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文新:资金不去实体经济?我们期待股市“慢牛论”

有人一说“资金不去实体经济”立即就说股市吸引了大量资金。我今天郑重地纠偏。股票市场直接针对实体经济的股权融资,股价越高,实体经济融资越便宜。我们希望“慢牛”市况,期待一个“逐优弃劣”,定价准确的中国资本市场,而今天看,对这等市况的期待远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靠谱。

  原标题:股市“慢牛论”

  有人一说“泡沫”准把股市、楼市连在一起,有人一说“资金不去实体经济”立即就说股市吸引了大量资金。我今天郑重地纠偏。

  我们说,股市、楼市对于实体经济作用不可同日而语,房地产价格过高或泡沫对实体经济是灾难,因为房价高会严重拉高实体经济生产成本。这还不只是工业用地的成本问题,而是高房价会拉高方方面面的成本。一般而言,工业企业存在于城市,一个城市的房价上涨会导致用工上涨。外地工人流入、农民进城务工,他们首先要有一个安居之所,如果这个城市房价太高,那在这个城市生活的人,必然要求相应的收入,否则住不起房子。还有,一个城市的房价高,其商业成本一定会高,在这样的城市里买菜都贵,所以房价高是对实业企业而言,那是灾难。华为为什么要迁出深圳?显然与深圳房价过高密切相关,企业因此而担负过重。

钮文新:资金不去实体经济?我们期待股市“慢牛论”

  但股市完全不同。股票市场直接针对实体经济的股权融资,股价越高,实体经济融资越便宜。这根本用不着解释,因为这是基本常识。所以周小川曾经明确指出,资金进入股市也是支持实体经济。那我是不是说“股市越泡沫,越有利于实体经济”?当然不是。因为,股市快速泡沫化会引发社会躁动,当许多人试图炒股赚钱而不屑于本职工作之时,整个实业生产效率会被大打折扣。所以,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姜洋今日表示,在振兴实体经济的过程中,资本市场能否发挥作用,稳定是重要前提和决定性因素。

  这话着实有水平。不过,其水平需要我们对“稳定”有一个正确的理解。我认为,“稳定”是相对于“大起大落、暴涨暴跌”而言的。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中国股市极度疯狂导致极度低迷,极度疯狂导致股票狂发,而极度低迷导致股票停发。如此周而复始,中国股权融资通道“时开时关”,投资和融资功能的可持续性非常差。所以才有姜洋今天这样的结论:稳定是资本市场支持实体经济的前提。

  那什么是“稳定”?我认为,“稳定”是平缓,针对当下时节,“稳定”就是平缓、长久的“多涨少调”,总体缓慢向上,就是“慢牛”,而这样的市场走势当然是最适宜“振兴实体经济”的环境。首先,“慢牛”保持着市场的温度,投资活跃,板块轮动,投资者投资和企业融资冲动都会因此而变得理性而冷静;第二,对于“非专业投资者”而言,这样的市场走势最适合买进看好的股票长期持有,而放弃对其日常波动的关注,从国家经济发展的大趋势当中分享利益,这就可以摒弃社会因股市暴涨而躁动不安的历史顽疾;第三,股权融资可以持续不断,资金需求与供给更容易实现“平衡”;第四,系统性风险较低,而使投资者更加专注于选股,避免散户投资者跟风乱炒垃圾股;第五,监管也会因“慢牛”而变得更加从容,更加可持续,避免过去那种“疯牛中收紧,快熊中放松” ,而且“收放政策”无所不用其极——监管的“周期性折腾”。

  还有一个关键问题就是:股市的暴涨暴跌都是中国资本市场定价失败的表征。资本市场除了投融资功能之外,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功能——资本定价。这个功能被中国长期忽视。实际上,股票一级市场——IPO定价依据许多时候都要比较全球类似上市公司的股价,包括天使和创业投资,股票二级市场价格是一个资本定价的重要参照系。如果这个市场暴涨暴跌,早期投资者失去定价参照,实业家和投资者之间关于公司股权价格的谈判就很难达成一致。

  我曾经见到过这样的数据,当股票二级市场火爆的时候,创业投资规模虽然很大,资金疯抢的情况也时有发生,但大多数理性投资者都会抱怨“股权价格太贵”;相反,当股票二级市场极度低迷的时候,早期投资规模也会下降,而这会抱怨的是创业者、实业家,他们认为自己公司的股权“太便宜了”。由此可见,股票二级市场的“稳定”更有利于股票市场定价,有利于中国整体股权市场的良性循环,有利于中国创新、创业,实体经济生存环境的良性塑造。

  所以我们希望“慢牛”市况,期待一个“逐优弃劣”,定价准确的中国资本市场,而今天看,对这等市况的期待远比历史任何时期都显得更加靠谱儿。
(本文经作者同意后转载 钮文新更多观点请关注专栏)

责任编辑:杨菲菲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