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直播平台赚得盘满钵满 主播捞金不逊上市公司

之所以将2016年称之为直播元年,因为这一年涌现出大量直播平台,大量上市公司也积极试水玩票。大部分直播平台的融资规模都在亿元级,其中金额最高的斗鱼C轮融资高达15亿元。

  原标题:网络主播捞金能力达到千万级 三大直播平台赚得盘满钵满

  刚刚过去的2016年,被誉为VR、人工智能、网络直播等多个新兴领域的“元年”。不过,VR刚刚起步就遭遇到资本寒冬,人工智能只有阿法狗在孤独求败……真正能在元年挣到“元”的现象级产品,当仁不让要数网络直播。

  三大直播平台赚得盘满钵满

  之所以将2016年称之为直播元年,因为这一年涌现出大量直播平台,大量上市公司也积极试水玩票。大部分直播平台的融资规模都在亿元级,其中金额最高的斗鱼C轮融资高达15亿元。截至2016年年底,大大小小的直播平台已超过300家。不过,这些靠资本催生还在烧钱阶段的新兵,目前还难以和“老司机”们抗衡,欢聚时代、陌陌、天鸽互动这三家直播业上市公司,不仅继续掌控着大量的主播和流量,而且还是赚得盘满钵满。

  在日前召开的“陌陌直播17惊喜夜”盛典上,陌陌方面透露,自2016年4月份全面推出直播业务以来,直播已成为陌陌重要的业务和收入引擎。截至2016年12月31日,阿冷、古筝灵儿、沈玮琦、张多金等10大主播共创造了近1.15亿元的收入,相比之下,71家A股公司2015年的营收不及这个数字。

  欢聚时代举办的“YY直播新锐影响力”盛典,则充满了正能量,“新京报-重走天梯上学路”、“腾讯新闻-一个人的车站”等直播事件被授予“最具责任感直播事件”、“最具内容创新直播事件”等奖项。1亿元天价签约虎牙直播的MISS、2016年度最火女主播PAPI酱等,也分别获得“最具商业价值游戏主播”、“年度最强直播首秀”等奖项。

  作为PC端直播的老大,在刚刚召开的“2017亚洲投资峰会”上,天鸽互动财务副总裁胡晓飞表示:“我们在2016年一季度末推出纯移动端产品后,业绩在二季度有一个很好的回升,当时收入环比超过三成,利润环比超过八成,但是因为时间比较短,所以对于整个上半年的业绩影响没有那么强烈。从三季度开始,公司业绩出现显著回升,而且有一个比较好的涨幅。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于网约车、P2P等新兴领域,相关部门对于网络直播的政策出台毫不滞后,从去年下半年至今,《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等多个规定相继实施。随着政策门槛的提高,网络直播平台中的一些灰色地带也正在失去生存空间。在业界看来,YY近日举办那场充满正能量的大会,也是在一定程度上可视为对政策的响应。

  对此,天鸽互动CEO傅政军指出,合法合规是从事网络视听经营服务的前提,为此天鸽互动研发了独特的智能识别系统,24小时全方位监控,并辅以人工审查,严防不合规内容的出现。随着市场监管的加强,不合规的直播平台将逐渐被淘汰,天鸽互动的市场占有率有望进一步提升。

  主播捞金能力不逊上市公司

  曾几何时,自媒体大号一篇文章动辄几万元至几十万元的收入,令不少人艳羡。不过,从2016年开始,自媒体的风头日渐让位于当红主播。在不少发布会上,知名主播被安排到前排入座,除了承担直播工作之外,自身也成为会场的风景。陌陌、YY近期召开的直播盛典上,李宇春、李冰冰、邓紫棋等一线娱乐明星,也成为知名主播的“绿叶”。

  来自陌陌的数据显示,前十大主播在创造了1.15 亿元总收入的同时,其平均月收入(分成后)高达75.7万元。其中,排名第一的主播阿冷,2016年的分成后收入(播出时长9个月)达1600万元,堪比一线影视明星。不过,高收入的背后也意味着远高于常人的付出,陌陌2016年度10大主播累计播出时长40万分钟,几乎全年无休,且在直播过程中,主播还需要不断与用户沟通,才艺表演,工作强度可想而知。

  不过,大量的主播并没有这么风光,陌陌董事长唐岩透露,2016年 9月份陌陌平台上月流水在3万元以上的“头部播主”,收入占比总营收40%-50%。每月1000元流水以下的播主有40多万人。

  相比于陌陌、YY主打一二线城市和明星牌,天鸽互动则更为草根,主要定位于三四线城市。“每个直播平台的章法不同各有千秋,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我们本来就根植于三四线城市。一直以来,不论是我们的主播群也好,用户群也好,都是以三四线城市为主”,天鸽互动CEO傅政军表示,“对于三四线城市的主播来说,因为工作机会相对少,机遇也少,所以主播收入对她们的吸引力就会大很多。一二线城市的很多主播是玩票性质,动力、激励都不足。在三四线城市,用户花个几十、几百元,主播会和你聊很长时间,相反在一线城市没个几千元主播都不理你,更不用说互动了。一线城市在大肆抢夺之下,市场已几近饱和,其它平台也开始下沉,未来的主要战场是三四线,而不是一线。”

  在业界看来,YY、陌陌、天鸽互动三大巨头已然全面覆盖一二三四线城市,在这种情况下,大量新生的直播平台要想分羹谈何容易。尽管相比起VR的窘境,网络直播的日子还算好过,但不乏有观点认为,刚刚度过元年的网络直播业,很可能随时展开大规模洗牌。此前,昆仑万维脱手映客股权,就被视为打了“退堂鼓”。

  “网络直播其实是一个非常窄众的市场,那平台运营靠什么?没有一个良性的、稳定的商业模式,靠烧钱是烧不出未来的”,傅政军指出,“直播行业现在上市的算上我们就三家,这么多年来拼的就是毅力,有没有真正把直播当作事业来做。现在有的新兴平台融了点钱,就烧出去做推广换名气,但名气并不等于用户量。一个直播平台,如果每个季度达不到2亿元至3亿元的流水,是很难发展下去的”。

责任编辑:吕倩倩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