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空气检测出砷 “与毒相伴”的学校击穿社会底线

这两天,中国之声关注了呼和浩特市悦鑫电子工程职业技术学校校内空气中检测出化学元素砷的事件。学校原本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竟然“与毒相伴”,无疑极大地击穿了社会底线。

  原标题:胡欣红:保证学生安全应是办学底线,岂能儿戏?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这两天,中国之声关注了呼和浩特市悦鑫电子工程职业技术学校校内空气中检测出化学元素砷的事件。根据玉泉区政府委托专业机构作出的检测报告,学生在使用的一间教室,砷超过国家标准1.75倍。专家建议应尽快搬离这样的环境。当地已就此事成立调查组,但仍有一些疑问,有待当地有关部门给出解释。(央广网 4月28日)

学校空气检测出砷 “与毒相伴”的学校击穿社会底线

  学校原本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竟然“与毒相伴”,无疑极大地击穿了社会底线。有毒旧工厂变学校,难道是在重复昨天的故事?这回又该由谁来背“锅”?“毒校”曝光,绝非一时巧合,而是以往粗放式发展和环保意识欠缺所造就的“生态赤字”反噬的恶果。仅土壤污染而言,据环保部2014年公布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报告》显示,工矿业废弃地土壤环境问题突出,全国土壤总的超标率为16.1%,其中轻微、轻度、中度和重度污染点位比例分别为11.2%、2.3%、1.5%和1.1%。

  早在2012年,有媒体就以“毒地潜伏”为题披露了“毒土地”现象,指出在工业结构调整和城市用地结构调整之中,占据市区优越位置的一些劣势工业企业,纷纷通过易地、搬迁改造,退出繁华地段,其遗留的大量毒地亦随之被暴露于城市的阳光之下,其中有不少毒地未经治理,就被“正常使用”。悦鑫电子工程职业技术学校之所以砷超标,正是因为目前的校址是原先的内蒙古外贸工艺品厂,几十年来,厂房内曾积存有包括氰化物在内的大量危化品,虽然去年8月进行过清理,但11月才基本完成。因此,9月份就进场办学的悦鑫学校自然难以免于暴露在“毒气”中。

  据悉,2015年内蒙古赫邦公司从法院手里拍得了工艺品厂的土地及地上物。悦鑫学校因无法继续使用原先的场地办学,希望从赫邦公司手里租用工艺品厂的场地。赫邦方面知道厂址有毒后便拒绝租给学校,而学校竟然强行占用厂房,直到“东窗事发”,上百名师生仍然在上课、生活。面对汹汹舆情,校长居然表示,如果有政府部门正式通知办学环境不安全,那么学校就会立即搬离。

  在剧毒氰化物尚未彻底清理,明显处在不安全时间段的情形下,悦鑫学校竟然不顾学生安全强行“租用”并“坚持办学”,真是咄咄怪事!急着开学到如此“饥不择食”的地步,究竟有何猫腻?

  登录该校官网,抬头显著位置用红色字体标注着“集专本科学历教育、职业中专教育、职业技能培训及鉴定、电子商务教育为一体的职业院校”。然而,这样一所“高大上”的学校,其简介却语焉不详,除了极力自证经过相关部门审批之外,连公立或者民办性质都没有说明。联系到媒体报道时称之为中职院校,且目前在校学生只有170多人,不难明白这应当是社会力量兴办的一所小规模职校。正因如此,学校才会没有固定的办学场所,如此着急开学,应当是生存和牟利双重压力的结果。

  在职业院校大发展的时代,悦鑫学校之类的民办学校的生存空间日益逼仄。悦鑫学校的存在固然有其合理性,为一部分进不了公立职校的学生提供了选择之路。但不管怎样,保证学生安全理应是办学的底线要求,岂能儿戏?社会力量办学也不能唯利是图,置学生的安全于不顾,绝不能止于谴责。而且,悦鑫学校“中毒”固然只是个例,但民办职校的办学乱象,却由此可见一斑。

  总之,有毒旧工厂变学校这桩“奇闻”,折射了“毒地潜伏”和民办职校办学乱象两大积弊。前者固然需要各级政府高度重视、积极行动,后者同样也不能因其游离在“体制外”而选择性忽视。进入薄弱民办职校的孩子,大多被打上“失败者”烙印,本来就应该获得更多的关爱帮助。如果任由他们在混乱的学习环境里野蛮成长,那就是看着他们滑向更深的深渊而“见死不救”,这不仅是个体的悲哀,更是社会之殇!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