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要闻 > 正文

山东山水大股东与高管翻脸 董事长宓敬田职务被免除

以宓敬田为核心人物的山东山水经营管理方,与上市公司山水水泥控制方河南天瑞集团公开翻脸,13日,宓敬田在山东山水及附属公司的一切职务、权力及职责,包括其在山东山水的董事及副董事长职务。在新管理层接管山东山水之前,双方曾是“盟友”,但此后矛盾重重

  原标题:山东山水风波再起 大股东天瑞集团与现任高管交恶

  1月13日,山东山水2017年工作会议如期在集团总部召开,宓敬田以山东山水副董事长身份作主题报告。就在前一天晚上,香港上市公司山水水泥发布公告,免除宓敬田在山东山水及附属公司的一切职务、权力及职责,包括其在山东山水的董事及副董事长职务。

  至此,以宓敬田为核心人物的山东山水经营管理方,与上市公司山水水泥控制方河南天瑞集团公开翻脸。在新管理层接管山东山水之前,双方曾是“盟友”,但此后矛盾重重。

  让两万名山东山水职工痛苦的是,经过了三年内讧刚刚恢复元气、2016年实现扭亏为盈的山东山水,难道又要陷入二次内讧、生死存亡的泥潭?

  盟友翻脸山东山水核心人物被“废”遭河南警方传讯

  香港上市公司山水水泥已经两次发布针对宓敬田的免职公告。

  早在20多天前的2016年12月20日,山水水泥就发布公告,作出人员任免决定:“公司决定于12月20日起即时暂停及免除宓敬田在山东山水及其所有附属子公司的所有职能、权力及职责,直至独立调查完成。与此同时,公司已委派山东山水现任董事赵永魁于宓敬田暂时免职期间暂代其职务。”

  两天之后的22日,山东山水复函山水水泥董事会表示:“山东山水董事会和全体班子成员及下属全部子公司班子成员紧急磋商后形成一致意见:一、在此年末继往开来之时更换主要领导人我们不能接受;二、对上市公司未作任何调查研究就下此结论深表遗憾;三、我们会一如既往,以厂为家,保持冷静和稳定做好本职工作;四、欢迎上市公司派出独立调查人员来济南调查,我们做好配合工作;五、调查结论未形成之前请上市公司暂时收回公告。”

  山东山水是近年来陷入混战的香港上市公司山水水泥的全资下属公司,为山水水泥唯一的实体企业,即为山水水泥的核心业务。宓敬田此前的职务是山东山水的董事及副董事长,主持山东山水的经营管理工作。

  山水水泥“独立调查”后,于1月12日晚再次发布前述免职公告。谈及此事,山东山水一位高管告诉记者,这是山水水泥方面借一次事件“小题大做,借题发挥”。

  这次事件是2016年12月14日,恰逢新班子接管运营山东山水一周年,经过山东山水董事会和经营班子研究,并报董事长李和平同意,通报了一年来山东山水的经营情况,大意有两方面:一是一年来山东山水已扭亏为盈,而上一年度亏损20余亿元;二是债务危机有了妥善的解决办法,山东山水运营良好。

  此事引起了香港联交所的关注。2016年12月17日,山东山水收到了香港高露云律师行受山水水泥委托寄发,并抄送山东山水董事会有关《进行山东山水内部信息披露程序的调查和整改命令的通知》的函,该函指责“山东山水内部信息披露出现重大问题,主要领导带队不服从集团基本政治纪律,情节严重,影响恶劣,可能会造成下属100余家公司分崩离析,各自为政”。要求山东山水立即整改,并对违反公司纪律的有关人员进行处分。

  2016年12月22日,山东山水向山水水泥股东、山东山水全体员工及有关各方作了书面说明。

  山东山水这位高管说,山水水泥借题发挥,其主要目的是“拿掉”宓敬田。

  “比免职更让人心惊的是,我突然遭到河南汝州警方的讯问。”宓敬田称,2016年12月29日,他接到上市公司山水水泥董事会主席廖耀强的电话,邀其到北京商谈上市公司相关事宜,但到达廖耀强所住酒店后不久即遭到两名自称河南汝州经侦支队的人的讯问,两人称天瑞集团董事长李留法已向警方报案,宓敬田涉嫌经济诈骗。

