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不规范人员流动大 家政服务机构如何规范?

在国内,一方面家政服务的需求日趋呈现高端化、个性化,另一方面,社会对于这对于这一职业的价值认知仍有偏见,拥有较高教育背景的人不愿意进入这一行业。市场不规范,人员流动大,国内家政服务面临尴尬的现实。

  原标题:月嫂、保姆“说来就来 说走就走” 家政服务机构如何规范?

  央广网北京2月20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春节过后,很多家庭都收到由提供家政服务的阿姨发送是一条手机信息,内容是年后阿姨就不回来了。对于阿姨“说走就走”,家政中介很无奈。阿姨与公司之间并无正式的合同,严格来说不属于公司员工,只能任由她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这两年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吐槽:“阿姨总是变着法儿的要求涨工资,不满意就说老家有事要走,家里离不开人,每次都得妥协”“请阿姨太贵”。一线城市育儿嫂工资基本在5000元以上,月嫂更是万元起步。高昂的费用已经让不少积蓄不多的新手爸妈望“嫂”兴叹。

  在国内,一方面家政服务的需求日趋呈现高端化、个性化,另一方面,社会对于这对于这一职业的价值认知仍有偏见,拥有较高教育背景的人不愿意进入这一行业。市场不规范,人员流动大,国内家政服务面临尴尬的现实。

  在其他地区和国家,家政和育儿服务的市场是不是一样活跃?婴儿谁来照顾,有没有月嫂,如何定价?类似家政服务机构如何规范?先来看中国香港。在中国香港,月嫂和家政服务的工作,通常都由外佣来担当,由于这项产业规模巨大而且稳定,无论是外佣的来源国还是香港本地,都属于正规机构的员工。

  据《中国日报》驻香港记者李涛介绍,香港外籍家庭佣工非常普遍,虽然很多人习惯性统称他们为菲佣,但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香港外佣数目达到32万人,而其中51%来自于菲律宾,另外46%来自印尼。香港法律规定,外佣必须居住在雇主家里,负责为雇主处理各种家务,比如煮食、清洁以及照顾老人和小孩等。由于香港人普遍工作压力比较大、工作时间长,所以聘请外佣来照顾老人和小孩,成了无奈的选择。在香港聘用外佣成本并不算高,2014年底政府把外佣每个月的最低工资调高100元,加到4110元港币每个月,折合3200多元人民币。对于很多外佣来说,这笔收入高于自己在本国水平,在过去的二十年来,外佣在香港的数目一直处于稳定增长趋势,很多外佣出租国非常重视这项产业。在香港本地,有很多机构专门针对外佣进行培训,内容着重于婴幼儿护理及老人护理等方面。例如教授外佣如何照顾零到三岁的小孩,包括完整的婴儿及小孩护理须知以及基本的急救课程,以及婴幼儿的营养、玩乐以及成长、防范意外等方法,照顾患病儿童等各方面的内容,满足相关家庭期待进一步培训外佣来照顾子女的需求。

  家政作为一门学科源自美国。1869年美国依阿华大学为该校女生首开“持家学”,这是最早的带有家政性质的实用课程,内容包括理家、烹饪等。然而,发展最早却不代表最好。美国观察员庞哲表示,如今在美国想找到合适的保姆越来越难,碰到好的小保姆会用加工资、提高待遇等方式想尽办法留下她。美国找临时小保姆看孩子在节假日年轻父母得以放假难度越来越大,主要原因是供不应求。首先,十几岁的青少年寻找假日期间就业或志愿参加社会、学校活动的人越来越多。同时,对看孩子条件的要求不断提升,造成找保姆难原。另外,人口比例统计来看,适龄青少年人口少于不断出生的婴儿和需要保姆孩子数量。找到一个能够安全放心的青少年,并把自己的小宝贝全权托管的信任度在父母心中不断降低。据统计,如果有些家庭发现理想的小保姆,一般情况下不愿意跟自己朋友分享,同时竭尽全力给小保姆提供各种优惠,例如有零食、饮料甚至准备饭菜等优待。对小保姆首选是家长人好,待遇周到,孩子听话。但如果领教过孩子的脾气后,有些小保姆不管待遇多好,都不会再回头。很多美国年轻父母希望小保姆能够讲第二种语言,这样会长期聘用,不但找到了保姆也请到了家庭语言教师,费用每小时20美元到35美元不等,但找到理想的小保姆非常不易。

  再看日本,日本很多女性生完孩子后成了家庭主妇,家政服务市场不大。年轻人习惯自己料理家务,只有少数家庭有接受家政服务需求。不过,日本观察员黄学清指出,随着日本女性开始越来越多走向工作岗位,对家政的需求也开始出现。在日本人的印象中,雇佣保姆的家庭都是很富有的人,尤其是全职保姆,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保姆的工资并不比一位年轻白领的工资低。另外,日本人很少雇佣保姆的原因就是日本非常重视家庭的隐私,不喜欢陌生人进入自己的家,他们更愿意自己打理自己的家。日本的传统是家庭事务由主妇管理,孩子由母亲来照顾。随着日本女性进入职场的比例越来越高,传统的生活方式逐渐被打破,家庭对保姆行业需求越来越多。其中,照顾孩子的保姆常常出现短缺。一位妈妈表示,自己在公司上班,孩子放学早,需要保姆来照顾几个小时,但是到市政府查阅找不到合适的保姆,需要提早很长时间去登记排队。在日本,要找中国人保姆更难,持有工作签证的外国人,不能以签证中工作以外的行业作为主业。学生签证等打工时间有限。虽然日本人在放假期间不需要保姆,不会出现保姆荒,但在保姆市场,就业人员不足的现象越来越明显。

  在俄罗斯,家政市场两极化情况非常严重。高端市场只占有不到10%,其余都是低端市场。俄罗斯观察员张舜衡介绍,高端家政公司非常正规,这些公司的保姆工资很可观。但是在现实中,俄罗斯人却很少去正规的家政公司找保姆,反而更倾向于通过熟人介绍等渠道找,存在一些潜在风险。莫斯科正规保姆工作是高薪行业,按照俄罗斯猎头公司2017年数据,莫斯科保姆月平均工资为6000元人民币,最高级别均价接近2万元人民币,高收入的保姆大多具有丰富的经验和师范或医护类毕业证书,只有一些大的家政公司才对从事家政的人员进行必要的审查。

  俄罗斯目前没有专门针对保姆的审核机制,但政府重点着手对家政公司和中介行业进行监管。一般由当地市政府成立委员会,委员主要由市长办公室的代表、独立的相关专家以及家政行业联合会的成员等组成。针对家政公司法律文件、硬件设施、人员结构、数据库、服务标准、客户满意度等反馈机制的各种相关细节进行考察认证。所以俄罗斯的大型正规家政公司对保姆的选择非常严格,甚至会对高工资的保姆强制要求接受专门的家政服务培训,以及客户满意度的反馈调查。毕竟如此高端的家政公司在俄罗斯保姆劳动力市场凤毛麟角,一般家政公司难以企及。据一家名为“助手”的家政公司经理古连科娃称,来他们公司应聘的保姆基本都是乌克兰人,有来自亚洲的,很多来自吉尔吉斯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俄罗斯同属一关税同盟,不用买从业证明。不少人家找保姆通过熟人介绍,或看报纸或网站广告,这样的保姆良莠不齐,专业技能只能到实践中考察。

责任编辑:吕倩倩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