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打滑遇险11根钢筋洞穿车门 吉林男子头部被贯穿

23日9点左右,曲先生驾车带着父亲、妻子和儿子、女儿一行5人回老家上坟,不料遇突发情况,车辆失控横向漂移了数十米,撞到路边的钢筋堆垛上,11根钢筋洞穿了车门,曲先生头部被钢筋贯穿。救援官兵合力小心翼翼地将曲先生抬出,迅速交给120急救人员。整个救援过程不到20分钟。

  原标题:丈夫头部被钢筋贯穿 儿子耳后颅骨受重创 面对巨额医疗费用 妻子毅然决定:两个人都要保

  1月23日,距离春节还有4天,但老家在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的曲先生的家人却要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

  据新文化报报道,23日9点左右,曲先生驾车带着父亲、妻子和儿子、女儿一行5人回老家上坟,不料在返程行至农安县巴吉垒镇至龙王乡公路时,遇突发情况,车辆失控横向漂移了数十米,撞到路边的钢筋堆垛上,11根钢筋洞穿了车门,曲先生头部被钢筋贯穿,一天就花掉10多万的医疗费,同时他儿子耳后也被重创,生死未卜,也需要大量医疗费用。

汽车打滑遇险11根钢筋洞穿车门 吉林男子头部被贯穿

消防官兵正在事发现场剪断钢筋

  返程途中车辆失控

  曲先生的哥哥说,他们早晨一起去上坟,“我回来的路上看到了这起事故,但我没想到是他的车,我开过去3分钟了,接到电话说他出事了。”

  曲先生的哥哥赶回现场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弟弟的头部被钢筋贯穿,满脸是血,但弟弟还活着,不停发出呻吟声,侄子头部也在流血,意识还清醒,“我一看这情况,赶紧拨打了120和119求助。”

  据了解,曲先生的妻子受了轻伤,女儿、父亲未受伤。

汽车打滑遇险11根钢筋洞穿车门 吉林男子头部被贯穿

曲先生被推出手术室

  第一次破拆:剪断钢筋救出伤者

  当天9点19分,长春市公安消防支队农安中队接警后,出动1台抢险救援消防车、6名官兵赶赴现场。行车途中,中队指挥员多次与中队勤务室及报警人电话联系,并要求救援官兵准备3类破拆工具,分别是断电钳、液压剪扩钳、钢筋速断器。

  由于路途较远,9点55分,消防官兵抵达位于龙王乡北两公里处的事发现场。

  经现场勘查,位于公路西侧一辆银色轿车与路边圆柱型钢筋架紧贴在一起,有3根钢筋分别穿过曲先生头部、膝盖及腿部,但膝盖和腿部的两处钢筋扎得并不深,此时曲先生浑身是血,生命垂危,但仍在呻吟。

  根据现场情况,中队指挥员立即下令利用液压剪扩钳实施救援。接到指令后,2名官兵迅速携带器材,攀爬至钢筋架顶部,准备实施切断,1名官兵深入车内将穿过头部的1根钢筋支撑住,防止钢筋切断后的震颤之力对被困人员造成二次伤害。

  准备就绪后,随着指挥员“切”的口令,“啪”的一声,钢筋应声断开,随即,其余2根钢筋也被切断。

  之后,中队官兵合力小心翼翼地将曲先生抬出,迅速交给120急救人员。整个救援过程不到20分钟。

  第二次破拆:为检查和抢救做准备

  随后,曲先生被紧急送往吉大一院,但因为他右侧额头处支出10多厘米长、约15毫米粗细的钢筋,左侧耳后还悬着40多厘米长的钢筋,给检查和手术都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医生只得再次求助消防官兵。

  11点58分,长春市公安消防支队特勤一中队出动1台抢险救援车、6名官兵赶往医院。12时06分,西朝阳路与西中华路交会处车辆拥堵,“时间紧迫,我决定和战士带着装备先跑过去。”副中队长李红旭说。

