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大战城管” 城管形象差到需齐天大圣降妖伏魔?

悟空大城管,大有“历史穿越之感”。如今,拍摄一组“悟空大战城管”的短视频,其用意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齐天大圣的棒打对象,由“练级小妖”转化成城管队员,具有“城管如同妖魔”一样的隐喻,倡导暴力反抗之意。

  原标题:“悟空大战城管”,如此恶搞意欲何为

  4月9日,连云港的多个微信公众号传播一条视频:一名身穿城管制服的男子与另一名化装成“孙悟空”的男子,在连云港花果山大门口展开“大战”。视频一经发布立即引起网友关注。对此,记者从连云港市城管部门采访获悉,网传这段视频并非确有其事,而是有人专门策划拍摄,其行为已经对城管和花果山景区产生了负面影响。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4月11日《现代快报》)

“悟空大战城管” 城管形象差到需齐天大圣降妖伏魔?

  悟空大城管,大有“历史穿越之感”。正义化身的孙行者,一直被视为妖魔鬼怪的天敌,以杀妖伏魔为己任,其形象早已深入人心。如今,拍摄一组“悟空大战城管”的短视频,其用意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齐天大圣的棒打对象,由“练级小妖”转化成城管队员,具有“城管如同妖魔”一样的隐喻,倡导暴力反抗之意。

  在孙悟空栖身之地花果山,拍摄一组“大战城管”的短视频放到网上传播,公众号的目的,还在于哗众取宠下的“吸粉效应”。不过,由此造成的后果是,在丑化城管形象的同时,对花果山景区也带来了负面影响。由此不难让人想到,花果山所辖地的城管形象极差,到了“非打不可”的地步。也正是因为此,才使得全面启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的连云港受其所累。

  更重要的是,此组视频对于立志改善形象的城管部门,几乎是难以接受的抹黑。也正是此种“陷人于不义”的行径,才让城管部门感到震惊与愤怒。如果连个人的声誉都应受到法律的绝对保护,每个人都应恪守法律与道德的底线,而人为通过制造虚假的场景,以恶搞的方式来讨巧,涉嫌扰乱公共秩序、损害国家机关信誉,理应受到法律的应有制裁。也唯有通过此,才能约束权利边界,达到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目的。

  城管的公众口碑不好,有特定历史条件下的原因,其形象有待于自身的努力去改善。不过,造成群体矛盾的尖锐,城管执法的风险和成本的增大,则与城管形象被妖魔化有着密切的关系。客观的说,城管暴力执法确实较为严重,并成为群体矛盾与社会冲突的主要原因,不过在“城管与小贩的互斗”中,因为偏见与情绪的诱导,带来了“弱弱相欺”的互伤。一提到城管,公众首先所想到的则是抵制与反抗,并天然认为“城管没有一个了东西”,固执的将其视为天然的对立面,结果在社会上普遍弥漫着“妖魔化”的倾向,城管不管做得对与不对,都会成为被声讨的对象,属于真正的敌人而非假想敌。

  根据中国社科院《形象危机应对研究报告2013—2014》蓝皮书称,群众认为“城管是形象最差的群体”。 据住建部的相关课题组统计,仅2016年,经中央级媒体报道的城管执法遭遇暴力抗法事件21起;各省、市媒体报道的城管遭遇暴力抗法事件已是家常便饭,城管被小贩打伤或者杀死的案例不断出现,社会偏见所引发的仇恨,把城管执法人员于极高的职业风险之中。在依法治国的当下,若是不能实现群体的和解,并回归到共同利益上来,谁都无以从中受益。

  一起不实的负面消息,会让之前的不懈努力付诸东流。“悟空大战城管”的看似不经意,带来的却是实质性的伤害。如此恶劣的行径,若不能加以惩戒则会形成放大效应,人人效仿之下,公共机构的形象则被不断的丑化和抹黑,并为群体冲突与矛盾植下隐患。更重要的是,若是连公共机构的声誉都可以随便损害,个体权利更难得到保障。因而,对“悟空大战城管”的恶搞行为依法惩处,既是维护法律尊严、保护公共机构声誉的题中之义,更是知畏止行、构建社会信任的当务之急。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