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行业监管趋严 超七成P2P平台停业转型多为良性退出

截止今年8月24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已经发布一周年,相关部门对网贷行业开启了严格监管模式。整改的这一年以来,全国共有882家平台退出了网贷行业。收益率持续下降,P2P行业回归理性,超过七成的平台属良性退出。

  原标题:湖南50家P2P平台一年退出近50% 仅3家上存管

  此前数年野蛮生长的网贷行业,在监管机构的规范约束下,正在经历一轮优胜劣汰的阵痛期。

  2016年8月24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简称《暂行办法》)发布,被称为网贷行业的基本法,相关部门对网贷行业开启了严格监管模式。

  到今年8月24日,监管满年。网贷之家发布的研报数据显示,这一年里,湖南地区的50家网贷平台,共有24家平台退出了网贷行业,其中大多数平台是停业和转型的良性退出。业内人士表示,网贷行业的洗牌还在继续,未来还会有一大批的平台退出市场。

网贷行业监管趋严 超七成P2P平台停业转型多为良性退出

  【现象】

  网贷行业洗牌加剧,湖南近半平台离场

  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等多部委联合发布《暂行办法》,为网贷平台划出了“十三条红线”,包括禁止自融或变相自融、禁止归集出借人的资金、禁止直接或变相承诺保本保息、禁止项目期限拆分、禁止自行发售或代销理财产品等。

  同时,《暂行办法》要求设有风险提示、信息披露专栏,对个人、企业分别设定借款金额上限,并要求平台上线银行存管,申请系统安全认证,电信业务许可证等,其中银行存管最受业内关注。

  《暂行办法》发布后,网贷平台按照监管要求,走上了加速整改合规的道路,也有不少平台自知无法符合最新监管要求,选择退出。

  网贷之家发布的数据显示,整改的这一年以来,全国共有882家平台退出了网贷行业,具体到湖南地区,去年8月份正常运营的50家平台,目前仅剩26家,近半数平台惨遭淘汰出局。

  或停业或转型,良性退出成为主流

  记者注意到,全国882家退出了网贷行业的平台里,恶性退出的问题平台有225家,良性退出的停业和转型平台有657家。也就是说,超过七成的平台属良性退出。

  湖南地区的情况也是如此,良性退出成为主流。退出的24家网贷平台里,只有3家平台恶性跑路,其余的21家平台或是经营不善被迫停业,或是退出转型经营其它业务,或是主动退出了激烈的竞争停业。

  在91金融创始人许泽玮看来,大量网贷平台退出市场,一方面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行动持续推进,让一批网贷平台因不符合市场要求而被淘汰;另一方面,各项政策的出台加大了网贷平台的合规成本,进一步压缩了其盈利空间,最终迫使不少平台主动退出。

  同时,激烈的行业竞争让小平台受到挤压,不得不被迫转型或倒闭。此外,现有业务与监管相冲突的平台,比如一些以大额标的为主营业务的平台,不符合限额规定,也只能黯然离场。

  “更多平台在退出时不再一跑了之,而是选择留下来负责清算,这是一个好现象。这一现象的出现与监管力度的加强不无关系。在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中,各级政府都对辖区内的网贷平台做了摸底排查,建立了‘一户一档’,部分地区还要求平台定期报送相关报告,监管部门可以及时掌握平台动态,让平台卷款跑路的可能性降低。”紫马财行CEO唐学庆表示,“平台良性退出,只是表现为态度良好、没有跑路而已,在后续的本息赔付问题上还要观其后效,如果不能全额赔付,投资人仍会面临损失。”

  【分析】

  出局平台多是民营系

  强背景平台更受关注

  基于网贷平台股东类型的不同,业内将平台分为了五大类,分别是风投系、国资系、上市公司系、银行系和民营系。

  记者发现湖南地区24家退出市场的网贷平台都是民营系平台,并且大多数平台的注册资本在数百万元到一千万元之间。

  “据不完全统计,我们发现,这一年里的停业及问题平台,约99%的平台属于民营系平台。”网贷之家研究员陈晓俊说,民营系平台由于没有雄厚的资本实力,在严厉的监管环境下更容易被淘汰出局。非民营系平台一般背景实力强大,更容易获得投资人的信赖。