  于是,很多市民在西民主大街看到这样一幕:一群消防官兵,手提、肩扛着救援设备,一路向吉大一院狂奔。

  6分钟后,官兵跑到急诊室。按照医生要求,消防官兵利用工具剪断了曲先生头部两侧的钢筋,为避免二次伤害,两侧各留约5厘米长,整个过程用时15分钟。之后,曲先生被立刻送进急救室抢救。

  丈夫:多根肋骨骨折 脾脏破裂、颅骨粉碎严重

  下午3点30分许,医生在对曲先生的腹腔进行手术,据了解,他左侧多根肋骨骨折,脾脏破裂,通过手术摘除。

  曲先生的妻子李女士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她左眼淤青发紫,肿得难以睁开。

  坐在李女士身旁的是伤者的姐姐曲女士。“我弟弟今年才46岁啊……”曲女士哽咽着说。

  据李女士回忆,当时好像是为了躲避其他车辆,丈夫向左打方向盘,但没想到轮胎打滑,在紧急刹车后,轿车在路面上转了好几个圈,最后撞到路边的钢筋堆上。“要是路边没有这密密麻麻的钢筋堆,我丈夫就不会受这么重的伤了。”李女士说。

  晚上6点30分,医生向家属征求意见,是否进行开颅手术。

  医生说:“如果不开颅,死亡的可能性是99%,但如果开颅,算上他的血液系统,共有4个脏器出现损伤,很有可能下不来手术台。即便开颅手术成功,他还要挺过清创、感染等关卡,即便一切都挺过来,很可能是一种植物生存状态,也就是植物人,治疗费用可能在三四十万元。”

  医生的说法让李女士和亲属们陷入两难的境遇。“治,可能人财两空,不治,又于心不忍。”曲先生的一名远房亲属叹了一口气说,“家里并不富裕,今天花的十万多医疗费还是借的,他孩子的伤也很重,也需要一大笔钱,到底要保哪一个?太难抉择了。”

  晚上7点23分,曲先生被推出手术室,插在颅内的钢筋已经取出,见到丈夫的瞬间,李女士的脸上露出了坚毅的表情:“都保!只要能在呼吸机上,我就给他治!”

  晚上7点30分,曲先生被推进神经外科重症监护室继续观察治疗。医生说,曲先生左侧身体伤情较重,钢筋从左侧刺入体内,左侧肋骨断了四到七根,曲先生颅骨粉碎严重,由于钢筋强力贯穿头颅,虽然钢筋从脑内移除,但颅骨碎片留在了脑内,情况十分危险。至24日凌晨1点记者截稿时,伤者无法进行自主呼吸,需要呼吸机进行辅助,血压靠升压药来维持。但医生也认为,不排除奇迹发生的可能性。

  儿子:颅内出血 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晚8点,在解放军第二〇八医院神经外科,几名亲属还焦急地在监护室外等候,曲先生的儿子聪聪(小名)做完手术后一直躺在里面。

  “当时他头部出了一些血,我想用毛巾按住,结果没止住,车里当时还有烧纸,我顾不上那么多了,用烧纸总算给他止住了血。”曲先生的哥哥说,“当时我们都以为他只是头部被钢筋划了个口子,到医院缝合一下就得了,没想到伤得这么重。”

  家属说,术前给聪聪剃头时,发现孩子的意识就不清晰了。“他应该管我叫大伯,结果后来叫我姥爷了,再往后瞳孔都放大了。”曲先生的哥哥说,“后来医生告诉我们,聪聪的耳后有很大的一块颅骨破损了,要是再晚来一会,可能就保不住了。”按照曲先生哥哥手指比划的大小,直径约有5厘米左右,面积约20平方厘米,颅内的出血可能是血管被颅骨碎片划破了。至记者截稿时,聪聪还未脱离生命危险。

  “手术过程很顺利,但在术后聪聪的头部却出现了渗血的症状,枕头都被血水浸透了。”一名家属说,等待其渗血状况好转后再考虑进行转院。

  “孩子今年上大三,眼看再有一年就毕业了,谁能想到出这事啊,这一家人可咋过年啊!”曲先生的一名亲属无奈地说。

  医生说:“目前他的渗血状况还没有好转,我们给他输入血浆和血小板,增强他的凝血功能,希望改善他头部的渗血症状。”

责任编辑:徐睿明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