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惠金融的践行者——山东省小额贷款行业巡礼

8年来,山东小额贷款行业共发放贷款5400多亿元,其中90%以上贷给了得不到银行贷款的“三农”和小微企业小额贷款行业,且2015年平均利率为13.5%,比2014年下降了2.2个百分点。可是,作为普惠金融的践行者和先行者,这个行业却长期戴着“高利贷”的帽子,在误解

  ★提起它,人们首先会想到“高利贷”,很多人把它和非正规的投资理财公司混

  淆起来。其实,

  ★它不仅是正规金融,而且出身“名门”,主要发起人多为实力雄厚、极具影响

  的大型企也,如鲁商集团、鲁信集团、重汽集团等......

  ★它既是普惠金融的践行者,也是先行者,8年来的5400多亿贷款中,90%以

  上贷给了得不到银行贷款的“三农”和小微企业

  ★与银行相比,它的输血和“补血”功能助推了农业强镇,激活了产业链和商圈

  它真的是高利息吗?2015年平均利率为13.5%,比2014年下降了2.2个百分

  点

  ★它也面临经营困境甚至是生存危机,今年20%的公司没有开展新的业务,一

  直吁请享受公平的税收政策

   ★它,是一个在被误解和艰难中前行的行业——小额贷款

山东省小额贷款公司使用统一标识
  山东省小贷行业标识形象识别系统今年6月开始向全省小贷公司发放使用

       文/李松 
 
       12月25日9点,济南的孙女士到银座超市大采购,黄瓜是她每天餐桌的必备菜。这一次,她特别注意到,黄瓜来自济阳曲堤。不过,她可能像很多人一样,并没有意识到这些曲堤黄瓜有何特别。

  看似与平常无异的黄瓜与一个被误解的行业有关——小额贷款。其实,包括黄瓜在内的曲堤很多农产品,受益于一家名为济南邦信的小额贷款公司——在很多人眼里,像济南邦信这样的小贷公司就是“高利贷”。但正是这家公司的小额贷款,让很多种植户有了钱去种菜,让曲堤的农产品形成规模,把菜卖到全国各地。

  “高利贷这顶帽子,我们戴了很多年了。”山东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会长于维利说,小额贷款公司多年来一直被误解。
 

  1、2700亿贷款中的两个三农标本

  “三农”一直是小额贷款公司的主要服务方向之一。济南邦信只是其中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济南邦信是东方邦信融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子公司,东方邦信则是中国东方旗下普惠金融平台。

  位于济阳县东北15公里曲堤镇是全国知名的黄瓜产地。这里的黄瓜被称为“中国黄瓜第一品牌”,卖到了全国各地。该镇占地约35亩的育苗场上坐落着28个高标准育苗温棚。

济南邦信工作人员在中国黄瓜第一品牌的济阳曲堤考察
济南邦信工作人员在济阳曲堤考察种植户

  黄瓜苗是以农户提前预定的形式进行繁殖培育的。这种蔬菜种植方式隐含了一对难题:一方面是育苗场怎样顺利地找到农户并把黄瓜种苗卖给他们?另一方面是手头资金普遍有限的当地农户,从哪儿筹钱购买黄瓜种苗?

  正是在解决这一对难题的过程中,济南邦信发挥了作用。

  他们的办法是:育苗场推荐信用好的农户,他们对有种苗需求的农户发放贷款。这样,农户就有钱买种苗,育苗场也顺利把种苗卖给了农户。

  育苗场每年为当地黄瓜种植农户育苗200多万株,满足了当地100多农户种植黄瓜的需求。很多农户是通过邦信小贷解决资金环节的难题的。

  58岁的曲堤镇卜家村村民曹传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此前,他想建一个高温大棚种植黄瓜,手中资金不够,济南邦信的信贷员实地考察后,向他发放了3万元的助农贷款。曹传生就利用这笔贷款顺利建造起黄瓜大棚。

2015年6月,济南邦信小贷建起了曲堤服务站。
济南邦信小贷公司在济阳的曲堤服务站

  2015年6月,济南邦信建起了曲堤服务站。截至2016年11月,他们已在同属济阳的曲堤镇、仁风镇、太平镇、垛石镇、济阳街道、回河镇6个乡镇开展业务,覆盖80多个村落,累计放款1235.5万元,共发放357笔,户均3.4万元。

