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斗:从流氓大亨到卖国贼 张啸林的黑白人生

说到张啸林,大家可能有点陌生,他的名气远远不如杜月笙、黄金荣大。但是张啸林是上海滩青帮三个老大里唯一文武双全之人。在风起云涌的上海滩,张啸林凭着胆色和人脉打出一片天下,但也因为唯利是图,卖国求荣而毁去声誉,徒留骂名。

  原标题:张啸林的黑白人生

  说到张啸林,大家可能有点陌生,他的名气远远不如杜月笙、黄金荣大。但是张啸林是上海滩青帮三个老大里唯一文武双全之人。他从小读过私塾,写得一手好字。曾经杭州的灵隐寺还有张啸林别名“张寅”的题额。张啸林一生无恶不作,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样样精通。他的下场也是最不耻的,晚年投奔日本人,成立新亚和平促进会,还要做伪浙江省省长,忘乎所以。最后军统策反了他的警卫林怀部,被林怀部暗杀,63岁一命鸣呼。

  张啸林从小就是一个混混,本名叫张小林,在江湖上混出名气后,改成啸林,寓意虎啸山林。中国文人有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爱附庸风雅。军阀来了跟着军阀混,土匪来了跟着土匪混,军阀土匪身边都有个师爷。张啸林成名后,就有文人出来给他改名字,张啸林一听“啸林”就非常喜欢。

李光斗:从流氓大亨到卖国贼 张啸林的黑白人生

  关系营销

  父亲去世后,为了谋出路他去浙江武备学堂上课。当时读军校是很时髦的,很多北洋军阀都是读军校出身:蒋介石读保定军官学校,后来又到日本读军官学校;孙传芳也是浙江武备学堂毕业的。张啸林读浙江武备学堂,不在于读书,在于结交朋友。张啸林从小就是人际关系方面的奇才,他天天呼朋引伴,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结交天下豪杰。后来他这些同学中真的有人做了浙江省长,为张啸林提供了很多生意上的帮助。当然,在军校是要吃苦头的,每天早晨风雨无阻出操,张啸林哪受得了这份苦,读了几年便辍学不读了。

  离开武备学堂后,他投奔了衙役的领班李修堂。通过给衙门做事,他弄明白了官家和匪徒是怎么勾结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张啸林走到哪儿都要把门道看清楚。张啸林的出身低微,要想将自己的身份变高贵,得想办法在婚姻上补回来。他巴结李修堂,他的原配老婆,就是李修堂的亲戚。张啸林有没有智慧我们先不说,但他绝对有小聪明。他的第一桶金是靠诈骗蚕农的钱得来的。春茧上市的时候,他看到蚕农驶着小船到拱宸桥来卖蚕茧,一个个腰包里都装了不少钱。张啸林灵机一动,在船上设赌局,专门引诱过往的蚕农聚赌。他使得是当时江湖上常见的骗术漏底棺材。用头发丝把骰子两头都系住,摇完骰子后,根据下注的情况,在开盅之前,偷偷的用头发丝改变骰子的点数。这种简陋的出千术,在大赌场是根本玩不转的,但是蚕农没有什么见识。张啸林先让蚕农吃点小甜头,蚕农赢了一点钱之后,一传十,十传百,纷纷到他的船上来赌,张啸林借此机会大发横财。

  李修堂调任以后,张啸林离开衙门,决定开茶馆。开茶馆本来是非常高雅的事,但是张啸林懂得做市场调研:茶馆不能太高档,一壶碧螺春卖几百块钱,老百姓进不来,来的都是达官贵人,客人寥寥无几,都是高消费也不行。如果卖大碗茶,来的都是挑夫船民,又没有意义。所以取法其上,仅得其中。张啸林就开中档茶馆。而且他开茶馆的时候还巧出心思,立了一条规矩,别的茶馆跑堂要收小费才给你服务,张啸林却公然贴出不收小费的告示。小费是服务润滑剂,现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除了中国大陆和朝鲜以外都收小费。美国的副总统到中国来,吃完炸酱面后,还要给小费。新中国成立之后把小费取消了,但是现在的服务江河日下。坐在饭馆包间里跟坐在监狱里差不多,你大声叫服务员,没人愿意搭理你。因为对他来说,一天要走几十公里,能偷懒就偷懒。但张啸林不收小费和我们现在的考量不一样,他是为了结交各路混混。任何行业都有潜规则,你真不给小费的话,服务员就会给你脸看。遇上这些结账不给小费的人,服务员会拽着你不干。这时候张啸林就出来摆平,把账记在他身上。他的目的是广交天下豪杰。

