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部鼓励企业走出去 无人机出口量增幅大

在7月31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商务部指出,正在贸易国际市场布局、国内区域布局、外贸商品结构、经营主体结构、贸易方式等领域推动贸易结构的“五个优化”。商务部还表示,中国政府鼓励有实力、有条件的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政策没有变。

  原标题:商务部:鼓励企业“走出去”政策未变 遏制房地产等行业非理性投资

  中国外贸在今年上半年实现了19.6%的高速增长,创下了2011年下半年以来的半年度最高增速。

  在7月31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商务部指出,正在贸易国际市场布局、国内区域布局、外贸商品结构、经营主体结构、贸易方式等领域推动贸易结构的“五个优化”。

  上半年已经显现出了这种优化升级的效果:对“一带一路”等新兴市场的贸易增长迅速;中西部地区正在外贸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高技术高附加值产品进出口增速亮眼;跨境电商、市场采购等新的贸易方式和外贸新业态也实现了迅猛增长。

  商务部还表示,中国政府鼓励有实力、有条件的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政策没有变。特别是对“一带一路”,对国际产能合作,对有利于国内产业结构升级,包括东中西产业梯度发展的对外投资,中国仍将持续给予鼓励。同时,房地产、酒店、体育、娱乐等行业的对外非理性投资将得到遏制,从而进一步引导企业对实体经济的投资。

\

  无人机出口增长近一倍

  从国际市场布局来看,中国更强调提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等新兴市场在全国外贸中的比重。据钱克明介绍,上半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进出口增长比较快,其中对东盟、印度、俄罗斯进出口分别增长了21.9%、30.4%和33.1%。

  海关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增长23.4%,同期中国与非洲国家进出口增长28.3%。

  “在一带一路等新兴国家,中国的产业结构可以和他们形成互补,而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能力正好契合了其基建需求,因此后者将成为中国国际市场开拓的重点。”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指出。

  不同运输工具的货运量也反映出这种市场结构的变化:前五月中国外贸铁路、公路运输量增长迅速,都高达20%以上:公路运输主要是与周边国家,铁路大多跟“一带一路”国家、欧亚大陆桥沿线国家有关,这两个区域的贸易增长良好。

  从国内区域布局来看,中部地区对外贸易增长26.8%,西部地区增长25.7%,东部地区增长18.5%,中西部地区对外贸易增长快于东部地区。

  白明指出,国内区域布局的优化主要是在巩固东部沿海地区外贸的同时,更加发挥中西部地区在全国外贸中的作用。

  他认为,中西部地区一方面土地、人力等要素成本仍具备比较优势,其基础设施等条件也更为完善,能够承接相应的产业转移;另一方面,也是中国最新开放的方向要求,在“一带一路”等面向西部的开放中,中西部地区会成为开放的前沿。

  从产品结构来看,机电产品的出口增长要快于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增长。中高端制造业对经济的支撑力正在不断提升,部分高附加值机电产品和装备制造产品出口一直保持良好态势。比如,上半年汽车出口增长32.5%,船舶增长25.1%,无人机增长93.4%。

  同时,外贸新业态迅猛增长,跨境电商零售进出口增速高达66.7%,市场采购贸易出口增长27.8%。

  白明表示,中国正在大力推动市场采购、综合服务平台、跨境电商等外贸新业态的发展。

  “市场采购相当于国际贸易的零售化,简化了中小外贸商的报关等流程。综合服务平台主要是针对中小企业,在一个平台上打包解决企业面临的物流、保险、通关等一系列问题的服务提供商。”他表示,跨境电商则打破了中国外贸在微笑曲线中的劣势地位,而中国的电子商务市场也在国际上初步建立了竞争优势。

  地产文化体育娱乐海外投资大幅下降

  上半年我国对外经济的一大特点就是外贸回暖和跨境投资的回落并存。

  钱克明表示,上半年的对外投资更趋理性。对外直接投资3311亿元,下降了42.9%,非理性对外投资得到有效遏制。

  不过,从对外投资的国别看,我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下降比较少,相对于对外投资40%以上的下降幅度,“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仅下降了3.6%。

  同时,企业也更加重视实体投资,对境外制造业投资降幅要小于对房地产、文化体育娱乐产业的投资。

  根据商务部的数据,今年上半年,中国房地产业对外投资同比大降超过82%,只占同期中国对外投资总额的2%;此外,文化、体育和娱乐业等海外投资也大幅下降了82.5%,占同期对外投资总额的1%。

  钱克明表示,投资数据下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多部委出台了一些调控措施,特别是加强了对外投资的真实性和合规性审核,引导企业投向实体经济,尽量减少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的投资。

  “我们将会同有关部门,做好对外投资风险的防范工作,确保对外投资健康规范有序发展,特别是我刚才提到的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的对外投资,我们建议相关企业还是要审慎决策,防范风险。”他说。

  隆国强也指出,当前中国的资本项目还没有实现完全可兑换,所以政府对跨境投资进行适当的管理和规范引导是十分必要的。从宏观上看,任何一个国家都要避免跨境资本流动的“大进大出”。

  白明表示,对外投资本身面临着对外部经营环境“水土不服”、对被并购对象负担评估不足,国外安全审查收紧等风险,而部分企业在海外投资过程中的不规范操作行为更是增加了金融的风险。

  这些行为可能包括虚假投资、转移资产等不规范现象。不仅如此,很多企业还都通过国内的高杠杆进行收购,将风险留在了国内的金融机构。

  钱克明强调,中国政府鼓励有实力、有条件的中国企业“走出去”,这个政策没有变,也不会变。企业“走出去”,对于符合国内法律法规、国际通行规则,开展真实、合规的对外投资是鼓励的。

  “特别是对‘一带一路’,对国际产能合作,对有利于国内产业结构升级,包括东中西产业梯度发展的对外投资,我们都是鼓励的。”他说。

  隆国强认为,过去十年是中国对外投资增长最快的十年,规模从2008年的28.5亿美元,一路攀升至2016年的1701亿美元,其背后是中国经济发展到了一个需要整合全球资源和市场的新阶段。

  “所以尽管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规范管理措施,但中国政府支持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政策方向不会变,中国作为一个对外投资大国的地位是不会变的。”

责任编辑:姬京函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