  让我们把目光再放大到全国。目前,东方邦信已在兰州、沈阳、海南、昆明等地建立了近40家“三农”服务网点,累计发放涉农贷款52亿元,服务农户超过7万户。

  另一个样板,是临沂莒南县民丰小额贷款公司支持当地养殖、种植的例子。

民丰小贷扶持莒南县生猪养殖户,是山东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发展三农贷款发展模式代表
民丰小贷在莒南县扶持了众多生猪养殖户

  莒南县大白常村一位王姓养殖大户从2008年开始养殖生猪,并建了一个20亩的大型养猪场。前几年行业不景气,大部分银行惜贷甚至拒贷生猪养殖业,王先生向银行申请贷款,但屡屡拿不到“续命钱”。民丰小贷得知王先生的情况后就通过饲料经销商,贷款给其买饲料,解了他的燃眉之急。去年,他累计出栏生猪5000多头。

  在这一个案例的带动下,目前民丰小贷仅在该村就放款460笔,金额达2500万元,全村每年出栏生猪5万多头。

  除此之外,民丰小贷还用类似的方法向种植户等贷款。

  正是凭此,民丰小贷被山东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树为发展三农贷款发展模式的一个代表,在2016年6月该协会举办的全省小额贷款行业创新发展经验交流会上,公司作为典型单位作了经验交流。

  纵观全省小贷行业,从2008年小贷公司试点到2016年5月底,全省小贷公司已累计发放“三农”贷款2752亿元,占到小贷公司所有贷款的一半。
 

  2、一个通过小贷“血脉”打通产业链的样板

  除了三农外,小微企业是小贷行业的另一个服务目标。

  2008年5月,中国银监会和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这是我国最早关于小额贷款公司的规范性文件,也是迄今为止对小贷公司进行行业监管的法规依据。该意见在提及“小额贷款公司的资金运用”时规定:“小额贷款公司发放贷款,应坚持‘小额、分散’的原则,鼓励小额贷款公司面向三农和微型企业提供信贷服务......”

  同年下发的《山东省小额贷款公司试点暂行管理办法》也规定,小额贷款公司在坚持为“三农”和小企业服务的原则下自主选择贷款对象。鼓励他们面向农户和微型企业提供信贷服务。

 济南市齐汇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是一个服务小微企业的典型案例

  济南市齐汇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是一个服务小微企业的典型案例,齐汇小贷借此打造起一条服务于自己母公司的产业链条。

  齐汇小贷是由中国重汽集团为主发起人的小贷公司。重汽集团有1200多个车型,需要大量的企业为其生产配件、销售卡车,上下游企业分布在全国各地。这些企业活得好不好,直接关系到重汽集团经营质量。

  齐汇小贷发现,产业链上的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很普遍。于是他们就确定了“产业链金融服务”的发展战略和实践步骤:把钱贷给那些急需的配套厂家和销售企业。如此,这些中小企业不仅可以更好地为重汽集团服务,而且对重汽集团更加忠诚。同时,由于他们对这些企业很熟悉,且有着紧密的业务关系,发放的贷款也更加可控、安全——这其是小贷公司对供应链金融进行的探索和尝试。

济南市齐汇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点支持的重汽集团产业链小微企业
齐汇小贷重点支持重汽集团产业链小微企业

  到今年5月,齐汇小贷已累计为1068家企业发放了3448笔贷款,累计发放贷款总额超过40亿元,其中,中小企业占90%以上,很多是重汽集团的关联企业。如今,齐汇小贷已经成为山东小额贷款行业供应链金融模式的代表。

  注册于济南历下区的鲁信小贷则是另一种业务模式。他们采用的是行业商圈金融的模式。

鲁信小贷是山东小贷行业商圈金融模式的代表
鲁信小贷是山东小贷行业商圈金融模式的代表

  发起人鲁信集团缺乏实体产业,但他们发现,济南的一大特色是有很多行业的商业企业,比如建材市场、汽车配件市场、家具市场、科技市场等,他们就通过“商圈+商会+团队”的业务复制手段,向商圈里的小微企业提供贷款。

  其实,目前很多银行也在做商圈金融,而鲁信显然做出了自己的特色。去年二孩政策放开后,他们迅速发掘了孕婴童商圈,还加入了济南孕婴童行业协会,成为副会长单位。

  去年,鲁信小贷共计发放贷款5.49亿元,其中4.64亿元贷给了各商圈里的小微企业。
 

  3、高利贷,一顶被冤戴了多年的帽子

  根据公开数据,从2008年试点到今年5月底,山东全省的小贷公司累计发放贷款5486亿元,其中“三农”贷款2752亿元,小微企业贷款2831亿元。今年上半年,山东小额贷款公司累计发放贷款370.07亿元,其中涉农贷款165.04亿元,小微企业贷款208.64亿元,两者占全部贷款的92.37%。

