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公司为何现离职潮 背井离乡苹果员工永远在路上

如今,苹果是全宇宙最优秀的公司,没有之一,温文尔雅的库克把琳琅满目的设计变成了一叠叠诱人的钞票,而且相比于乔布斯,库克更加关注员工的福利,他上任之后,延长了孕妇的产假,后乔布斯时代的苹果,每一位员工都可享有限制性股票。

  (原标题:福利待遇越来越好的苹果,为何还会出现离职潮?)

  如今,苹果是全宇宙最优秀的公司,没有之一,温文尔雅的库克把琳琅满目的设计变成了一叠叠诱人的钞票,而且相比于乔布斯,库克更加关注员工的福利,他上任之后,延长了孕妇的产假,后乔布斯时代的苹果,每一位员工都可享有限制性股票。

  此外,库克还向NGO志愿者提供津贴,重修了苹果总部的大楼,而且在高层会议上,他从不会像帮主一样暴跳如雷,而是不动声色地给那些未达到业绩目标的主管送上一个马桶塞,这位出柜CEO的亲民作风,使得苹果总部员工、海外员工、甚至关键的供应商都能雨露均沾。

  过去5年,越来越多的员工因苹果而走向富裕,走上一条“似乎在改变世界”的康庄大道。

  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苹果最近两年出现了小范围的离职潮,一方面因其组织扩大了3倍,离职人员数量增加是顺理成章的事儿;另一方面,库克治下的苹果俨然成了高速运转的赚钱机器,那些有情怀、有理想的天才是绝难忍受如此文化的。

  此外,经苹果洗礼过的员工,在就业市场上无一例外地变成了香饽饽,人性对未来充满恐惧,同时充满了好奇。在完成了基础的资本积累之后,他们有足够的理由去探索未知。

  背井离乡,苹果员工永远在路上

  平心而论,库克在员工福利改善方面取得了显著的进步,但之所以称之为“显著”,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在这个领域起点太低。

  据国外媒体曝光的乔布斯邮件显示,帮主和同行公司相约互不挖墙脚,且联合压低用人成本,取消了员工休假制度,他脾气火爆,工作环境高效且充满了压力,员工甚至都不敢和他一起乘坐电梯。

  但乔布斯的迷人之处,正在于他对技术的向往,对艺术的不懈追求,这样的氛围得以团结一大批技术型、艺术性的天选之子,这些人在乔布斯时代获得了足够的尊重和奖金,但也是如今苹果离职潮的一股清流。

  库克时代,苹果的组织变得庞大而臃肿。为了应付越来越复杂的供应链,库克的福利天平开始向零售人员、供应链管理人员重度倾斜,这使得一些顶尖的技术人员的心态产生了微妙变化,加之,苹果的创新逐渐乏力,导致这些人萌生退意,而他们的离开又加重了苹果之于供应链管理的依赖。

  最终,这家企业由技术性的创新性企业变成了一家更重视供应链管理的资本企业。

  此外,因iPhone始终是苹果营收的重要支柱,使得其他产品备受冷落,整个团队的精力也在疲于应付智能手机的巨大产能,一些技术型人员,甚至会要求去苹果零售店帮忙推销iPhone7,笔者曾脑补过蜜汁画面,他们是不是也要在最新款的手机上浇开水或者从二楼扔下去,再安排一辆大卡车顺便路过呢?

  即便是iPhone自己团队也充满了越来越多的等级观念,美国本土人员自然是第一等,接下来是印度高管、再有就是新加坡、马来西亚的中层,最终活跃在出差路上的,永远是那些黄皮肤的亚洲人,如此臃肿的组织几乎就是经典的官场现形记,效率和内耗问题正日益恶化。

  沉沦总是逐渐发生的,这始于库克的个人特质,也是巨型企业不可避免地天然轨迹,在这种背景下,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员开始加入苹果,这些人再不是桀骜的天才,而是谨小慎微、唯恐出错的芸芸众生。

  为了获得更多的利润,库克连续要求供应商降低价格,台湾媒体多次报道,供应商每年都会收到苹果杀价的要求,态度之蛮横,前所未有,几乎从不停止嗜血。

  显然,这种利益的博弈非常复杂,一如复杂的政治斗争,而派遣工就是这场斗争中最容易“死去”的士兵,他们不得不常年驻扎在供应商内部,以其获得谈判资本。

  而且苹果的供应商高达700多家,这些派遣工不但要成为博而不专的鸿儒,还要在飞机、火车上度过大量的人生,更难熬的是,他们接到的目标,常常是不符合逻辑的蠢目标,只能硬着头皮强吞下去。在这种状态下呆久了,就容易崩溃,聪明人只能赶在崩溃前离开。

  按照一般逻辑来讲,金字塔最顶端和最底端的员工都是不稳定的,前者离开是因对未来充满好奇,而后者离开则是因看不到未来,苹果的离职潮正是由这两种人组成,高层或者顶尖的技术人员自然不愁再就业,甚至能从初创企业获得更丰厚的收入以及足够的尊重。

  而一般的供应链管理人员也不同于其他企业的底层人员,他们见识过无数大场面,随便一份报告都影响着上亿资产以及数百万人的工作,这些人正是很多中小企业渴求的中层干部。

  以人为本,苹果靠员工改变世界

  乔布斯时代,苹果提出了“生而改变世界”的伟大口号,长期以来,人们只是关注苹果产品如何改变世界的,比如iPhone催生了移动互联网,Uber/微信/支付/淘宝得以取得巨大的发展,人类工作、社交、娱乐的模式也因此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此外,苹果生态圈、品质意识、精品路线、饥饿营销重度改变了传统的电子产业链,数十亿人因此受益,说iPhone/iPad联合改变了世界本无可厚非,但细想之下,这样的说法并不准确,事实上,改变世界这事儿只能由“人类”自己完成。

  笔者有一个愿望:希望企业能成为培养、输出人才的主要基地,事实上,塑造出更好更多更强大的人类,比起出一款惊艳的手机更具有社会意义。

  当然,这样的想法有些过于天真,最起码依照现在生产力的水平,没有办法实现,但诸如苹果这样之于产品近乎自虐式的要求,也在不知不觉中催生出大量高端人才,而如今的离职潮也可以理解成一种具有良好社会意义的人才输送。

  据国外媒体报道,电动车制造商特斯拉宣布已经聘请了拉特纳担任自动驾驶软件研发部门的副总裁。

  在此之前,拉特纳在苹果工作了11年,开发出了Swift语言,且向外部开发者大面积推广,他的到来不仅会带来纯熟的软件研发经验,而且给熟识的外部开发者带来新的平台,还有哈维团队里的一些核心设计人员,也带着自己卓越的理念加入了其他企业,于是如你所见,越来越多的产品流露出一种苹果式的艺术感。

  至于说,一些底层的供应链管理人员也大有用武之地,他们在初创企业里担任中层之后,势必能利用苹果的管理手段来重塑企业,那些细致的流程管理,那些若隐若现的工匠精神,那种努力执着的工作态度都会经由这些散落的“小型人才”而在世界范围传播开来。

  苹果的产品明目张胆地改变着世界,苹果的员工则润物无声地改变世界,如前文所述,从这个角度讲,如今的离职潮更像是一种具有良好社会意义的人才输出。笔者希望,越来越多地企业能重视员工的培养,毕竟,我们穷其一生,最重要的目的就是重塑人类自我。

责任编辑:吕膨江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