  2017年1月11日,河南汝州警方再次出现在济南市长清区崮山派出所,称天瑞集团李留法在当地报案,宓敬田对其“敲诈勒索”,希望济南警方协助传讯宓敬田。

  1月14日晚间记者获悉,河南汝州警方对宓敬田由“讯问”升级到“拘传”,山东山水次日将向公安部实名举报河南汝州公安“违规插手经济纠纷”。

  内讧根源 天瑞推“一配四”配股方案,山水投资反对

  宓敬田为老山水人,2013年初从山水集团副总经理任上辞职。

  此时,后为山水之争的另一个主角天瑞集团董事长李留法派人找到宓敬田,希望其到天瑞集团任职,被宓敬田婉言谢绝。

  当年11月,宓敬田联合其他6名山水投资显名小股东代表职工股东“维权”,希望从山东山水前董事长张才奎手中收回被“酌情信托”的股份。这时,李留法再次找到宓敬田和其他山水高管,表示支持“维权”。

  知情人士称,上述汝州警方所称的涉嫌经济诈骗,或与此有关。而从“免职”到“警方传讯”,更深层次的原因,应该和宓敬田阻挠了天瑞的计划有关。

  2015年5月,来自河南的天瑞以持股28.16%一跃成为第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为山水投资,持股25.09%,亚洲水泥占20.96%,中国建材占16.67%。天瑞虽为第一大股东,但并没有取得绝对控股权。

  当年12月,天瑞主导改组山水水泥董事会,天瑞集团、山水投资双方在北京会晤时,天瑞集团董事长李留法明确表示:天瑞集团不参与山东山水董事会和经营管理层。

  但实际上,组建山东山水董事会时,董事长为天瑞所派人员,宓敬田成为山东山水的副董事长、总经理,很快天瑞集团又指派杨勇正出任山东山水总经理,宓敬田仅保留副董事长一职。山东山水有关人士认为,其显然意图取代宓敬田。不过,宓敬田实际主持着山东山水的经营管理工作。

  2016年6月3日,山水水泥董事会在未经山水集团职工股东同意前提下,发布公告称“按每一股现有股份可认购四股新的本公司股份”。9月12日,山水水泥董事会再次发布公告称“为偿付本集团未偿还债务、恢复公众持股数量,向不少于六名独立承配人配售不低于9.1亿股,配售下限0.5港元。”当时股价6.29港元。

  以职工持股为主体的山水投资认为,配售新股严重损害职工股东及山水投资的利益。因为“一配四”将使山水投资在山水水泥中的持股比例下降到6.2%;而2016年9月12日发布的公告更是严重损害职工股东利益。一是山水投资持股占比将被稀释,由25.09%降至20%以下;同时0.5港元下限配售价严重低估山水公司价值。山水水泥2015年年报中显示“2015年上市公司年报:利润总额-64.95亿元,净利润-66.93亿元,其中经营性亏损仅为28.08亿元,而减值处理超30亿,仅提取商誉减值就达23.32亿元”。这样,山水水泥每股净资产1.33元,若剔除减值影响,2015年每股净资产应为2.42元。据业内人士看来,这样做有利于控制配售价。

  宓敬田等人认为,天瑞集团控制的董事会一再强行推进配股方案,名义上是筹集资金或恢复公众持股数量,但真正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绝对控股山水水泥,为下一步掏空山水水泥铺路。

  山水投资的股东实行了阻挠,6月3日的计划破产。目前2016年9月12日的计划上市公司仍在推进中。

  雪上加霜 股份托管人站错队?推动稀释员工股份

  更让山水投资的股东们担心的是,本应代表自己意愿的股份托管人,似乎并没有站在他们这一边。

  早在2015年5月20日,为维护山水投资利益和股份价值不受侵害,香港高等法院对山水投资员工股权诉讼案件颁布托管令,安永会计事务所廖耀强、闫正为、顾智心被委任为托管人。当年7月7日,山水投资召开股东大会,三位托管人被增选为山水投资董事会董事,占董事会多数席位,代表山水投资作为上市公司山水水泥第二大股东的重要表决权力。到了12月1日,山水水泥召开股东大会,改组上市公司董事会,安永会计事务所廖耀强、闫正为、张家华等作为山水投资的代表被委任为山水水泥董事会成员,其中廖耀强目前为山水水泥董事会主席。

  山水投资股东代表反映,安永的廖耀强作为公司员工股份的监管人,过去几个月包括推动稀释员工股份的诸多行为和决定,严重违背了其作为法院指定的监管人的基本义务。

  山水投资全体被托管人2016年10月12日致廖耀强的一封信中提到,“安永会计事务所作为我们的托管人,其职责是——保护山水投资被托管人的利益不受损失,当涉及到被托管人利益的时候,必须按照被托管人的意愿行使权力。”并要求他们在山水投资董事会表决《建议根据特别授权配售新股份》时必须投反对票,否则,将坚决要求香港法院更换托管人。