  张啸林在拱宸桥一带,有了自己的人才班底,又会一些武术,混的风生水起。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有一次和别人争执的时候,失手打死人。杀人偿命,所以衙门到处追捕他。

  有胆有识,步步高升

  他东躲西藏的时候碰到了生命中第一个贵人,季云卿。季云卿是上海滩青帮里的人物。他见张啸林仪表不凡,能文能武,就说:“别在杭州待着了,跟我去上海滩吧,那里十里洋场,冒险家的乐园。”一下子就把张啸林说动了,跟着季云卿来到上海滩。但是到了上海滩之后,季云卿打发他到赌场看场子。赌场老板一看,张啸林连上海话都不会说,就有点瞧不起他,让他做最底层的杂役。

  张啸林觉得英雄无用武之地,就去找季云卿。季云卿听说自己介绍过去的人,居然给安排了最底层的工作,就不乐意了,带着张啸林去赌场转了一圈,赌场老板连骂自己有眼不识泰山,赶紧给他加薪。张啸林的地位陡然提升,大家不敢得罪他。

  张啸林生命中第二个贵人是黄楚九。黄楚九是上海的医药大王,尤其擅长研发保健品。他是少有的敢跟日本人对着干的民营企业家。当时上海抵制日货,但是日本产的仁丹销量特别好,到处都是它的广告。黄楚九愤愤不平,研发了一款跟仁丹功能差不多的龙虎人丹,凡是贴着日本仁丹广告的地方,他令人都贴上醒目的龙虎人丹广告,商标是龙腾虎跃,广告语也非常有民族主义精神——中国人请服中国人丹。一下子把日本的人丹市场搅的翻天地覆。

  黄楚九和张啸林是同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黄楚九看张啸林一表人才,就有意把他招揽到自己门下。但是相处久了,发现张啸林江湖气太重,不适合卖药。就把他介绍给青帮大字辈的元老樊瑾丞。张啸林从此一跃成为青帮中人,而且徒以师为贵,他成了通字辈的一员,在青帮中算辈分比较高的。张啸林是典型的这山望着那山高。在赌场看场子的时候,又到妓院去卖春药,接着又改投黑帮,努力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

  他生命中的第三个贵人就是杜月笙。杜月笙比张啸林更足智多谋,在黄公馆的江湖地位步步高升,就是他介绍张啸林进入黄公馆。张啸林做汉奸之前,其实非常讲义气。他是上海黑帮里杜月笙最看中的兄弟。因为他救过杜月笙的命。杜月笙当年在上海摊打打杀杀,有一次黑帮火拼,被人打成重伤。为了救杜月笙,张啸林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都典当了,甚至还把自己的棉衣拿去典当铺,这让杜月笙非常感动。杜月笙养好伤之后,逢人就说张啸林讲义气。

  张啸林进入黄公馆后,不甘心只做黄金荣的马仔,整天想着怎么打工变股东。露兰春事件后,黄金荣在走人生的下坡路。张啸林利用浙江武备学堂的同学、已经升任为浙江省长的张载阳,成功和浙系军阀搭上线。张啸林的人脉正是黄金荣和杜月笙所需要的,他们三人一起成立了专门贩卖鸦片的“三鑫公司”。“三鑫公司”有了张啸林一股后,张啸林和黄金荣平起平坐,也不再叫黄金荣“老板”或者“爷叔”了,而是叫他“金荣哥”。每次有鸦片烟土运抵上海,都是张啸林出面与淞沪护军使衙门联系,何丰林和俞叶封派水上警察出动,护卫货物转驳、上岸,在法租界内,黄金荣再以巡捕房的名义发放通行证,在巡捕的保护下,大摇大摆地把烟土运进三鑫公司的仓库。三鑫公司每年盈利数千万元,独霸上海的鸦片走私。当然,这些官府中人也都有丰厚的分成。

