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系资金困局最新消息 华策影视等17家A股公司卷入

澎湃新闻截至7月28日的不完全统计显示,近一年多时间,至少有17家A股上市跟乐视系公司产生业务往来,其中大部分公司还对乐视形成了金额不等的应收账款。其中,最大的一笔是华策影视的3.68亿元。部分上市公司还针对乐视系的应收账款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比如电

  原标题:17家A股公司卷入乐视危机:1家起诉 2家要回2.7亿

  乐视系资金链困局短期内难解,不少A股公司也已卷入了这场旋涡,但它们的反应并没有银行、私募来得激烈。

  澎湃新闻截至7月28日的不完全统计显示,近一年多时间,至少有17家A股上市跟乐视系公司产生业务往来,其中大部分公司还对乐视形成了金额不等的应收账款。其中,最大的一笔是华策影视(300133.SZ)的3.68亿元。部分上市公司还针对乐视系的应收账款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比如电广传媒(000917.SZ)。

  还有不少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也受到乐视系资金链危机冲击。其中,银禧科技(300221.SZ)收购的手机零部件制造商兴科电子,就因为第一大客户乐视的危机,面临营收大幅下滑的风险。而韦尔股份(603501)虽然对乐视也有六千多万元的应收账款,但幸运的是,这家公司最终还是顺利通过了IPO。
 

乐视系资金困局最新消息 华策影视等17家A股公司卷入

  从上市公司公布的数据来看,乐视在今年年初还在正常还账。毅昌股份(002420.SZ)在今年1、2月份,就从乐视回笼了全部2.24亿元的应收账款。中科曙光(603019.SH)也分别在1月、3月,从乐视回收了全部金额为4514.64万元的应收账款。

  而且,相比银行、私募等频频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大部分上市公司和乐视的关系似乎还没那么僵。

  17家A股上市公司中,和乐视对簿公堂的,目前还只有明家联合(300242),这家公司被乐视系公司拖欠了六千多万元广告款。

  不止于此,科华恒盛(002335.SZ)等6家上市公司还直言,至今仍和乐视有正常业务往来,并称相关款项影响不大。

  有分析认为,乐视系业务链条庞大,引爆资金链危机的主要是乐视手机业务,乐视影业、乐视网等多是因参与担保受到牵连,本身仍在继续运营,乐视云等板块受影响相对较小。

  华策影视“友好协商”

  “本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对西藏乐视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西藏乐视”)的应收账款余额约为3.68亿元。”7月26日晚间,华策影视发布的2017年半年报中,披露了其与乐视之间的欠款情况。

  这笔欠款占华策影视应收账款总额的10.88%。

  按华策影视的解释,3.68亿元的欠款中,因未播出剧目形成的应收账款金额为1.32亿元,因已播出剧目形成的应收账款金额为2.36亿元。加上后续合同的解除,和合作项目收益的冲抵,华策影视表示,如果这些方案得到全部实施,则公司对西藏乐视应收款余额预计不超过1.72亿元,扣除应对其他投资方的分成部分,归属于公司的金额预计不超过8000万元。

  “目前,相关方就具体细节尚在友好协商中,预计有望在三季度达成协议。公司对西藏乐视的上述应收账款情况预计不会对公司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华策影视表示。

  乐视网旗下公司对华策影视的这笔欠款,可能也是乐视网拖欠的最大一笔版权费用。

  根据乐视网的2016年年报,该公司应付货款共计54.21亿元,其中应付版权款12.54亿元。

  明家联合起诉,电广传媒全额计提坏账

  相比华策影视,明家联合(300242)就没那么好“商量”了。

  今年6月6日,明家联合在发布公告称,2015年2016年期间,4家乐视系公司乐视网、乐视体育、乐视控股、乐视电子商务,先后与明家联合控股子公司北京金源互动科技有限公司及控股孙公司北京金源互动广告有限公司签订广告合同,然而至今却拖欠两家合计6290.89万元的广告款,并多次协商无果。为此,明家联合已经将乐视告上法庭。

  而电广传媒(000917.SZ)则干脆“认栽”,在其2016年半年报中,乐视网(天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位列应收账款第四名,金额为2200万元,当时,电广传媒就已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在2016年年报的应收账款名单中,已没有乐视的身影。

  慈文传媒(002343.SZ)也在互动平台上回复投资者询问时表示“对公司影响不大”。财报显示,2016年上半年公司对乐视网有高达9270万元的应收账款,不过在2016年年报中,乐视网已经不在公司应收账款前五名的名单中。

  银禧科技子公司面临转型,新英体育收到等额保证金

  受到乐视系资金链危机波及的,还有乐视供应链上的相关公司。

  今年3月,银禧科技(300221.SZ)收购的兴科电子,就是乐视手机金属外观件的主要供应商。截至2016年9月30日,乐视移动以3亿元高居兴科应收账款名单第一位,占比高达75.69%。

  2016年1-9月,兴科电子针对乐视的销售收入已经高达11.94亿元,占比高达91.94%。按此计算,乐视手机停摆,对兴科电子的打击将是毁灭性的。

  截至2016年10月12日,乐视与兴科电子还有正在执行的订单金额1.87亿元,并且仍有1亿元的订单尚未执行。

  “这笔1.87亿的订单最终没有生产。如果下一步应收账款没有问题,可以继续合作。但后期的应收账款有问题,我们也不敢做,会慎重考虑。但我们也为乐视储备一些新产品,以前是有新产品储备计划的。”7月28日,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银禧科技董秘办一位负责人表示,2017年已经没有再做乐视手机新的业务。

