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打赏网络男主播25万最新消息:疑当事主播回应

18日午间开始,一条13岁少女两月打赏网络男主播25万的消息,开始在网络疯传。少女小卞的妈妈孙女士找到红星新闻记者,希望能借助媒体追回部分损失。记者随即通过多方渠道,拨通了当时主播电话。在一系列破绽百出的回复后,甩出一句“关我屁事”便挂断了记者电话。

  原标题:少女打赏网络男主播25万 疑似当事主播:关我屁事

  2月18日午间开始,一条13岁少女两月打赏网络男主播25万的消息,开始在网络疯传。事情得到证实后,13岁少女家长的焦躁,可想而知。

  19日,少女小卞的妈妈孙女士找到红星新闻记者,希望能借助媒体追回部分损失。据其介绍,在父母双亲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她的女儿在不到两个月(2016年12月25日至2017年2月3日)的时间里,偷用自己手机购买了大量“K币”打赏给了“全民K歌”平台上一位名叫“杨光”的网络男主播。截至发现时,累计支出超过25万。之后,孙女士报警。然小卞在直播平台系主动送礼物给主播,警方以“这期间不存在诈骗行为”为由未予立案。

  红星新闻记者随即通过多方渠道,找到当事网络男主播的手机号码,并拨通了对方电话。此时明显受到舆论波及的对方突然换了人,在一系列破绽百出的回复后,甩出一句“关我屁事”便挂断了记者电话。记者同时采访了网络平台“全民K歌”的工作人员。对方称,理解受害者孙女士的遭遇,平台方了解到使用者系未成年人且未得家长许可情况下大量打赏,该公司已经组织力量配合退款申请。

undefined

  孙女士接受央视采访

  1、男主播多次在直播中索要礼物“徒弟啊,地球等你拯救”

  据了解,孙女士夫妇原籍安徽,目前在上海松江区开有一家烟酒批发店。夫妻两人每月收入万余元,除掉日常的生活开销,只能算是小有结余。

  家境一般。在妈妈孙女士眼里,女儿也向来懂事贴心,平时放学都是自己坐公交车回家,学校食堂里就餐也少有挑剔,平时话不多,少有购买行为。

  比较意外的是,生活里节俭朴素的小女儿,在网络平台上居然如此大方阔绰,令人大跌眼镜。通过微信支付明细,孙女士发现,从2016年12月25日开始,自己的银行卡平均每天都有两三笔交易,每次支出的数额基本都在千元以上,最多一次竟达到9500元。

  如此高密度高额度的消费让孙女士惊出一身冷汗。她旋即查看收款方,发现自己的多年积蓄悉数通过微信支付的方式输入到了“腾讯公司”名下。

  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转给“腾讯公司”?孙女士百思不得其解。而13岁女儿的异常表现,让孙女士开始把怀疑的目光转到女儿身上。在父母的追问之下,读七年级的小卞最终承认是自己偷用家长的手机,并通过腾讯《全民K歌》APP购买了大量“K币”打赏给了一位名为“杨光”的男主播。同时在该男主播的QQ粉丝群里撒下多个数额不小的红包。

  进一步的交流之后,孙女士震惊了。“看了他们的聊天记录,对方主播明明知道使用者是个小孩子,却不止一次地在直播中直接开口向自己的粉丝索要各种礼物。”

  女儿“苏陌”(小卞平台上的昵称)和男主播“杨光”甚至结成了虚拟的“师徒关系”(建立师徒关系须打赏两架“飞机”虚拟产品,一架“飞机”6666K币,折合人民币666.6元,两架1300余元)。杨光不止一次在聊天里对小卞发出召唤,“徒弟啊,地球等你拯救”“来个两万”……

  “杨光”还经常让小卞“补刀”自己的新歌,也就是要求小卞给自己发的新作品打赏。

  据孙女士统计,小卞在男主播“杨光”身上共投入人民币21万余元,加上QQ粉丝群发的4万余元红包,合计消费逾25万元。

undefined

  男主播向粉丝索要礼物

  undefined

  打赏男主播的交易记录

  2、母亲去派出所报了案“不存在诈骗行为 不予立案”

  全部积蓄不翼而飞,这让孙女士夫妇坐立不安。

  在和女儿之后的交流中,她更称,女儿交代删除银行发来的即时消费短信也是男主播教唆的。

undefined

  女儿小卞在主播杨光的礼物贡献榜中排名第三

  3、疑似当事男主播接电话“关我屁事,我又不认识杨光”