  三个人还不知足,想做外省生意。浙江是当年中国最富庶的地方,他们想开拓浙江的鸦片市场。张啸林给张载阳和浙江督军卢永祥送了不少银子和贵重礼物,浙江和江苏的鸦片生意都到了三鑫公司手中。但是杭州的市场不包括在内,当时杭州十里繁华,也是中国的一个大城市。杭州的烟土市场被卢永祥的铁哥们鲍一斋垄断。鲍一斋当年为了取得卢永祥的支持,送了他一个小妾。这个小妾很争气,嫁给卢永祥八个月后生了个大胖小子。卢永祥中年得子,乐得全然忘了“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常识。张啸林为了离间鲍一斋和卢永祥,给卢永祥写了一封匿名信,卢永祥这才知道原来小妾和鲍一斋早就有一腿,孩子也不是自己的。鲍一斋彻底失去卢永祥的信任。张啸林乘虚而入,杭州的烟土市场自然归他了。

  从流氓大亨到卖国贼

  张啸林对杜月笙始终有瑜亮情结,在张啸林的心里,他觉得自己的钱财、胆略不比杜月笙差,但是名声为什么差距那么大。杜月笙竞选过上海参议院的议长,得到蒋介石的单独接见。七七事变后,张啸林禁不起诱惑,投靠日本人,做起汉奸,想要独霸上海滩。他筹办新亚和平促进会,大发国难财。日本人甚至任命他为浙江省长,他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俗话说,欲令其灭亡,先令其疯狂。张啸林拿过浙江省省长的委任状,他的死期也不远了。蒋介石下令戴笠,要不惜一切代价除掉张啸林。有人说军统试图干掉张啸林的过程中,杜月笙的青帮弟子明里暗里帮了张啸林的忙,但是对这件事,杜月笙始终闭口不提,因为毕竟他们是兄弟。

  军统刺杀张啸林曾经有两次失手。一次是张啸林的车队等红绿灯的时候,用机关枪扫射他,但是没想到张啸林坐的是防弹轿车,张啸林成功逃脱。这件事之后张啸林谨慎起来,足不出户,军统更难下手了。但是对张啸林这样的花花公子来说,整天待在家里真比坐牢还难受。

  机会终于来了,梅兰芳的弟子京剧名伶新艳秋来上海演出,张啸林订了包间去看戏。军统特务在四周埋伏好,但是张啸林迟迟没有露面,来的是张啸林的亲家俞叶封,也是个大汉奸。军统只好下令先除掉俞叶封,打一打张的威风。张啸林得到消息后,又恨又怕,整天待在家中。他还从日兵宪兵队调了一个班的警卫,专门保护自己。

  堡垒往往是从敌人内部攻破的。两次失败后,军统用5万大洋收买了张啸林的贴身警卫林怀部。林怀部是个神枪手。有一次,林怀部假装和管家吵架,引起张啸林的出现,张啸林破口大骂,并且叫林怀部卸枪走人。林怀部借卸枪的机会,拔枪打中张啸林的面门,张啸林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

  张啸林教子无方

  在上海滩四大亨中,张啸林的家教非常失败。他的大儿子张法尧被送到欧洲留学。学成归来后,张啸林带着他去见蒋介石,希望能谋个一官半职。看在杜月笙和黄金荣的面子上,蒋介石亲自出面接见了这位留学生。张法尧在法国拿的是法律博士,但是居然一问三不知。任凭张啸林怎么求情,蒋介石也没有给这个公子一官半职,惹得张啸林四处大骂蒋介石忘恩负义。之后张法尧便无所事事,到处沾花惹草。后来,还是杜月笙给张法尧找了个工作,给他办了个律师事务所。张法尧从不专心工作,每天草草了事,吃喝嫖赌无所不作。逐渐地,开始吸食鸦片,最终死在一个无人注意的弄堂里。而他的另一个儿子张显贵为了娶小老婆,居然把正妻杀死,最后逃到香港。

  在风起云涌的上海滩,张啸林凭着胆色和人脉打出一片天下,但也因为唯利是图,卖国求荣而毁去声誉,徒留骂名。不论他最终登上多高的位置,在历史的长河里也只是小丑角色。
(本文经作者同意转自李光斗博客 李光斗更多观点请关注专栏)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