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经济 > 公司 > 正文

广铁集团涉嫌侵占广深铁路土地资产 并向其注入不良资产

  广铁集团被曝涉嫌侵占广深铁路土地资产。

  广铁集团被曝涉嫌侵占广深铁路土地资产,并向其注入不良资产

  5月31日,广深铁路的股价徘徊在4.3元左右,最近一个月来,其股价出现持续下跌,跌幅超越同期上证综指。

  对于广深铁路股价的低迷表现,一位知情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爆料称,除了大盘不好外,这或许是大股东随意调节上市公司的收入和利润,注入亏损资产“劫富济贫”所致。

  该爆料人称,上市公司广深铁路的控股股东广铁集团“无视中小股东利益,侵占上市公司资源,注入不良资产,违背上市承诺。”

  广深铁路,全名广深铁路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为广州铁路(集团)公司(下称“广铁集团”),实际控制人为中国铁路总公司(广铁集团为其全资子公司)。广铁集团持有广深铁路37.12%的股份。

  据上述人士爆料,广铁集团涉嫌占用广深铁路土地资源、向广深铁路注入不良资产等问题,广深铁路则涉嫌资产收购程序违规。

  1312万平方米土地被谁占用?

  根据广深铁路董秘办提供的资料,2016年5月,广深段铁路所占用的约1312万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为上市公司所有。

  但在广深铁路的年报中,如此庞大的土地资产却基本没有披露信息。

  在年报中,广深铁路对这上千万平米的土地房屋披露不详,没有土地房屋租金收入,没有任何收益,并且将其计入固定资产中,每年进行折旧,土地账面价值不断减少,而据相关人士介绍,该土地是广州较为繁华的地段,房地产价格不断翻新。

  在港股同类上市公司的年报中,土地及物业资产信息披露则颇为详实。

港铁公司年报中,土地披露详实。

  对此,《国际金融报》记者以投资者的身份致电广深铁路董秘郭向东,他表示,广深铁路的土地原为国家划拨给铁路,后被广铁集团作价入股,成为上市公司的资产。因其为国有划拨土地,监管部门有出台支持铁路建设实施土地综合开发的意见,但未出操作细则,公司不能随意开发。

  然而,上述爆料人指出,广深铁路的土地有一部分被广铁集团拿去做了员工福利房,广铁集团占用了广深铁路大量的土地房产,并且这些事项从未公告。

  通过公开资料可以发现,广铁集团和广深铁路对员工似乎特别优待:

  据2013-2014年《广铁豪宅福利房仅市场价1/3级别不够分不到》、《反腐风暴下福利房存变局:全国多地暂停分配》等相关新闻报道中称,国企广铁集团与房企珠光集团,在2010年联合拿下旧广州南站“地王”地块,并合建“定向销售福利房”,获得购房资格的广铁集团人士透露,在当年申请资格过程中,级别够高的广铁集团干部能获得江景房指标。

  根据广铁集团公布的数据,南站住房的销售均价为8134元/平米(2012年该楼盘市场评估价为3万元/平米),内部人士透露,该内部价格“相当划算”,且可以用住房公积金购买。

  此外,在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的石牌村(天河地段最好的位置之一),广铁集团和广深铁路兴建定向铁路员工的公租房(其中枫叶路上广深铁路员工宿舍旁的信华花园,85平方米的住房为460万元,2016年有媒体称此处住宿人口众多,造成最窄人行道,给居民造成不便).

  而根据爆料,在将石牌材料仓库建为公租房以后,广铁集团又在吉山村开始招标建轨料基地,当然,还有员工宿舍。

  爆料人称,上述的石牌、广州南站、吉山土地,均为广深铁路所有,而被广铁集团占用。

  记者试图就这个问题致电广深铁路董秘办,但截至发稿前无人接听。

  对此,一位投资者表示了无奈:“其实,这些都是极好的土地,开发干什么事儿都好,但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广铁集团直接拿去用,我们却一点不知情。”

  大股东涉嫌注入不良资产

  一位证券分析师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广深铁路一季度财报表现不佳,与2016年收购三茂和广梅汕铁路若干运营资产有很大关系。

  兴业证券研报认为收购三茂、广梅汕铁路资产,收入成本同增,但成本增速高于收入。一位接近广深铁路的人士则表示,这些业务根本不赚钱,如广梅汕铁路属于亏损企业,上市公司收购以后只有支出没有收入。

▲一季度广深铁路净利润同比下降13.5%

  广深铁路董秘郭向东表示,公司仅收购了这两家公司的流动资产和客运业务,对于整体业绩没有太多助益,更多是战略上的意义——收购后广深铁路就成为了广东省唯一一家铁路客运公司。

  而有业内专业人士表示,对于铁路而言,有些路段赚钱,有些路段不赚钱,亏本企业同时还会带来许多问题,所以站在铁总的立场上,它要进行一定的调控。

  “不注入优质资产也就罢了,还收购不赚钱的资产。”一位资深投资者提出质疑,“一家上市公司,承担这样的义务对其他股东公平吗?”

  上海市华荣律师事务所律师许峰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向上市公司注入优良资产没有硬性规定,不算股东的义务,但是不注入不良资产是大股东的义务,不能损害上市公司的利益。

  广深铁路资产收购程序涉嫌违规

  此外,就收购上述资产的程序上,广深铁路和广铁集团也“不走寻常路”。

  根据公开资料,广深铁路于2016年10月26日就购买广铁集团所属资产、广梅汕和三茂分别所属的相关铁路运营资产和债务事宜签订了资产收购协议,该公告当日披露,并获得董事会会议全票通过。

  ▲ 董事会决议公告表示:上述日常关联交易条款属公平合理,符合本公司及股东的整体利益,相关股东大会将于2016年12月召开。

  然而,早在2015年11月15日,广铁(集团)公司办公室就发布了内部文件《广铁劳卫发〔2015〕334号》,示意将原广梅汕铁路公司的客车资产和原三茂公司的客车资产注入广深铁路,表示“生产力布局调整后,原汕头车辆段、肇庆客运段、东莞东客运段客车车辆等相关资产由广深股份公司收购。集团公司企法处、财务处做好合资公司资产收购指导工作,相关合资公司要履行好内部决策程序,确保生产力布局调整工作依法合规”,而生产力调整要求是2015年11月30日前完成。

  换言之,广铁集团先以行政命令(2015年11月),要求向广深铁路注入资产,广深铁路再开董事会(2016年10月)全票通过,令人颇感惊讶的是,2016年12月广深铁路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议案竟然未涉及此项交易。

  为何董事会决议事项中声明需要股东大会通过的议案,在股东大会中却踪迹全无?广深铁路需要给出相应的解释。

  知名律师严义明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如果程序不合法,构成侵占,可能会涉及刑事犯罪,而重大事项没有及时披露,则违反了证券法的相关规定。

  对于这些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致电广铁集团,广铁集团新闻负责人表示:“这个事情我不清楚,那(广深铁路)是一家独立的上市公司,你直接向爆料人求证就行。”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胡思继认为,铁路问题相当复杂,投资一个项目预期利益很难计算,事实证明,目前民间资本进入铁路行业的实际效果并不好。

  “那(广深铁路)不是一个独立的上市企业,这是运营体制决定的,它的上市没有任何意义。”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赵坚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现在铁路行业仍旧是高度垄断行业,民间资本就算进入也不会有话语权,即使是部分已经私人化运营的铁路,也必须听从铁总统一调度,保持路网的完整性。

责任编辑:小白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研究报告

会议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