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打车难收费高 滴滴称将适时取消出租车调度费

从上周末开始,抱怨网约车平台打车难、打车贵的声音在朋友圈流传,很多春节前急着办事的市民遭遇了打车加价。滴滴出行发出公开信表示,自即日起,在全国范围内阶段性取消出租车“建议调度费”功能。滴滴方面称,取消调度费可能给部分乘客带来呼叫等待时间增加

  原标题:打车难打车贵问题再刷屏 滴滴:阶段性取消出租车调度费

  目前反映的打车难、收费高问题是网约车价格回归应有水平引发的正常阵痛。虽然我个人也希望打车能够很便宜,但是商业并不是慈善,他需要盈利。打车难问题反映出一系列城市问题,解决仍需推动出租车行业市场化,大力发展城市公共交通。

  ——资深IT行业分析师唐欣

  从上周末开始,抱怨网约车平台打车难、打车贵的声音在朋友圈流传,很多春节前急着办事的市民遭遇了打车加价。昨日,滴滴出行发出公开信表示,自即日起,在全国范围内阶段性取消出租车“建议调度费”功能,以减少因为春运期间本身供不应求和价格因素带来的体验问题。

  乘客抱怨调度费不高出租车不接单

  乘客小石昨日早上8时15分从草房的住处用滴滴软件叫车,选择出租车后提示给予司机调度费,他从2块、4块、6块依次选择不同档次的调度费都没有司机接单,当调度费增加到8块时,有3个司机抢单。

  “这个情况已经持续一周了,从上周开始,出租车没有加钱就打不着,快车也有很多浮动倍数。”小石说,他往年打车,越临近春节越好打,但这个星期,他用滴滴叫出租车,必须增加8-10元调度费才会有司机接单。“因为出租车不是快车,都是北京的司机,我觉得不应该存在春节难打车的问题。”小石说。

  小石上车后跟司机聊起调度费一事,司机表示,好几辆出租车都停在草房地铁站附近,他本人也在此停靠了近半个小时,在小石增加了8元调度费后才收到的叫单。

网约车打车难收费高 滴滴称将适时取消出租车调度费

  滴滴仍保留用户主动给予调度费的功能

  昨晚,滴滴出行发布了一封致用户的公开信,回应近期网约车出现的打车难,平台出现加调度费等问题。滴滴方面称,近期打车难、打车贵的问题或许源于供需失衡。此外,自即日起,在全国范围内阶段性取消出租车“建议调度费”功能,以减少因为春运期间本身供不应求和价格因素带来的体验问题。

  滴滴方面称,取消调度费可能给部分乘客带来呼叫等待时间增加,打车成功率降低的影响,也请大家理解。同时,考虑到司机师傅们在春节出车的辛苦,滴滴仍会保留用户主动给予调度费的功能,并强调,所有调度费滴滴分文不取。

  回应

  滴滴否认“压单不发”

  对于有乘客提出滴滴叫车平台是否故意不发送“未加价”单给出租司机,昨日,滴滴出行相关部门工作人员表示,滴滴出行只是用户和出租车之间的撮合关系,不存在故意不推单的行为。不管是巡游出租车的呼叫还是专车的呼叫,滴滴平台从计价机制和价格浮动算法上都没有改变。因为春节前用车量大,设置调度费用是为了加大司机抢单的积极性,使乘客更容易打上车。

  焦点

  司机称加倍收益20元封顶

  多的都被专车平台拿走

  “从早上7点到晚上12点,基本上全天加价1.5到2倍。”张鸣是一名全职网约车司机,河北石家庄人,她告诉新京报记者,最近生意的确非常好,一天下来几乎只有中午一两个小时不加价,一些繁华地带基本上全天加价。

  虽然活儿基本都加倍,但张鸣却抱怨所谓加价的收入自己只能拿到一部分。张鸣说,滴滴平台规定,司机只能从加倍的收益中获得上限为20元的收益。有一次她从西单接一位客人去善各庄,车费大概100元,上浮1.6倍,理应160元的车费,她只拿到120元,另外40元归了滴滴平台。

  张鸣说,去年刚加入滴滴时,上浮的收入并未设定上限,全部归司机所有。去年7月,滴滴将上限降为50元,10月降为20元。

  体验1 方式APP打车

  ●时间:上午9时许 路线:东五环外→首都机场

  早高峰去机场快车无人应答

  昨日上午9时许,新京报记者在东五环外一个大型小区外叫车去首都机场。快车根本没人应答,并显示附近没有可用车辆。叫专车溢价1.7倍,出租车很容易叫到。

  记者坐上了一辆大众牌专车,司机十分健谈。一路都在抱怨“一天忙不过来了,过年前没时间准备年货。”他说这几天用车量特别大,他只要一开机,订单就像雪片一样砸进来。“以前一天拉四五百,这几天每天至少拉八百块。”

