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星集团百亿元债务危机化解 西王提供29亿元担保

齐星集团百亿元债务危机消息3月28日传出,各界哗然。齐星集团百亿元的债务中,西王集团提供了29亿元的担保。对于处于同城的两家大型企业,齐星集团和西王集团渊源深厚,在融资上形成了互保关系。

  原标题:惊魂春三月!全景还原齐星集团债务危机化解全过程

  4月12日下午三点多,西王集团董事长王勇打破沉默,首次公开对外发声。谈及债务危机,他说:“短贷长投、管理有问题,加上此前长星集团破产导致邹平金融形势紧张,齐星集团出问题不是偶然。我早知道要出问题,提前准备了30个亿,目前看用不完。”

  这个春天,对于西王集团董事长王勇来说,过得特别惊险。

齐星集团百亿元债务危机化解 西王提供29亿元担保

  齐星集团百亿元债务危机消息3月28日传出,各界哗然。实际上,从2月底,他就嗅到了硝烟的味道,开始游走各方,希望尽快解决这个不知何时就要爆掉的火药桶。这既是救人,也是自救。在齐星集团百亿元的债务中,西王集团提供了29亿元的担保。

  谈及传言中的“隔壁老王”盯上了同乡老赵家的肥肉,他说:

  “不是我盯着齐星集团的优质资产,我给他提供了担保,他11家核心子公司在我这里做了抵押,一旦发生代偿,我就可以采取行动,这是商业规则。其实去年他就有违约了,我早就可以采取行动,但考虑到区域金融等各方面因素希望有个妥善的解决。”

  谈及齐星债务前景,他说:“省市县政府都支持西王重组,目前正在走清产核资的程序,预计五月能出结果,估计资产状况不如此前披露的那么乐观。”

  对于处于同城的两家大型企业,齐星集团和西王集团渊源深厚,在融资上形成了互保关系。

  两家互保额度一度达到45亿元,2014年西王集团和齐星集团协商缩小担保,并争取在2015年结束这种互保关系,但齐星集团对西王集团的担保额度降到了8亿多,西王集团对齐星集团降不下来了,最终维持在了此次债务危机爆发时的29亿的规模。

  这种不对称的互保关系,让西王集团承担了巨大的负累。

  “去年齐星集团发债发不出去,从信达贷款3个亿8月份到期还不了,西王集团代替还了1个亿,剩余2个亿以西王信誉担保展期半年。到今年2月11日展期到期后又还不了,齐星集团让债权银行找担保方还,”这引起了王勇的警觉,“我已经还了1个亿,如果我继续代齐星集团还贷,会越陷越深;一旦信达起诉,会引起连锁反应。”

  这时候已经是2月底,“3月2号我就要走去参加全国两会,时间紧张,”王勇回忆说,“政府这时候就和齐星集团商量,同意西王集团全面托管的方案。3月6日,县里让我赶紧回来,当晚必须回来。”

  3月6日晚九点,王勇从北京全国“两会”上请假后赶回邹平。第二天,邹平县政府、王勇和齐星集团董事长赵长水三方商量托管方案,商量两天形成托管方案。然后,三方分工,县政府组建工作组,西王集团抽调管理干部准备托管,齐星集团组织召开股东会就托管事项进行表决。

  当政府和西王集团都按照预定任务动起来的时候,齐星集团生变。

  赵长水回去火速提拔了80名干部,又召开了董事会,结论是不同意托管,又组织股东说要自救。所谓自救,就是债务不还,由担保方还。

  这让王勇很恼火。

  这时候的齐星集团资金已经非常紧张了,开始处理闲置设备、车辆,甚至院子里的树都要卖了。“县里紧急叫停了这些行为,要求齐星集团拿出自救方案,”王勇介绍,“他们给我儿子发短信,说赵长水要来给我负荆请罪解释。”

  赵长水父子见到王勇承认错误,希望王勇出手相救。王勇说:“怎么救?我肯定不插手,插手拔不出来,没有政府进入,西王不再进入。”赵长水提出希望执行原托管协议。

  与此同时,齐星集团的债务违约开始发生。招商银行查封了齐星集团担保方邹平电力公司的银行账户,冻结了2000多万资金,导致邹平电力公司发不了工资。

  王勇担心要出问题:“这是整个债务危机的导火索,担保肯定会找上门。”他赶紧给当地主要领导打电话,希望召开债权人会议。

  3月27日,债权人会议召开,此后齐星集团债务危机的消息便再也瞒不住了。几天的时间,齐星集团债务危机的消息便众人皆知了。这引起了省市县三级政府的高度重视。

  山东省有关部门负责人专程赶来要求尽快解决齐星集团债务问题,希望由西王集团全面托管,提倡重组不提倡破产;

  4月3日,邹平县政府、西王集团、齐星集团三方托管协议签署,西王集团开始实施对齐星集团托管;

  4月5日,山东省副省长王书坚召开风险化解专题会议,山东省金融办主任、山东银监局局长、滨州和东营两市主要负责人等参会。会上提出,省市要全力以赴支持西王集团托管齐星集团化解风险。会议形成的专题纪要将报送证监会、银监会以及交易商协会。

  此外,齐星集团债权人委员会也提高到省级,债权人会议由省级行出面参加。

  托管对各方都是个很好的结局,目前托管工作进展的比较顺利。

  王勇表示,按照托管协议,托管期内职工工资、保险等由西王集团支付,稳定了职工队伍;托管期内的银行利息,由西王集团承担,债权银行也都同意存量贷款到期后自动展期,固定资产贷款转为流动资金贷款;稍微难处理的是所欠的工程款、货款,这部分政府帮忙协调。

  西王集团正在积极协调电和铝两大业务板块的复产。“煤炭已经到位,正在和电网公司进行沟通,4月底,电要从目前的三炉三机提高到十炉十机;电解铝停了之后,40天才能恢复生产,预计5月10日电解铝全开起来。”王勇介绍说。

  此次托管的核心是西王集团托管后注资解决齐星集团流动性问题。“我提前准备了30个亿了,目前看花不完。我早知道要出问题,三月份之前提前发了20亿债券。”王勇表示,先保证职工稳定和银行资金正常周转,重组之前,不可能进行大的投资。

  他介绍,从资金上看,电力需要的投资不大,煤炭已经采购到位,协调好电力上网问题后即可实现所有机组开机;电解铝两个车间,一个需要新增投资不大,另一个已经报废,复产需要的投资较大,需要评估有没有投资价值。此外,流动资金问题也不大,需要西王集团承担的每个月的债务利息大概也就2000万元。

  对于如何保证注入的资金安全,王勇表示,三方协议里有约定,对于注入的资金封闭运行,托管期内的资金损失和垫付的相关费用在破产重整时优先清偿。

  此外,为重组的准备工作也在启动中。按照既定目标,将有西王集团和邹平县政府拿出齐星集团的重组方案。

  “原则上是不让西王集团吃亏。”王勇表示。

  据介绍,在完成了前期对流动资产的盘点后,齐星集团马上要进行清产核资,中介机构已经入场,预计五月份会有结论出来。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