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圈钱还是刷单套现?网约车平台与司机相互指责

在张璋看来只有救活之道出行这个资金链,才能恢复稳定提现,弥补之前的损失。于是,张璋开始联络各地总代理商,劝导他们积极面对司机,勇于承担可能到来的责任。“先把司机的问题解决了,再谈如何救活资金链。”

  原标题:网约车圈钱诈骗?还是司机刷单套现?

  近日,多地有司机在网上诉称,一家名为之道出行的网约车平台,诱导司机向该平台投入资金,进行刷单,不料平台很快关闭,资金无法取出。对此,之道出行公开回应,刷单系司机违规操作,以套取平台资金,并已向警方报案。目前,多地警方已介入此事。

  “自己给自己下单”

  去年11月,经朋友介绍,上海的滴滴车主熊海洋跳槽到了一家名为“之道出行”的网约车平台,该平台隶属于之道出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与滴滴打车不同,之道出行的乘客在上车之前,就必须预付车费。

  司机接单后,平台会给乘客返还积分,积分又可以充当车费。扣去平台收取的中间费,相当于乘客每支付100元车费,司机就能收到147元报酬。

  朋友掏出两台手机向熊海洋演示,一台冒充乘客下单,一台冒充司机接单,足不出户就跑完了近500公里。虽然为此支付了约3000元车费,但账户中最终将产生约5000元收益。

  不过,这笔收益需要暂存在平台,15天后才能提现。

  在高额利益的诱惑下,熊海洋卖掉自己的车,又贷款近80万,借来他人的身份证,一共开通了4个司机账户,每天稳定地向平台砸入近2万元。

  此后,熊海洋又和朋友一起,向浙江总代理商支付了近50万元,成为宁波分代理商,并在当地招募了300名网约车司机,教导他们如何刷单。每刷一单,熊海洋都能从中提成。

  据南都记者了解,这样的刷单行为,在全国范围相当普遍,平台并没有采取有力的打击措施。

  四川总代理陈海波告诉南都记者,此前之道出行CEO谢某曾亲自授意,称可以自己给自己下单,3个月内不会风控。此后,之道出行几乎沦为了刷单平台。四川、上海、浙江等地多位司机表示,他们从没有在平台上见过真正的乘客,平台上的订单都是司机用来刷单的。

  其间,虽然发生了零星的封号事件,但司机缴纳一笔“保护费”后,这些账号又能恢复正常。陈海波告诉南都记者,“保护费”经过分代理、总代理层层抽成。因为“保护费”从来没有出现在明文规定中,标准也极为混乱,因此这笔资金是否进入了公共账户,陈海波很是怀疑。

  账户短暂解封后又被冻结

  今年1月25日,平台推出送积分活动,引发最后一波充值潮。此后15天,天津、长沙、深圳接连上线,这3个城市的司机也得以加入刷单大军。

  “之道出行的司机人数,一下子上涨到了五六万人。”天津总代理张璋估算。

  一番紧锣密鼓的扩张后,2月14日,平台却展开行动,封停了全国几乎所有司机的账号。司机们向平台充值的资金,统统无法提现。次日,之道出行在其官方微博发表《关于开展对异常交易订单事件的声明》,解释封号原因,称“充值返积分活动……给了部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通过‘刷单’等非正常手段牟取利益”,因此临时冻结了这些账号。

  熊海洋十分后悔。“早就意识到可能崩盘,没想到这么快,钱都没来得及提现。”

  2月24日,陈海波等几十名总代理,来到之道出行北京总部,参加公司年会。谢某承诺,各地总代理可以上交一份白名单,公司将率先解封这些账号。

  3月2日起,总代理们的白名单陆续解封,恢复了提现功能。

  “第一周有三四天能顺利提现,第二周只有一两天,第三周就一点也取不出来了。”张璋告诉南都记者。3月21日,北京地区的司机逮住谢某并向警方报案,迫于压力,谢某承诺将再次开放提现功能。白名单上的账户又得以短暂提现3天,然后再次陷入瘫痪,直至现在。

