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放弃国安 神秘买家愿购64%股份中信紧急寻找下家

中国足协此番在“情”与“法”之间明智地选择站在“法”这一边,从而确保中超联赛能够稳步发展,给外界传递了一个积极的信号。马云不得不放弃入股国安。决意要让北京国安“换一个活法”的中信集团似乎也是不想再次错过良机,经过紧张联络与沟通,京城本地神秘

  原标题:马云+IDG放弃国安 京城神秘买家愿购64%股份

  作为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历史最悠久、从未降级的俱乐部,北京国安自传出增资扩股的消息后,始终未曾有明确的说法,且其中几经反复。不过,记者了解到,马云尽管有心在中国足球领域干一番大事业,但苦于中国足协的相关规定,在入股国安事宜上已无奈地选择了放弃。中国足协此番在“情”与“法”之间明智地选择站在“法”这一边,从而确保中超联赛能够稳步发展,给外界传递了一个积极的信号。不过,决意要让北京国安“换一个活法”的中信集团似乎也是不想再次错过良机,经过紧张联络与沟通,京城本地的一家“神秘买家”悄然浮出水面,未来几天之内便将正式揭晓。

  “关联”让马云无奈退让

  自从今年9月份传出恒生电子(蚂蚁金服)和IDG的一家合作投资公司将收购北京国安俱乐部的股份、成为新股东的消息之后,围绕着是否与中超其他俱乐部存在“关联关系”,成为了外界关注的新焦点。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提供的查询信息显示,杭州恒生的控股股东为浙江融信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这家网络技术公司的股东为“蚂蚁金服”,其持股比例为100%。杭州恒生的实际控制人为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众所周知,阿里巴巴集团,目前持有中超另一家球会广州恒大淘宝俱乐部40%的股权。

  按照《中国足球协会职业足球俱乐部转让规定》,一旦收购成功,很有可能使得未来的中超联赛出现“关联关系”。因为此次两家公司收购北京国安股份的份额属于俱乐部重要股权转让(大于30%),相关规定是:“受让方及其股东、实际控制人、法定代表人、高级管理人员与其他职业足球俱乐部无关联关系。”而《中国足球协会章程》第十九条第(三)项规定:“同一自然人或法人(包括公司股东及其下属子公司)不得同时控制两个以上的俱乐部或足球组织。”而且,在《转让规定》中还明确写道:“重要股权转让以及俱乐部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将根据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进行认定。”

  由于与恒大及苏宁的关联问题 马云无奈放弃入股国安

  在这种情况下,马云和他的阿里巴巴在已经入股广州恒大之后,再通过恒生电子(蚂蚁金服)认购北京国安的股份,显然违反了中国足协的相关规定。这也是先前外界一直认定这次股份转让很可能无法成功的原因。

  不过,马云本人还是信心满满,因为他迫切希望能借助这次入主国安俱乐部来为中国足球做更多的事。也正因为此,马云和中信集团董事长常振明约定专门会晤中国足协相关领导。一个必须要说的事实是,不止是现任的常振明,即便是前几任中信集团董事长,在国安俱乐部成立至今多年来,从未踏入过中国足协的办公室。但这次,常振明董事长为转让一事,亲自登门,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在12月23日,中国足协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出现了多位中国经济界重量级人物同时登门的盛况。

  足协明智“法”大于“情”

  当天下午,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兼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副主席兼秘书长张剑、足协党委书记于洪臣、执行局副局长李立鹏等在足协七楼办公室会晤了常振明、马云等一行,就蚂蚁金服收购北京国安俱乐部股份一事进行沟通。

  据了解,在沟通期间,主要是由中超执行局的人和准备收购公司的负责人进行交流,重点是对何为“关联关系”展示自己的看法与认识。而马云表达了知恩图报的想法,对当年国安对自己的资助给予回报,更希望能够为中国足球的发展尽自己的一份力。中国足协副主席、秘书长张剑在沟通中表示,自己就是马云的“粉丝”,甚至自己每天都要看马云所写的书,因而从他本人的角度来说,特别希望马云能够更多地参与到中国足球中来,为中国足球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但是,作为一个行业的管理者与政策的制定者,他又必须要考虑维持整个秩序、确保每一家俱乐部能够在公平的环境下展开竞争,因此,在“情”与“法”之间,中国足协只能首先选择“法”。

  应该说,在这个问题上,中国足协是作出了一个明智而正确的选择,毕竟在中国职业联赛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曾出现过类似像“实德系”这样的关联情况,对整个中国足球的杀伤力和破坏力极强。为了避免再次出现这种关联关系,中国足协从源头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让其他中超俱乐部和整个中超联赛确保不再受到伤害,是维护了整个中超的利益。