  司机分析说,年前难打车与快车司机流失以及节前用车需求量大有关系。

  他所在的车队一共48个司机,以前大家在群里一聊起来停不住,这几天群里冷冷清清,半天都没人说话,群里的人数也只剩下不到20个人了。“年前大家赶着回家,尤其是小年以后,大部分司机都回家了,腊月廿六又回了一批,没几个人了。”

  这位司机不是北京户籍,他说,根据北京市专车管理规定,5个月过渡期以后,就要严格按照“京人京车”管理,那时候他也有可能无法继续从业。“这几天机场抓得厉害,要是遇到了,你就说是公司派的车,你也不认识我。”他叮嘱记者,遇到交通执法人员如何应对。

  ●时间:中午12时左右 路线:白桥大街→北京西站

  快车数量少 出租车三秒内抢单

  昨日中午12时左右,记者从白桥大街出发前往北京西站。记者分别通过滴滴呼叫快车、专车、出租车,发现三类车辆数量差别较大。

  屏幕显示,快车在附近空车仅有两三辆,最近的一辆位于南花市大街,离上车点约2公里。而屏幕所显示的较近专车仅有一辆,其余则有三四辆位于北京站附近。

  相比之下,出租车较为充裕,滴滴上显示上车点附近有五六辆空车,二环上也有六辆左右,记者在路边看到,街面上空车较多,半分钟内将近十辆出租车经过。

  虽然三种车辆数量不同,但打车均不困难。快车与专车均在半分钟之内接单,其中快车溢价1.1倍,到达目的地需50.2元,出租车下单之后,三秒之内即有人响应。

  在驶往北京西站的途中,出租车司机康师傅告诉记者,打车打不到一般有两种情况,一是早晚高峰期,出租车“供不应求”,尤其在中关村(10.080, -0.13, -1.27%)、望京附近,二是距离太近,出租车司机不愿意接单,这也造成了很多地方只有加价才能打到车。他坦言,如果记者去的是崇文门而不是北京西站,他也不会接单。

  ●时间:下午4时30分许

  路线:白桥大街→崇文门

  加价至6元出租车抢单

  昨日下午4时30分许,记者从白桥大街打车前往崇文门。附近专车在7辆左右,快车5辆左右,出租车仍然保持领先,有十几辆。

  记者下单之后,快车与专车均在十秒以内接单,但是等待了六七分钟,仍然没有出租车接单,记者增加2元调度费,依然无人应答,而调度费增加到6元时,三秒内便有两位司机抢单。

  前往崇文门途中,快车司机于师傅告诉记者,专车与快车为滴滴派单,接单之前司机并不知道目的地,因此不存在只接远单不接近单的情况。

  体验2 方式招手打车

  ●时间:下午4时-5时

  地点:六里桥长途汽车站、方庄环岛西南角、东城区金桥公寓门口、幸福大街、崇文门国瑞城

  多个区域打车需等数分钟

  昨日下午4时至5时,记者分别在六里桥长途汽车站、方庄环岛西南角、东城区金桥公寓门口、幸福大街、崇文门国瑞城等多地招手打车,发现在繁华商圈及长途场站打车,虽然出租车数量较多,但多为载客状态,打到车需等待几分钟。

  像在幸福大街、方庄环岛等车流量较多的路段,打车相对容易一些,约3分钟即有空驶车辆停车;在六里桥长途车站和国瑞城打车,等待时间在10分钟左右。

  昨日,多名出租车司机认为,之所以出现“打车难”的情况,更大原因是在春运期间,城市对运力的需求大幅度提高,每天运营时“活儿”的数量明显增多。

  “每年春运差不多都这样。”一位出租车司机说,返乡及外出旅客大多携带行李,选择出租车出行的频率增加,此外,网约车司机返乡及停工或也是造成打车难的原因之一。

  多位司机表示,每年春运期间,自年前3天开始进入出租车行业的春运“高峰期”,上路营运期间,从清晨到凌晨,生意都不错。此外,一名在滴滴等平台注册的出租车司机表示,打开软件,路程远的“好活儿”变多了,“从天通苑开始拉客,接到的单很多都是去机场和南站的,算是好活儿。”

  有出租车司机表示,自从北京的网约车规定出台后,执法部门加大整治力度,平时在机场、车站排队候客时,感觉网约车“少了一些”。

  近两年,网约车的发展对出租车行业是否造成重大影响?昨日,北京一家出租车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无论是平时还是年节期间,北京出租车的数量和运力并未削减,网约车的存在也并未对出租车行业发展和市场秩序造成威胁。

  追问

  是否可判定“打车难”重现?