  不构成诈骗,公安机关没有办法受理,25万元巨款能不能追回成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此时有些气急的孙女士开始希望男主播的主动退回。然消息发出后,女儿很快失去了和男主播“杨光”的正常联系。平台上发私信不回复,qq消息也再无互动,曾经欣赏有加的“师傅”断线在了茫茫的网络世界里。

  随后,孙女士想到了向媒体求助。其向红星新闻记者独家提供了当事男主播“杨光”的平台注册电话,并通过渠道查询到了机主的个人身份信息——罗*祥。

  19日21时许,记者以粉丝身份拨通了归属地为“广西贵港”的主播电话。

  “你好,这里是全民K歌主播杨光的电话号码吗?”

  “关我屁事啊!杨光是男的,我是女的好不好……”说话的声音显示对方确实为一名年轻女性。

  “我是杨光的粉丝,之前在平台互动留了他的手机号码,我们电话联系过的。你是杨光吗?或者是你的朋友吗?”

  “你搞错了吧,不是,不认识(杨光)……”说完就挂断了记者电话。

  通话结束,记者再次和孙女士进行了联系方式求证。在确认此号码就是此前“杨光”留给小卞的手机号码,记者第二次打了过去。

  “你好,这里是红星新闻记者。我们有确切证据证明这个号码就是主播杨光的,请问你是杨光本人吗?或者他是你朋友?”

  “……”第一个问题对方没有回答。

  “那请问你认识罗*祥吗?”

  “我就是啊。”

  “那杨光是你什么人?为什么他会用你的身份信息在平台注册?”

  “我不认识这个人,怎么知道。我又没用过全民K歌。”

  “但是之前有粉丝家长向杨光要了手机号码,也拨通过,是个男的接的,为什么现在成了你?你有把手机号码给别人用吗?”

  “你确定吗?不可能。”

  “我就想问一下,如果你这边能联系到杨光,会考虑退回粉丝苏陌的25万打赏吗?”

  “关我屁事啊,我又不认识他。”说完,对方甚至“聪明”地反问起记者,“你确定我们俩归属地是同一个地址吗?”而自始至终,记者没有提及过杨光的注册地址(贵州遵义),对方此前也称从未上过全民K歌平台。

  为追回损失,孙女士第一时间赶去辖区派出所报了案。

  在陈述了大致经过后,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泗泾派出所回应称,报警人小卞在“全民K歌”直播平台系主动送礼物给男主播,其间并未发生任何诈骗行为,所以公安机关无法受理此案。

  19日,泗泾派出所民警也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了小卞及母亲确实于2017年2月3日前往该派出所报案。

  在被问及会否针对此案协助报案人追回,当事民警称要咨询松江分局政治处。然记者先后多次拨打松江分局政治处值班电话,均未有人接听。

undefined

  平台方——

  申请退款流程当中 针对未成年用户设“防火墙”

  怀疑主播“杨光”平台注册信息造假,或存在他人代答的情况,记者接着电话采访了“全民K歌”公关部工作人员林小姐。

  林小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用户登录该平台只需有qq或者微信账号即可,但主播主唱申请都会有严格的实名认证,作为一款视频K歌软件,主播认证信息造假几乎不可能。

  “现在公司产品那边已经在帮用户核实核对个人信息,处理退款的事情了。”林女士表示。

  律师——

  “如父母不认可打赏,就有权利将钱追回”

  孙女士想要回女儿打赏,看起来还有一段路要走。

  那么,这样的诉求到底是否合理?平台方有没有义务帮忙追回?对于未成年人的准入,平台方的设置是否存在问题呢?

  北京京师(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殿学一一予以了回答。王殿学称,聊天记录是可以做证据的,如果聊天记录显示对方主播知道是个小女孩在聊天,并且引导小女孩操作,作为13岁女孩的小卞作为限制行为能力人,日常中只能处理与其智力、经验相适应的行为,打赏25万元,并且是家中所有积蓄,显然超出了女孩的日常行为范围,属于效力待定行为,如果监护人认可,行为就有效,如果监护人不认可,行为就可以撤销。

  也就是说,如果小女孩的父母不认可她打赏,是有权利将钱追回的,而且必须要回。

  “未成年人准入,我认为如果平台合法,没有年龄限制也未必不可,能上这样网站的孩子,年纪肯定不会太小。”王殿学还称,平台没有义务主动追回或是先退钱,但在用户提出合理要求时,平台方最好能够积极帮忙追回,这也是一个平台良好发展的表现。

责任编辑:谭雅文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