  在沟通之后,无论是马云本人还是中信集团方面,都对中国足协的决定予以理解。当然,中国足协并没有“一棍子”打死,毕竟无论是马云还是常振明能够放下身段、走进中国足协的办公室已属“破天荒”。因而,在双方会谈结束之前,蔡振华向两位表示感谢的同时,也表示:如果马云方面能够从广州恒大俱乐部方面退出,为了让国安收购一事能够顺利地进行,中国足协可以在材料申报时间节点上予以延后。而中国足协也会内部再次予以研究,并将在下周一(亦即26日)给予对方更进一步的明确说法。

  据本报记者昨晚获得的消息,马云方面在与中国足协沟通之后,曾与广州恒大俱乐部方面进行过沟通,了解能否从恒大俱乐部中退出。但由于退出涉及到相当复杂的手续与情况,无奈之下,“蚂蚁金服”只能选择退出,并在昨天(25日)正式通知中信集团。

  中信紧急寻找下家

  在中国足协的政策面前,无论是马云还是中信集团董事长常振明,都没有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来给中国足协“施压”,这着实令人敬佩。这其实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他们为什么能够成为“呼风唤雨的成功人士”。据称,常振明在离开中国足协之前,只是很婉转地表达了一个意见,即如果中国足协确实无法批准这次交易的话,中信集团将会继续寻找新的合作伙伴,但也因此有可能会影响到中国足协规定的申报材料时间。对此,中国足协也明确表示:在申报材料时间节点的问题上,中国足协可以为国安“特事特办”。

  有了中国足协这句话后,加上马云最终还是无奈地选择退出之后,中信集团随即就展开了“应急方案”,因为中信集团的态度非常明确,就是一定要让北京国安俱乐部“换一种活法”,先前因为各方面原因,原本在2016年就应该完成的增资扩股一事,已经被耽误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为此还受到了不少不明真相的国安球迷的批评与指责,甚至也还影响到了球队本身的建设与发展。如今,中信集团不想、更不希望2016年那一幕在2017年重演。因此,集团迅速展开各项工作。用中信集团内部人士的话来说,“必须要给国安球迷一个交代”、“不能再让这么多关心国安的球迷伤心了!”

  但是,寻找下家“接盘”,坦率地说是有相当难度的。首先是时间实在太紧,如果在9月份有关“关联”消息传出之后,马上与中国足协取得联系、得到明确答复,就像如今蚂蚁金服选择退出的情况,中信集团至少还有两三个月的操作时间,但如今再过六天就将跨入2017年,短短几天时间,不仅需要找到新的下家,更需要完成相关手续,甚至涉及到财政部、工商等诸多部门的变更,还需要首先递交到北京市足协、然后再递交前往中国足协。于是,这就等于是在和时间赛跑。

  京城神秘买家望成国安最大股东

  其次,当初国安增资扩股是有两个新股东,即恒生电子(蚂蚁金服)和IDG的一家合作投资公司。国安俱乐部原来是中信集团100%控股的公司,而中信集团作为央企,需向财政部申请报批。先前给国安俱乐部的估值为20亿元人民币,增资扩股之后,中信集团和蚂蚁金服、IDG公司按照36%、36%和28%的比率进行分配。

  但在蚂蚁金服退出之后,另一家公司也同时选择了退出。换言之,中信集团在继续持股36%的情况下,要么找到两家新的股东,如果只有一家公司的话,必须将其他的64%股份全部认购,总资金高达35.5亿人民币。有哪一家企业或公司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马上做出决定?在外人看来,如果不是“疯子”或者是另有其他所图,恐怕没有人会愿意充当这样的“白衣骑士”。

  可是,记者通过相关渠道了解到,京城有一家企业经过“快速决策”之后,愿意全盘接手北京国安俱乐部64%的股份,成为俱乐部的新股东!而且,这家企业就是北京市的一家公司,与先前传说中的蚂蚁金服以及IDG这样不是在北京注册的公司完全不同。换而言之,“北京国安俱乐部”通过这一次增资扩股,将真正变成北京人自己的俱乐部。或许,“新国安”将就此开始全新的“活法”。

  据悉,这家北京公司将从今天开始与中信集团展开全面商谈,并将在最短时间内完成相关交易与手续。那么,这家公司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究竟作出的是“理性的抉择”,还是“一时之冲动”?本报将随时关注事态的进展。

责任编辑:逯佳琦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财经大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