  交通专家徐康明介绍,打车难需要分成是打专车难还是打出租车难,这个不能一概而论。此外,打车难并不是指某一个很小的时间段,或者某一个区域的打车困难局面。

  他说,出租车业态的特性决定,很容易产生某一个时间段某一个区域出现供需不匹配。判定打车难实际是要在一段较长的时间,出租车的里程和时间利用率都出现极高的数值,这种情况下可以系统的认定城市出现了打车难。而只出现在某区域或者某时间段的问题,不会彻底解决。目前网上流传的各地情况来看,还没有达到科学判定打车难的条件。

  打不到车因网约车司机流失?

  在专车平台看来,集中爆发的“打车难”源于特殊时期的供需失衡。昨日,滴滴出行相关部门工作人员表示,已经关注到用户在网上提出的意见,公司高层也在商讨应对措施。春节前网约车司机流失量大,供需不平衡是出现打车难的主要原因。

  滴滴出行高级产品总监近日也在网上发文称,随着春节的临近,司机在线数量下降了近25%,而订单数量则增长了30%。

  记者从多名网约车司机处了解到,由于北京要执行“京人京车”的管理模式,春节前大部分非京籍网约车司机借此退出经营。一名通州片区的车队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他的车队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外地司机表示春节后不会回来了。

  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院院长张国华认为,从现在的情况看,对网约车的需求仍然很旺盛,而从事网约车的司机因为春节将至,数量上减少,造成了供应的减少。

  张国华认为,这其中原因还包括补贴模式没有解决好供求矛盾的问题。网约车市场初期,平台补贴力度大,司机积极性高,节假日出车积极。现在各个平台的补贴都在不同幅度地下降,有的平台甚至没有补贴了,司机假日出车的积极性就不高了。

  出租车设置调度费是否合理?

  徐康明表示,一个城市的出租车需求有淡季、旺季,春节期间,出租车价格可以浮动,毕竟从业人员放弃休息,从劳动法来说工资也是翻倍的。

  但需要注意的是,国外在施行出租车市场调价的前提一定是对预约类服务,而不是对即时叫车类服务,这也是从保护消费者权益角度考虑。如果在某一时段确实有浮动需要,那么预约类服务体现浮动,就会给消费者更多的选择权。“如果觉得太贵,消费者有时间选择其他方式出行。”但是价格浮动在即时叫车上,乘客可选余地不足,乘客是被动的接受价格变动。

  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邱宝昌表示,出租车价格是政府定价,加调度费将政府定价的性质变成了市场定价,这是不妥的。叫车平台不应该设置这样的调度费。设置调度费将出租车价格的“政府定价”属性变成了“市场定价”,这违反了价格法,价格主管部门应予以查处。

  对于快车、专车这类实行“市场定价”的网约车,邱宝昌则认为,其价格如何制定也需要明确的公示。“不能在短时间内出现过大的波动。市场定价是基于成本和合理的利润得出的定价,如果高峰期增加了司机的运营成本,可以公示在什么时段什么地段增加收费,但如果几分钟内价格出现波动,这就不妥。”

  市民出行是否过于依赖打车?

  昨日记者采访了多位市民,他们称目前打车已成为自己出行的第一选择,“在家里下单,等接单后再出门”已成为固定模式。其中有部分市民自称此前出行基本靠公交地铁,几年前网约车兴起后,大打价格战,打车低价格加上“点到点”的服务以及相比公交地铁更舒适的环境,都让他们开始习惯于打车,尤其是价格相对更便宜的快车。

  某专车平台市场部负责人认为,此次打车难风波比较突出的是“快车”叫车难,等候时间长,专车从叫车时长、价格方面没有太大影响。多个专车平台内部还有限价机制,溢价不能超过内部标准。

  “现在人都习惯叫个车再下楼了,出行方式也改变了。”他表示,由于此前的市场培育,部分用户的出行方式改变,也是造成春节前订单量猛增的原因。

  徐康明认为,由于长期的低价竞争,确实在某种意义上造成了大家出行就打车的习惯。“这种可能性是有的,但是这个很难有详细的数据证明。”

责任编辑:王飞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