  在山东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会长于维利看来,这些数据表明,山东小额贷款行业忠实地遵行了国家和山东省的法律法规和有关政策,而且为期望得到银行“输血”而不能的“三农”和小微企业“补”了大量的血。

  但这似乎并足以完全改变外界形成对小额贷款行业“高利贷”的印象。近年来,由于很多机构都在从事民间金融业务,各地的跑路事件频频发生,在一般社会公众眼里,小贷行业很容易被归到民间金融机构,与“乱”联系在一起。

山东省金融办主任李永健在山东省小额贷款行业创新发展经验交流会上

  在今年6月举行的山东省小额贷款行业创新发展经验交流会上,山东省金融办主任李永健就直言,由于多方面原因,有些人一提到小贷公司还是习惯性地想到高利贷,往往把它和非正规的投资理财公司等混淆起来,整个行业还没有得到社会的充分认可。

  “外界对小贷行业确实有很多误解。”于维利说。

  说到乱,他认为,小额贷款公司绝对称得上“根正苗红”。

  2008年5月,中国银监会和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后,山东省政府办公厅也下发也《关于开展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工作的意见》,小额贷款公司主要发起人都是原则上是管理规范、信用优良、实力雄厚的当地骨干企业,净资产不低于5000万元(欠发达县域不低于2000万元),资产负债率不超过70%,连续三年赢利且利润总额在1400万元(欠发达县域550万元以上)。今年,山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又出台了《山东省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管理办法》,该办法对主发起人的标准有所放宽但同样严格,其中规定主发起人应当是管理规范、信用优良、实力雄厚的当地骨干企业,具备出资能力、资产负债率不超过70%、连续三年盈利或者净资产不低于10亿元且上一年度盈利。

  也就是说,其主要发起股东都是巨头型的名企,信用优良,且“不差钱”。

  在于维利看来,很多股东发起小额贷款公司,其实有拿钱出来帮扶“三农”和小微企业之意。当然,既然是市场化运作,小贷公司也需要良性运转,想赚钱,通过赚钱壮大实力。

济南齐汇小贷的主要发起人为中国重汽集团
中国重汽集团是济南齐汇小贷的主要发起人

  事实也是如此。比如,上述提到的济南齐汇小贷,主要发起人为中国重汽集团;济南历下区鲁信小贷,主要发起人为鲁信集团;东方邦信为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13个平台之一;济南高新区天业小贷的发起人之一是上市公司天业股份......其他很多小额贷款公司的“来头”都不小。

  对于被称为“高利贷”,于维利直言,小贷公司的利率确实要高于银行利率,但这也是有规定的。根据最新的监管规定,小额贷款公司经营放贷业务,与借款人自主协商确定贷款利率和综合有效利率,但不得违反法律法规的有关规定。

  从另一个角度看,有关数据显示,2015年山东省小额贷款行业累计贷款平均利率为13.5%,较上年同期下降了2.2个百分点。有关人士认为,山东小贷行业的贷款利率正由相对高的特殊利率,向市场平均利率转化,为“三农”、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提供了更加低成本、高效率的资金支持。

  小额贷款公司受到的监管也是相当严格的。

  从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小贷公司是普惠金融的具体落实,惠及最基层的三农和大量小微企业、工商户。“这些外界可能并没有看到。我们真的希望逐渐消除社会对这个行业的误解。”
 

  4、一个努力为自己正名且艰难前行的行业

  2011年,在省金融办的直接领导下,山东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成立。作为全省小贷公司的“娘家人”,协会自成立以来,除了承担起管理、政企间桥梁等职责外,也为行业正名作出了不少努力。2015年底,国务院出台的《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明确提出,“拓宽小额贷款公司和典当行融资渠道,加快接入征信系统,研究建立风险补偿机制和激励机制,努力提升小微企业融资服务水平。……支持农村小额信贷组织发展,持续向农村贫困人群提供融资服务。”这是国家首次提出支持和鼓励小贷行业发展的政策,让整个小贷行业为之振奋。

  随后,省小贷协会聘请专业设计团队制作了“山东省小额贷款行业标识形象识别系统”,今年6月份开始向全省小额贷款公司发放使用。这套系统包括基础系统、办公系统、导示系统,内容涉及行业名称、行业标志、标准字、标准色、象征图案、宣传口语、办公事务用品、广告媒体、交通工具、衣着制服、旗帜、招牌、标识牌、橱窗、陈列展示等。他们期望这对树立行业良好形象、促进行业规范化发展起到作用。事实上,也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山东小贷协会被省委社会组织工作委员会和省民政厅授予“全省优秀社会组织”称号

