空间新材料轨道舱及商业化应用、太空资源探索及开采利用的项目论证,与之匹配使用的大型、超大型运载火箭也已开始布局,届时有望为太空经济、太空产业提供基础性保障。

  “飞车”安全性如何?人体能否承受?

  对于网友普遍关心的安全问题,航天科工集团三院高速飞行列车项目技术负责人毛凯强调,安全是首要考虑的问题。

  “系统的安全取决于各分系统安全性的迭代,是我们设计和验证最关心的问题。”毛凯说,目前这是个新领域,没有现成的安全标准体系,会参照某些现行的标准,再结合实际情况制定一些新标准。

  如此之快的速度,人体能否承受得了?

  对此,毛凯解释称,人体之所以有感觉,其实是加速度带来感觉,像飞机在巡航飞行时大家是感觉不到的,只有在起飞降落的时候才能感觉到,就是这个道理。

  “‘飞车’在加速时将按照人体承受能力,加速度不会太高,一直加速到巡航速度(或最高速度),减速也是一样。”毛凯说。

  何时成为现实,运行成本如何?

  对于网友关心的何时能坐上“飞车”,航天科工方面目前尚没有给出明确答复。

  项目技术负责人:目前与实际投入还有一段距离

  毛凯透露,目前“高速飞行列车”工程项目已联合国内外20多家科研机构,成立了国内首个国际性高速飞行列车产业联盟,团队已拥有相关领域的200多项专利。

  不过他同时表示,尽管这个项目已开展相关研究论证,但与实际投入还有一段距离。

  毛凯说,项目落地还需要突破部分关键技术,比如超导磁悬浮技术的工程化。虽然我国在高温超导研究已有几十年的积累,但要真正实现“工程化”,还需要再迈一个台阶。此外,真空管道的研制和打造,也面临着诸如“超长距离”工艺技术的瓶颈。

  “票价”问题

  而对于高速飞行列车未来“票价”的问题,毛凯谈到,“成本是变化的,随着产业规模越大、技术越成熟,成本肯定越低。”

  “使用成本是相对的”,毛凯说,在相同的时间内走的远,如果票价一样,那就是便宜。

  据介绍,高速飞行列车具有不受天气条件影响、不消耗化石能源、可与城市地铁无缝接驳等诸多优点。

  “超级高铁”一直是全球航天研究热点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超级高铁”是目前全球商业航天研究热点之一。

  在航天科工之前,已有美国的HTT、Hyperloop One等企业提出超高速的低空飞行列车计划。

  其中,Hyperloop One因其创始人埃隆·马斯克为广大中国人所熟知。埃隆·马斯克同时新能源汽车特斯拉和发射可回收火箭的 Space X公司的创始人。Space X 的成功让人对Hyperloop One期待颇多。

  据此前的报道,马斯克的Hyperloop One运用的同是超音速的磁悬浮技术,和航天科工探索的方向一致,但Hyperloop One的最高时速只有1200公里。

  特斯拉创始人构想“超级管道”

  今年7月20日,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在推特上宣布,他的“超级管道”高速铁路计划已经得到纽约和华盛顿政府官员的“口头批准”。“超级管道”一旦建成,从纽约到华盛顿只需要29分钟。

  不同于其他高速铁路,马斯克宏伟计划中的“超级管道”可谓名副其实,乘客将坐在豆荚状的列车中,在真空管道里被快速运往目的地。

  马斯克表示,地面上的高速铁路面临着空气阻力这个“天敌”。当你速度越快,空气阻力就越大。但是如果在两点之间创造一个密闭的管箱,就可以实现非常高的速度。马斯克还计划通过悬浮运输的方式,安装悬浮式的推进系统。

  在马斯克规划的蓝图中,他的公司将在纽约、费城、华盛顿、巴尔第摩等城市之间建立地下隧道系统,互相链接,“超级管道”将在地下的真空管道中运行。不过纽约市官员后来出面否认了给予马斯克的地下隧道工程“口头批准”的说法。

  根据每日邮报报道,“超级管道”一旦建成,在技术上能达到1200公里的时速。但考虑到运营安全和乘客的舒适度问题,“超级管道”在实际运营中时速被设定在700公里的水平。

  美国当地时间5月11日,美国创业公司Hyperloop One的超级高铁推进系统首次户外测试成功,3米长的实验“滑车”在铺设好的轨道上运行了2秒钟,最终速度达到400英里每小时后(约1合640公里/小时),撞击到91米外的沙堆减速停车。

  航天科工的入场,能让中国在“超级高铁”这一环节抢得先机吗?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王静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