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获刑泽熙概念股还能不能买 20年股市大佬沉浮盘点

徐翔被带走甚至被判有罪,东方锆业、吴通通讯等泽熙概念股还能不能买?据统计,上溯至1997年的管金生,近至刘汉、徐翔,过去20年间,有近20位的江湖大佬,或逃亡,或入狱,或自杀。兴于股市,亡于股市,成了他们的“宿命”。

  原标题:徐翔获刑后命运会是这样 20位资本大鳄沉浮启示录

  据媒体报道,徐翔等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一案将于周一上午9时,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并预计上午就将得出宣判结果。依据《刑法》对操纵证券市场罪的规定,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市场篇:泽熙概念股还能不能买?

  一私募机构人士认为,徐翔被带走甚至被判有罪也不会影响上市公司的基本面,并且泽熙的持股被冻结,也不会形成抛压,“同时徐翔刚被抓时,相关概念股有过不小的跌幅,现在则是恢复性上涨,也是可以炒的题材概念”。

  泽熙概念股有哪些?

  2014年押宝了东方锆业、吴通通讯、中青宝、鹏欣资源等股票。此外,徐翔对新兴行业也有独特思路,对于有政策扶持的行业尤为看重。A股市场中泽熙概念股有工大首创、隆基股份、赤天化、赛象科技等。

  此前,泽熙在2015年二季度持仓个股主要包括:新兴铸管、风神股份、东方航空、德豪润达、先锋新材、粤电力A、江苏有线、大连热电、康强电子、东方金钰等10只个股。在2015年三季度持仓只有康强电子和华丽家族两只个股。

  据投资者关系资料显示,泽熙2015年9月和10月调研了多家公司。如9月的,盾安环境、莱茵体育、东江环保、巨星科技、雅百特等5家公司;10月的,泽熙调研了兔宝宝、富春通信、荣信股份、科斯伍德、联化科技等5家公司。

  此外,徐翔母亲郑素贞在三季报则现身三只个股,分别为南洋科技、大恒科技和文峰股份,其持股数量分别为1589.24万股、12996万股和27500万股。

  宿命篇:盘点1997年至今获罪的股市“大佬”

  据统计,上溯至1997年的管金生,近至刘汉、徐翔,过去20年间,有近20位的江湖大佬,或逃亡,或入狱,或自杀。兴于股市,亡于股市,成了他们的“宿命”。

  管金生

  1997年,因行贿、滥用公共资金获刑17年

  张海

  2007年,因职务侵占、挪用资金获刑15年,出逃

  周正毅

  2007年,因操纵证券交易、挪用资金等获刑16年

  刘汉

  2014年,因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

  吕梁

  2001年,失踪

  罗成

  2001年,操纵股价,出逃

  仰融

  2002年,涉嫌经济犯罪,被批捕后出走美国

  朱耀民

  2003年,因金融诈骗判刑14年

  张少鸿

  2004年,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获刑10年

  唐万新

  2006年,因操纵证券交易价格、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判刑8年

  魏东

  2008年,自杀

  顾雏军

  2008年,因虚报注册资本、挪用资金等罪名获刑12年

  张荣坤

  2008年,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获刑19年

  刘军

  2009,因行贿官员判刑14年

  严晓群

  2010年,因银根收紧债务黑洞被刑拘

  黄光裕

  2010年,因内幕交易、单位行贿获刑14年

  宋如华

  2013年,因挪用资金获刑9年

  成清波

  2014年,因涉非法集资被批捕

  命运篇:入狱后结局各不相同

  这些曾纵横资本市场的大佬们,入狱后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新京报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看到一份《减刑刑事裁定书》。判决书称,犯“操纵证券市场罪”的张荣坤,在狱中“积极肯干,努力完成劳动任务”,“积极参加思想、文化、职业技术培训”,2012年和2013年各获得监狱积极分子1次,因此张荣坤获减刑1年。

  2012年出狱后,顾雏军接受过新京报记者的采访。他回忆说,他在狱中就三个任务“改造思想、文化学习、劳动改造”,“7年时间,比上大学研究生的读书时间还多”。同时,顾雏军还称,他与杀人犯关在一起,“成天被人骂”。

  据媒体报道,黄光裕在狱中仍然能“遥控指挥”国美,“这几年国美的重大决策,都是黄光裕拍板制定的。”

  “泰跃系”的刘军,目前仍在服刑。与黄光裕不同,刘军则已失去了对自己财产的控制力。今年10月前后,狱中的刘军委托朋友,公开举报自己的亲生姐姐刘华“强占泰跃系资产、勾结外人操纵上市公司”。

  早年自称有“特异功能”的张海,则在入狱后施展“财技”。张海的家人在向监狱、看守所等相关人员行贿后,张海提前4年悄然出狱,出国后“下落不明”。目前,广东省检察机关正对张海进行境外追逃。

  近年来,已有管金生、顾雏军等人陆续出狱。重获自由后,56岁的顾雏军一直为自己平凡的生活而忙活。今年7月,顾雏军提起诉讼,要求青岛海信等赔偿经济损失489亿元。11月4日,他的诉讼请求被广东省高院驳回。相比而言,管金生在离开监狱的多年中,十分低调。

  徐翔被抓市场上具有号召力的“偶像”,又倒下了一个。从挥着巨资在股市上呼风唤雨,到贴上“犯罪”的标签锒铛入狱,徐翔重复着多位“前辈”曾经走过的路。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