  “以前大客户占比很高,从去年第四季度以来,我们就在开发新的客户。使大小客户占比更为均衡。以前主要做外壳、中框这些业务,现在也在做电子这块,做cnc的加工,像笔记本电脑我们也有在尝试。”这位负责人表示,目前兴科电子正进行两方面的转型,“(兴科电子)2016年业绩超额完成,2017年的现在还不确定。”

  虽然兴科电子2016年已实现扣非净利润2.8亿元,超额完成业绩承诺指标,但在乐视目前的状况下,公司能否完成2017年2.4亿元的业绩承诺则是个未知数。

  同样受波及的还有当代明诚(600136.SH)。

  7月12日,当代明诚发布重大资产购买公告,公司打算以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新英开曼100%股权,这家公司的主要资产就是其子公司新英体育的赛事版权和整合运营业务。

  截至2017年5月31日,标的资产应收账款约为1.89亿元人民币,其中新英体育对客户乐视体育的应收账款就高达为2470万美元(约1.7亿元人民币),占据九成以上。

  虽然新英体育和乐视体育已经达成初步方案,并已收到等值人民币保证金,但深交所仍然要求说明该笔保证金是否可靠、可执行以及是否存在回收风险。

  硕贝德入股乐视致新搁浅?

  除了当代明诚外,作为乐视手机供应商的硕贝德(300322.SZ)也陷入两难境地。2016年年报显示,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位列公司应收账款名单第二位,金额为2719万元,并已计提坏账准备251.62万元。

  除此之外,硕贝德董事长还曾在今年2月22日批准,以1782.29万元的自有资金认购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新增注册资本16.0769万元,占乐视致新注册资本的0.0502%。

  不过,硕贝德的披露显示,截至4月24日,上述协议仍在签署中。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发现,在乐视致新的股东名单中,并没有硕贝德的身影。

  “具体情况我们会在8月份的半年报中进行详细披露。”7月27日,硕贝德证券事务代表表示。

  两家公司“涉险”上市

  也有幸运者,比如韦尔股份(603501)。

  虽然涉及乐视高达6508万元的欠款,但上海韦尔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韦尔股份”)最终还是顺利登陆了资本市场。

  上海韦尔发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9月27日,乐视移动采购半导体元器件的应付货款出现逾期,经双方对账确认共计967.58万美元(约6508万元)。

  “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乐视移动已支付款项及确保可供支付且即将支付的款项占全部逾期款项的85.53%,剩余140万美元逾期应收账款将按《民事调解书》的约定进行偿还。若公司该部分应收账款无法全额收回,将可能对公司短期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韦尔股份在2017年4月份披露的招股说明书中表示。

  虽然乐视移动目前最终支付了多少欠款,公司并未进一步披露,不过幸运的是,乐视移动的该笔欠款并未给韦尔股份(603501.SH)的上市构成实质性的障碍,2017年5月4日,韦尔股份成功上市。

  此前同样受到乐视风波波及的麦格米特(002851.SZ),也幸运地在2017年3月16日成功登陆中小企业板。

  麦格米特的招股书显示,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是公司的主要客户之一。截至2016年12月31日,麦格米特对乐视致新的应收账款为2396.78万元,占应收账款总额的7.27%,2016年对乐视致新的销售收入为5840.22万元,占总营收的5.06%。

  “我们与乐视有持续合作,应收款基本正常。”7月11日,有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易上向麦格米特询问应收账款情况,麦格米特方面如此回应,但并未透露欠款回收的具体金额。

  作为乐视手机触控模组供应商的信利光电股份有限公司是否能冲关,还是未知数。该公司对乐视的应收账款数额高达数亿元。

  毅昌股份、中科曙光年初从乐视拿到了所有应收账款

  也有成功要回欠款的“债主”。

  毅昌股份(002420.SZ)2016年年报显示,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位列公司应收账款第一名,以2.24亿元的金额占应收账款总额的17.1%,毅昌股份已计提坏账准备金额224.01万元。

  虽然涉及金额高达2亿多,不过毅昌股份还是顺利地要回了这笔钱。其中于2017年1月回款1.94亿元,剩余的3002万元于2017年2月全部回款完毕,没有发生坏账损失。

  毫发无伤地从乐视危机中全身而退的,还有中科曙光(603019.SH)。

  2016年年报显示,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位列中科曙光第五大应收账款方,金额为4514.64万元,占总应收账款的3.18%。

  公告显示,其中3289.58万元已于2017年1月收回,余下的1225.05万元也于2017年3月收回。

  科华恒盛称跟乐视“合作进展良好”

  还有的公司,则继续与乐视保持正常的生意往来。

  “乐视网与天地祥云的业务为数据中心租赁业务,也就是乐视将其服务器放至天地祥云的数据中心。目前,双方合作进展良好,回款状况和账期处于合理范围内。”7月24日,在互动平台上,科华恒盛(002335.SZ)在回复投资者询问公司与乐视之间的业务状况时,给予了肯定答复,有服务器在手的科华恒盛显得底气十足,“从财产保全方面考虑,其托管的服务器价值也足以应付欠费可能带来的风险。”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发现,光环新网(300383.SZ)、华数传媒(000156.SZ)、顺络电子(002138.SZ)、普路通(002769.SZ)、欧菲光(002456.SZ)5家上市公司,在7月份回复投资者询问时均表示与乐视仍有业务往来,不过也都表示对公司影响不大。

  “有欠款,但具体数额不是很多。欠款回追进度不清楚。”欧菲光董秘办人员表示。

  而普路通董秘办人员则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有欠款,影响不大,具体金额不方便说,正在谈判看以某种方式能够解决。”

责任编辑:张保健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