  “从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占比上我们可以看出,派系平台占比整个正常运营平台数量的比例约为22%。”陈晓俊表示,一年前,风投系、国资系、上市公司系、银行系这四大派系平台占比正常运营的平台不足15%。而一年后,这个数字增长近7个百分点。

  【数据】

  收益率持续下降,网贷行业回归理性

  与运营平台数量同时减少的,还有网贷平台的收益率。

  网贷行业研究机构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网贷平台平均收益率为18.5%,2015年降至13.8%,2016年跌至10.6%,2017年7月的平均收益率为9.5%。

  许泽玮表示,此前很多网贷平台为跑马圈地往往通过高利率来吸引用户,而现在合规及防范金融风险成为行业关键词,金融消费者逐渐理性,单纯依靠高利率来吸引用户效果并不明显,加之互联网金融监管趋严导致平台成本增加,这些因素都推动了网贷收益率的持续下降。

  “网贷平台综合收益率下调,其实是网贷行业回归理性的表现。”许泽玮认为,网贷行业利率普降是大势所趋,未来会稳定在6%-9%之间。

  聚焦

  湖南目前仅三家平台上线银行存管

  《暂行办法》明确提出网贷平台要上线银行存管,因此,银行存管成为网贷平台迈向合规化的一大“生死劫”。记者了解到,目前,湖南地区不少正常运营的网贷平台都在发力银行存管。

  “《暂行办法》发布后,我们就开始与多家银行进行接洽。经过了一系列严格的审查,包括平台的合规性、项目风控、过往项目资金流向等,今年6月份终于与贵州银行达成了资金直接存管的战略合作,目前正在积极对接,预计9月下旬银行存管系统将正式上线。”湖南本土网贷平台余易贷总经理石教林介绍。

  记者了解到,目前湖南地区的26家网贷平台,仅有看看钱包、蜂投网、星火钱包3家平台上线了银行存管系统。看看钱包的存管银行是长沙银行,蜂投网的存管银行是广东华兴银行,星火钱包的存管银行则是徽商银行。另外,本土网贷平台余易贷、利聚网、58车贷、三分贷等多家平台都与银行达成了存管协议,但这些平台还没有与银行完成对接上线存管系统。

  “实现银行存管后,网贷平台将进入由银行管理资金、平台管理交易的模式,做到资金与交易的分离。平台无法直接接触资金,银行能掌握每一笔资金的流向,避免出现平台建立资金池以及用户资金被挪用的情况,增强用户投资资金的安全性。”看看钱包总经理王殷杰介绍,完成银行存管,第一年的费用大概是100万元,之后每年会根据平台的交易规模支付相关的服务费,很多网贷平台不能完成银行存管,并不是出不起这个钱,而是银行出于对风险的考虑,对平台规范性、风控体系等都要进行严格的审核,很多平台达不到要求。

  王殷杰也提醒,总体说来,能够完成银行存管的网贷平台,都是行业里一些比较优质的平台,但并不意味着投资者没有任何风险,银行只是对资金的流向进行监管,具体标的的盈亏还是平台负责,银行并不担责。

  整改

  倒计时7个月,网贷平台清理“大限”临近

  据了解,目前监管部门对不合规网贷平台的整改清理大限是2018年3月末,这也意味着,网贷平台必须要在接下来的7个月里全面实现要求,才能成为正规军,否则就得黯然退场。

  随着合规“大限”的日益临近,目前网贷行业的竞争也已进入了下半场。

  “而随着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的进一步推进,以及各项监管政策的继续出台,行业还会加速洗牌,呈现出强者恒强的马太效应,还会有很多平台加速退出市场。”许泽玮说。

  紫马财行CEO唐学庆也持同样观点,“伴随洗牌的深入,行业内平台的数量可能会进一步减少,留下一些规模较大、资质优异的平台。兼并重组事件可能会多起来,部分大型机构出于综合经营的布局需要,可能会乘机并购一些与其业务互补性较强的中小平台。”

责任编辑:姬京函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