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加油站争夺战 93号汽油价格曾创全国最大降幅

一升汽油促销降2块多,利润空间被压缩殆尽,背后是稀缺资源的争夺。全国“油战”看山东,山东“油战”看济南,济南“油战”看商河。从今年5月份起,济南“油战”已经持续了近2个月了。商河的中石化一加油站,93号汽油直降2.3元/升,创下国内促销最大降幅。

  “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还是该勇敢留下来……”7月28日,窗外传来郭富城这纠结与彷徨的歌声时,商河县城的民营加油站老板彭军(化名)正坐在办公室里一筹莫展。他的心情一如歌里唱的,是继续坚持在这场已持续了近两个月的价格战里还是退出走人,这是个痛苦而艰难的抉择。
济南加油站争夺

  行业内笑言,全国“油战”看山东,山东“油战”看济南,济南“油战”看商河。而彭军祖孙三代创下的这个加油站基业正好处在了这场风暴的最核心。周边三家中石化加油站,轮番次第降价,幅度动辄每升两块钱以上,中间巨大的利差被消耗殆尽,彭军不知道他薄薄的家底儿还能坚持多久……

  被“围剿”的民营加油站

  降价比拼曾创全国最大降幅

  从今年5月份到现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油战”已经持续了近两个月了。济南市商河县也在这场“油战”里业界闻名——就在前段时间,这里中石化一加油站,93号汽油直降2.3元/升,创下国内促销最大降幅。行业内因此笑言,全国“油战”看山东,山东“油战”看济南,济南“油战”看商河。

  山东是全国地炼企业最为集中的地区,炼油能力接近2亿吨,占全国总炼油能力的比例超过四分之一,全国“油战”看山东并不虚言。5月至今,济南市区“两桶油”每升降六毛、八毛,是稀松平常的事儿,民营加油站降一块钱,更是随处可见,也可谓引领了山东的“油战”。但彭军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所在的商河县城怎么会成了“油战”的核心,而他的民营加油站则看似处在了风暴的最核心位置。

  彭军是曾跟附近中石化加油站硬碰硬过的。上述中石化加油站直降2.3元/升,创下全国最大降幅之时,彭军的加油站每升直降过2.5元,92号汽油卖3.88元/升,这已是一个亏损的卖价。时至今日,彭军赔不起了,也就不再跟了,他的92号汽油现在只降不到两块钱,降幅比中石化小了,算是保本经营,但销量也基本没了。

  “5月底6月初的时候,92号汽油的确降了两块三,不过这是经山东省公司决定批准的。”位于商河县许商街道的中石化加油站负责人证实了其曾创下的最大降幅。目前,该促销降幅已经停止。不过北侧不远

  宏业集团附近的中石化加油站依然直降2元,南边商河二中附近的中石化加油站直降1.5元。

  “这是典型的重点清除。”彭军说,中石化三个加油站轮番次第降价,作为附近的民营加油站,就得跟着降,幅度还得更大,不然就没生意。“以一敌三,哪能受得了?”以彭军每升直降2.5元时的进价计算,

  5200元/吨左右,最高零售价7880元/吨,看似卖一吨得有2680元的利润,但每升降价2.5元之后,就相当于一吨降3500元,卖一吨就得赔800多元。照此计算,中石化的最大降幅也是赔钱状态,

  一吨得赔四五百元。“当然,如果中石化把自家炼厂利润也算进去,证明不亏损,那就另当别论了。”这一结论也得到很多民营加油站认可。

  彭军说,他现在就是在用家底打一场保卫战,比拼的就是耐力,看谁能撑到最后。期间,多有资方背景的人上门来找过彭军,他们劝他退出,把加油站租给他们经营,但都被拒绝了。

  一个加油站就是一台印钞机

  莆田系活跃在收购潮头

  尽管彭军等为代表的民营加油站老板仍在坚持,甚至表态坚决不会卖掉或租出加油站,但在现实中,很多加油站已然被资本“收割”。

  在济南主要从事承包加油站建设改造工程的宁强即透露,“靠做民营医院起家出名的莆田系,靠着其雄厚的资金实力,近几年到处收购或者租赁民营加油站,出价很高,有时候连‘两桶油’都不是竞争对手。”

