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 美元弱势超出预期但不宜看空

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美元走弱,但当前不宜过于看空美元。人民币汇率的内部支撑正在增强,汇率预期趋稳,未来再现持续单边贬值的可能性较小。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望在保持总体稳定的基础上扩大双向波动,汇率弹性增强。

  原标题:美元内忧外患未了 专家:未来人民币汇率弹性料增强

  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美元走弱。如果美元继续走弱,人民币对美元仍有升值可能,但当前不宜过于看空美元。分析人士认为,美元“矫枉”的过程可能接近尾声,如果未来美元走势出现反复,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可能放缓,汇率波动可能加大。同时,人民币汇率的内部支撑正在增强,汇率预期趋稳,未来再现持续单边贬值的可能性较小。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望在保持总体稳定的基础上扩大双向波动,汇率弹性增强。

  人民币由贬转升

  8月4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收报6.7181元,当周升值248基点,为7月中旬以来连续第四周升值。人民币即期汇率在8月1日最高触及6.7154,创去年10月13日以来新高。

  时隔近10个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又回到6.70附近。6.70正是去年四季度人民币贬值行情的起点。去年四季度人民币累计贬值2795基点,幅度达4.19%,是2014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回调以来幅度最大的一个季度。不过,自从2016年末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触及6.9666的低点后,人民币的持续贬值便戛然而止。

  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的持续时间和幅度均为2014年来所罕见。截至8月4日,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今年以来累计升值2314基点,幅度达3.44%。

未来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 美元弱势超出预期但不宜看空

  美元盛极而衰

  今年以来,美元弱势超出预期。

  自1月3日盘中创出103.82的14年新高后,美元指数的走势便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前7个月中除2月之外,其他6个月美元指数都在下跌。8月2日,美元指数最低跌至92.54,创2016年5月4日以来新低。截至8月4日,今年以来美元指数累计下跌8.68%。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的强势在很大程度上缘自美元弱势。

  过去数年独领风骚的美元为何跌下神坛?分析人士认为,美元此前的一枝独秀充分反映了市场对美联储渐进收紧货币政策的预期,尤其是去年11月“特朗普交易”兴起时,特朗普政府实施减税、基建等政策推动美国经济增长与再通胀的乐观预期更趋强烈,美元指数由此创出十余年新高。但实际情况是,美国“按部就班”的经济增长及政策调整难以为美元升值提供额外助力,今年前两次美联储加息乃至“预告”缩表均未能扭转美元弱势。

  如果乐观预期无法兑现,则美元面临“预期差”的考验。今年以来,特朗普各项政策主张落地的进度低于预期,令美元饱受“预期差”困扰。同时,美国通胀持续低于预期,经济增长出现放缓迹象,促使投资者重新审视先前对美国基本面的判断。

  简而言之,今年美元的“增量”利好不足,周期性因素对美元上行的刺激趋弱,美国经济增长波动不时带来扰动,政治风波进一步增添了美元走势的不确定性。

  就外部因素而言,全球经济复苏渐成趋势,主要央行在政策取向上的分歧逐渐消弭,过去几年支撑强势美元的“经济及政策周期领先优势”这一核心因素发生变化,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欧元走强,打压美元指数。

  与美元相比,今年欧元的处境截然相反。法国大选后,欧洲政局趋稳定,经济则处在复苏的上半场,屡屡超预期,有关欧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的讨论方兴未艾,而市场 反映尚不充分。鉴于欧元在美元指数中所占比重,欧元的反弹令美元指数持续承压。况且,欧元只是非美货币之一。在全球经济复苏趋势下,美元汇率面临的“外 患”不少。

  人民币升值或放缓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美元继续走弱,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仍有升值的可能,但当前不宜过于看空美元。

  今年以来美元走弱一定程度上是对此前“过度升值”的“矫枉”。有迹象表明,“矫枉”可能接近尾声:一是市场已下调对美元经济增长及物价运行的预期,但美国 7月非农就业的强劲数据表明,美国经济增长势头稳固,通胀水平回升只是时间问题。二是市场对特朗普竞选承诺面临的“变现”难题已有理性认识,对新政的信心 几近“跌无可跌”。如果税改和基建领域能取得一定突破,不排除再现“特朗普交易”的可能性。三是市场已下调对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进程的预期,但美联储仍坚 持全年加息三次的计划,并且大概率将在9月宣布启动“缩表”计划。

  美元贬值的过程也是风险释放的过程。随着美元逐步调整到位,进一步下行的风险也在下降。欧元升值的过程则是消化利好的过程,但这些利好有太多预期的成分,同样存在证实和证伪的不确定性,未来欧元升值可能不会一帆风顺。

  鉴于美元指数已跌至2015年以来的低位,对当前美元走势不能简单地做“线性外推”,需关注美元是否会反弹。当然,在全球经济复苏的背景下,美元很难重现过去几年一枝独秀的表现。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未来美元走向出现反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波动的可能性将加大,尤其是双向波动的弹性可能增强。美元继续贬值的风险下降,则人民币对美元升值的步伐可能有所放缓,但再现趋势性贬值的可能性也很低。

  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企稳并升值并非只有美元走弱这个外因。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经济呈现稳中向好的态势,工业品通缩局面得到扭转,微观企业效益持 续好转。去年3月以来,工业企业利润连续14个月保持增长,最近几个月增速进一步加快。伴随宏观经济和微观企业效益的积极变化,人民币资产的回报预期逐步 改善,对其估值构成有力支撑,资金流出压力随之下降,外汇储备、外汇占款及银行结售汇数据均提供了佐证。从估值比较角度来看,当前人民币资产性价比较高, 在国内金融市场 逐步扩大开放的过程中,未来吸引资金流入的潜力很大,也将给人民币汇率构成一定支撑。

  分析人士预计,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将在保持总体稳定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双向波动,增强汇率弹性,更好地反映市场供求关系。

责任编辑:潘清旺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贷款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