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铁第一次跨省调价 高铁票价可调不可“乱”涨

4月,中国高铁迎来第一次跨省调价。调价的理由或者说好处,其实消费者也很清楚。这些道理,当然挺有道理。但,正如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说的,高铁早晚要涨价,但不能随便乱涨。一个“乱”字,才是民意的心结。

  原标题:高铁票价,可调不可“乱”

  4月,中国高铁迎来第一次跨省调价。东南沿海高铁的车票从4月21日起将不再“一刀切”。旅客小张算了笔账,清明节小长假从深圳回潮汕老家,无论坐哪趟高铁都是89.5元,但是“五一”小长假再坐高铁回家,最高票价与最低票价间能差出34元。“我觉得有点像坐飞机,不同航班价格不一样。选择更多了。”(4月12日人民日报)

中国高铁第一次跨省调价 高铁票价可调不可“乱”涨

  高铁价格市场化,只是个时间问题。

  早在年初,“东南沿海高铁将涨价”的消息不胫而走。此后的2月中旬,中国铁路总公司发布公告,称“将对东南沿海高铁开行的时速200公里至250公里动车组列车的公布票价进行优化调整”。消息瞬间引爆舆论场,担心与吐槽此起彼伏。舆情平息下来的,是逐渐清晰的两个信号:一是此轮调价有涨有跌,并非涨声一片;二是涨价幅度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夸张。

  调价的理由或者说好处,其实消费者也很清楚。比如“杠杆说”,通过价格杠杆调节客流,提高资源使用效率;比如“引资说”,改善铁路行业的收入预期与经营环境,以此提高对社会资本的吸引力。如果还要给个理由,高铁基准价较低,似乎也可以排在一堆理由的前列。比如以每百公里票价占人均月工资的比例比照,法国是0.81%,日本是1.14%,德国是1.29%,意大利是1.33%,中国的0.80%与法国差不多。这样一算,你可能还占便宜了。

  这些道理,当然挺有道理。但,正如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说的,高铁早晚要涨价,但不能随便乱涨。一个“乱”字,才是民意的心结。

  这样的担心,也不是空穴来风:一则,中国铁路的负债曲线全面上扬。2015年,中国铁路长期负债合计4.1万亿,比5年前增长了67%。赚钱如此不易、效益如此着急,一旦调价的手玩熟了,会不会在涨价偏好上出现“屁股决定脑袋”的情势呢?

  二则,很多人认为,在现有的航空、公路、水路客运跟铁路客运竞争局面基本形成的情况下,高铁涨价会惧于乘客“用脚投票”,因此不可能出现胆儿肥的情况。但,实际上这个逻辑判断是理想化的。因为,抽象地说,这几种客运工具确实有可替代性,但是别忘了,他们的地理位置和运输时间,有着鲜明的差别。具体而言,有些城市连个机场都没有,而公路运输时间又漫长无比,在出行的时候,但凡时间量上有考虑的,还有什么所谓的多元选择?

  此外,这些年铁路的口碑与形象虽在重塑,但负面新闻亦不算少,公众对其公益担当缺乏起码的信任感。正因如此,当“铁总”在去年拿到“高铁定价权”的时候,舆论场弥漫的几乎都是质疑与担心的声音。

  在“铁老大”地位难以撼动的当下,多元市场竞争尚未成熟成型,这个时候,调价恐怕不宜过于“自由”。除了“调整公布票价提前30天对外公告”等程序正义需要彰显之外,更要审核并监督好调价线路的合理性与合法性,对调价政策的效果实施动态监测,降价不降服务,涨价更要涨精神。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