  2016年12月21日一份致山水水泥董事局主席及董事的材料也提到——“您(廖)作为山水投资的董事并在上市公司作为山水投资的代表主持董事局工作本应勤奋努力想山水之所想,急山水之急,结果却是令人失望。”该材料署名为“山东山水董事会、领导班子、下属企业领导班子、全体员工”。

  后一份材料共有17000多名员工签名,前一份材料涉及2631位被托管股东,共有2300余位签名,其中7名山水投资显名股东中只有赵永魁拒绝签字,其正是在宓敬田被暂停副董事长等职权的接任者,同时也是2015年山水投资股东到香港发起维权诉讼的全权代表,并选定安永为托管人。

  以宓敬田为首的山东山水经营团队已经表现出强硬的姿态。其1月13日表示,他们将向香港法院和相关监管机构申请调查,同时也将向香港会计师公会反映。山水投资将依法启动更换山水投资员工股份托管方的法律程序,在安永会计事务所没有被更换,山水水泥和山水投资董事会没有改组前,山东山水将拒绝接受山水水泥发出的任何指示。

  另据了解,分别持有16.67%和20.96%股份的其他两位大股东中国建材和亚洲水泥,均表示坚决反对天瑞集团发新股,同时认可目前山水集团经营团队的能力。

  1月13日山东山水年会现场,坐在记者身边的一位在山水工作近30年的老职工忧心忡忡:“在山水前些年内讧时,天瑞曾经是我们的盟友,现在看来,是不是他们早已设好一个局?宓总带领山水职工在短短一年内扭亏为盈,如果被免,刚刚恢复元气的山东山水,是不是要重新变成一盘散沙?”天瑞旧事:曾掏空两家河南企业差点在济南制造流血事件

  当天瑞以“野蛮人”的身份在二级市场疯狂扫货,并成为山水水泥第一大股东时,其曾经掏空两家河南企业的“劣迹”就被翻出。

  天瑞集团2006年曾收购一家香港H股的上市公司天元铝业。天元铝业原为“三门峡铝厂”,2004年在香港H股上市,曾是河南三门峡市的支柱国有企业。2006年通过改制卖给了天瑞集团,2015年天元铝业被取消H股上市公司地位,如今落得几近破产的境地。

  类似的一幕同样发生在平顶山星峰集团有限公司身上。星峰集团原属国家69家重点水泥生产企业。河南省平顶山市政府2005年11月1日引入天瑞集团,天瑞托管后,开始进行“破坏性”生产,经营并无起色,星峰集团职工表示“天瑞集团觊觎的就是星峰集团的矿山资源,明显是借托管之名,行侵占之实”。职工多次向当地政府反映情况,甚至进京上访,但至今仍未彻底解决。2008年,当地政府解除天瑞集团对星峰集团的托管并停产,公司于2012年宣布破产。

  山东山水的职工们显然担心类似的事情在济南重演。

  “事实上,双方积怨已久,现在彻底翻脸也是必然。”宓敬田说,“从接管开始,在很多事情上双方的意见分歧很大,比如在解决公司公章问题上,我们认为应该按照政府的意见依法依规按程序去解决,但是天瑞方面强硬地要求我们组织职工去北京上访。去年1月份接管集团总部时,要求我们通过暴力手段冲击总部大楼,甚至要求我们主动制造流血事件扩大影响,遭到了我们强烈反对,我们不能拿着职工的生命安全当儿戏,当时上市公司借此免掉了我总经理职务。”

  1月14日,记者先后致电天瑞集团董事长李留法、行政总裁李和平(兼任山东山水董事长),二人均未接听电话,天瑞集团亦暂未对双方分歧发声。

  ●相关新闻

  山东山水新目标:今年利润11亿

  1月13日,在山东山水2017年工作会议上,宓敬田提出,在2016年生产经营扭亏为盈的基础上,2017年的主要经济目标是实现利润总额11亿元。“我们管理团队的初心是保护山水投资,维护广大股东和职工的切身利益。我们的使命是带领2万名职工,经营管理好山水100多家实体公司,用业绩说话。”

  据介绍,山东山水2017年计划投资3.45亿元,对因国家产业、环保政策要求需增加设施的企业,因实际市场需要优化、添置设备的企业进行必要的投入,实现产业升级。

责任编辑:赵新燕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研究报告

会议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