  此后,谢某不知所终。

  平台与司机公开相互指责

  就在用户把矛头对准平台时,平台则认为责任在代理商或用户身上。

  2月15日,之道出行在其官方微博发布了《关于开展对异常交易订单事件的声明》,称“充值返积分活动……给了部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通过‘刷单’等非正常手段牟取利益”,公司“已对涉及账号采取临时冻结措施,并已向公安机关报警,目前公安机关正在立案。”

  3月4日,之道出行发布了《关于解封冻结账户工作公告》,称“目前公安机关已经立案,公司会将涉嫌违法的账户信息全部提交给公安机关。”

  3月26日,之道出行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告知函》,称北京之道出行公司已被内蒙古乐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收购合并,所有问题由乐道公司全权负责处理,用户也可前往乐道公司咨询。工商信息显示,乐道公司是北京之道出行公司的大股东之一。

  3月27日,有用户被批准逮捕。据内蒙古当地媒体报道,嫌疑人刘某在之道出行平台上既冒充司机又冒充乘客,通过两部手机之间的“自买自卖”,5个月套取之道出行平台现金30余万元。因涉嫌诈骗,刘某被呼和浩特新城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据悉,此案系由之道出行报案。

  南都记者从权威人士处获悉,刘某上属的分代理商仍未归案,警方正在追逃。

  呼和浩特新城区检察院透露,在警方上交给检察院的材料中,只提到司机违规刷单,并未涉及平台责任。

  3月29日,之道出行在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公司将“不遗余力地配合警方调查,在打击不法分子的同时,挽回此前因恶意刷单造成的巨额经济损失”。

  事实上,尽管之道出行态度强硬,其充值返利的制度却早已涉嫌违规。

  南都记者发现,在之道出行上线初期,用户可以通过微信、支付宝等端口进行充值。去年8月,微信端口悄然下架。“由于涉及返利违规行为,我们已对该商户进行了关闭处理。”微信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对于高额返利模式,微信团队一贯不予支持。

  不过,微信关闭支付端口后,之道出行非但没有整改返利模式,反而变本加厉,推出了更高额的返利活动。与此同时,之道出行还存在其他不当之处。

  此外,之道出行只提供了充值端口,没有返还通道。即用户只可往平台充钱,却无法退钱。

  诈骗圈钱还是刷单套现?

  在张璋看来只有救活之道出行这个资金链,才能恢复稳定提现,弥补之前的损失。于是,张璋开始联络各地总代理商,劝导他们积极面对司机,勇于承担可能到来的责任。“先把司机的问题解决了,再谈如何救活资金链。”

  对于突然冒出的“接盘侠”,总代理们并不认账。“我现在只想让平台承担责任,不想靠这个资金链牟利了。”陈海波告诉南都记者。

  一位不愿具名的司机告诉南都记者,平台目前无意与司机谈判,围绕这个被冻结的资金链产生了大量谜团。“在公安机关调查清楚之前,无法证明其打造资金链的原始动机,也无法证明平台是否系骗局。”

  根据《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网约车平台公司应向省级和地市交通主管部门申请,认定合格后将得到经营许可证。

  目前,之道出行仍无经营许可证,如果未来仍然无法通过认定,或将退出网约车行业。“合理合法地被取消资格,平台可能将借此逃避责任。”张璋对此忧心忡忡。

  “之道出行平台利用高额返利的模式想提高数据量,还是想圈钱诈骗?这是此类案件的侦破难点。”一位不愿具名的前警务人员称,要侦破此类案件,需要调查平台的资金流向。“如果在此次风控过程中通过扣发司机款项,平台从中获利,那么主观上就有诈骗嫌疑。”

  据《工人日报》报道,成都300余名司机认为“之道出行”平台存在设刷单骗局套现的嫌疑,已向成都公安局高新分局报案。该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案件已进入受理和初查阶段”。该报透露,报案司机累计被“之道出行”平台冻结的投入资金可能达到数千万元。

  公开信息显示,四川、北京、安徽、湖北等多地公安机关已着手调查之道出行一事。

责任编辑:吕倩倩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