  此语并非妄言,比如中胜石油,隶属于北京立根集团,其创始人便是莆田人,2014年在济南设立山东分公司,大量租赁、收购民营加油站统一运营,目前仅在济南就已有10家加油站,山东有24家。此中扩展速度相比较于济南本土油企中惠泽可谓“飞速”——中惠泽经过14年运营,目前拥有6处加油站、3处加气站。

  “现在价格战很激烈,利润率降低了,前些年可不是这样,‘两桶油’很少有促销,民营加油站即使有促销,也很小,每升降两三毛钱就不错了。”中胜石油山东分公司运营负责人阮先生说,当年一座位置比较好的加油站,可以说就是一台印钞机,一年流水上亿元,净利润可达几百万元,很轻松。

  公开数字显示,2014年以来,国际油价开始出现断崖式下跌,从140美元一桶降至目前的约50美元一桶,一度还曾下探至30美元一桶,不断下降的国际油价,与发改委所规定的国内成品油最高限价之间形成了巨大利差,加之促销很少,加油站获利颇丰,卖一吨油赚两三千元是常态。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炼油业利润增幅最高,达到了120%,利润总额为1703.6亿元,创历史新纪录。

  阮先生表示,中胜石油来山东开拓市场,首先因为这里竞争激烈,有1万多座加油站,占全国10%以上,全国最多;济南有700多座,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北京这么大的城市才1000多座。此前,由于利润空间还不错,很多加油站并不愿意卖,因此价格很高,好地段的加油站,转让费过亿元很正常。

  “买不到,我们就租,济南这10个,全是租的,好地段的,一年租金两三百万很正常,差一点的,也得三五十万。”阮先生说,租过来之后,他们不仅卖油,还装修扩建,提供增值服务,比如洗车修车等。公开数字显示,莆田系控制着全国40%以上的民营加油站,福建、广东等省份,控制比例更高。

  争夺战背后的资本角逐

  谁能挺过去,谁就能迎接春天

  事实上,在济南收购、租赁加油站的远不止莆田系、“两桶油”,还有中海油、壳牌、地炼厂家等。“我们都有收购、租赁任务,如果完不成,就会被扣奖金。”在壳牌工作的一开拓人员说,外企如SK、LG、烁眸石油株式会社、佳施加德士等外企,也均相继通过并购、新建等方式进入山东市场,开拓压力很大。

  在济南市区西南部经营民营加油站的陆华,近几年则经常被地炼企业邀请去参加项目说明会:“京博石化、汇丰石化参加最多,他们想凭借其油源优势,扩大终端市场占有量,一旦加油站数量达到一定程度,就不用再看‘两桶油’脸色过日子了;他们要求我们民营加油站加盟他们,用统一的牌子、统一的管理模式、统一的油源。”

  过去,山东地炼企业由于没有加油站的渠道终端,的确吃过很多亏,近几年他们也加大了对加油站的租赁和收购量。其中京博在滨州周边约有40多家加油站,万通石化规模更大,早已超过100座。今年,金盾石化对GS加德士中国9座加油站的收购已全面完成;湖南和顺石油日前发布招股说明书也称,IPO拟募集资金约12.65亿元,其中6.93亿元计划用于收购加油站储备金项目。

  “大家心里都明白,得终端者得天下,现在的情况‘时不我待’,毕竟,地炼占有的加油站数量,还是相对较少。”卓创资讯分析师路慧说,山东总共一万多座加油站,地炼才占10%,“两桶油”5000多座,剩下的就是民营和中海油、壳牌,只有占有更多加油站,未来才能有话语权。

  其实,加油站的争夺之所以如此白热化,更因为其已是一种稀缺资源。山东早从2005年就发布规划,要求加油站实行总量控制,年均增长不超过2%,各市年均增长不超过3%,这意味着,除了新建开发区能建个别加油站外,其他地区审批加油站已经很难了,资本要想大规模扩大数量,只能靠收购或租赁存量加油站。2016年,山东开展专项整治,甚至暂停审批新上加油站,导致存量争夺更加激烈。

  “别看我的加油站因为价格战,经营得一般,但咱有手续啊,是政府批准的正规站,所以很多人都觊觎着。”彭军说,他相信,谁能挺过这场“油战”,谁就能迎接春天。毕竟价格战的目的就是为了未来控制市场,再卖高价。(首席记者刘彪)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