\

  2012年,山东小贷协会被省委社会组织工作委员会和省民政厅授予“全省优秀社会组织”称号,并作为获奖行业协会的代表在表彰会议上作了典型发言。2015年,小贷协会连续三年获得由中国小微金融机构联席会颁发的“中国小微金融最佳行业服务奖”。今年7月,在山东省民政厅组织的第二批全省性社会组织评估中,小贷协会从4.5万家社会组织中脱颖而出,获评4A级社会组织荣誉,并连续三年获得承接政府职能转移和购买服务的资格。

  这些荣誉从一个角度证明了协会作出了努力,也取得了成效。但社会误解依然存在,在有关人士看来,或许原因是多方面的。

  和外界所误解的“高利贷”企业肯定“日进斗金”形成反差的是,其实小贷行业的日子并不是那么风光好过。一个可以折射现状的数据是:自2015年3季度全国小贷公司数量达到8965家的高峰后,已经连续数季下降,到2016年一季度末降了100多家,一季度贷款也减少了31.41亿元。

  其中有宏观经济不佳的原因和金融政策的原因,也有小贷行业自身的原因。

  在2015年协会工作报告中,于维利提到,当时行业陷入发展困境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有些小贷公司背离了公司设立时的初衷,没有坚守小额、分散的市场定位,而是热衷于像银行那样发放大额贷款,甚至做起了风险难以防控的“过桥业务”,没有实现与银行的差别化经营,探索到适合自身特点的经营方式。

  为此,他们在山东省金融办的带领下,到深圳、重庆、四川等地学习考察,特别是在深圳,当地小贷公司坚持小额、分散方向,经营无担保、无抵押信用贷款以及发展商圈金融、供应链金融和产业链金融的发展理念和做法,给了他们很大启发。为此,今年8月和9月,协会组织全省的小贷公司在深圳连续举办了两期小贷公司经营方式发展与创新培训班。让很多小贷公司受益受益匪浅,逐渐找到了方向。

2016年6月举行的山东省小额贷款行业创新发展经验交流会

  其实,山东省金融办主任李永健也多次强调要坚持正确的经营方向。在2016年6月举行的山东省小额贷款行业创新发展经验交流会上,他又特别强调说,小贷公司与银行最大的不同是服务客户群体的不同。小贷公司的客户群体主要是面大量广的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三农和广大创业者,他们单笔资金需求额小、抵押担保条件不好,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小贷地处基层,接地气,情况熟,规则灵活,决策快,效率高。如果坚持小额、分散的方向,注重占领和经营好这一细分市场,小贷公司就能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和特长,不断实现新发展。

  不过,包括山东在内的小贷行业面临的形势很严重。今年6月的交流会上的信息表明,截至2016年5月,山东仍有不少小贷公司未开展新的放贷业务。其中,有宏观经济形势不好、找不到优质客户等多种原因。

  在这次行业会上,政策也被一些小贷公司负责人提及。当时涉及小贷行业的最新政策是2016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营改增”。“营改增”之前,小额贷款公司执行的营业税率为5%,附加税0.6%,合计营业税及附加税为5.6%。按照增值税6%的税率,因为小贷公司无从抵扣,这项税率事实上是增加了0.4%。事实上,对于小贷企业来说,负担更重的是所得税,这一直被行业所关注,很多人也多次呼吁改善。

  今年山东省两会上,省政协委员武玉杰就呼吁让小贷公司享受金融机构政策。他表示,小贷公司是按照普通工商企业纳税,须缴纳25%的企业所得税、5.56%的营业税及附加税等,与同样经营放贷业务的其他金融机构相比税负过重。在他们看来,一方面征税时将小额贷款公司纳入金融企业类,另一方面在涉及金融企业其他税收优惠政策方面,小贷公司却享受不到。比如,金融企业计提的准备金可以税前抵扣,但小贷行业计提的准备金,是否允许税前抵扣,始终没有明确的文件。

  截至目前,山东小贷公司已经发展到了428家,覆盖全省137个县(市、区),实现了全省县市区全覆盖,从业人员接近6000人。在于维利看来,8年来,小贷行业其实一直在被误解和政策的“夹生层”中艰难前行。但他认为,只要行业自身坚持正确的经营方向,加上政府政策的支持和社会的理解,小额贷款行业一定会迎来光辉灿烂的明天。(齐鲁财富网 李松)

 

责任编辑:李松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