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银行董事会超期服役 股权增减权力如何重配?

2015年4月9日。这是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本届董事会任期应该结束的时间,但实际直至今日选举新独立董事,560多天过去了,这届董事会还在“超期服役”中。尽管民生银行明确规定:“董事会任期届满,最迟应在一个月之内召开股东大会或临时股东大会进行换届。”

  原标题:“超期服役”560天 民生银行董事会乱局

 ​ 2015年4月9日。

  这是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600016.SH/01988.HK,下称民生银行)本届董事会任期应该结束的时间,但实际直至今日——选举新独立董事,560多天过去了,这届董事会还在“超期服役”中。

  尽管民生银行《公司章程》明确规定:“董事会任期届满,最迟应在一个月之内召开股东大会或临时股东大会进行换届。”

  同时,民生银行这届董事会里,当初的18位董事,几年来,有7人在中途辞职,有1人(独立董事)拒绝继续履职,留任迄今的只有10人;而在这期间增补的董事里,又有2人(独立董事)拒绝继续履职,1人身陷囹圄。

民生银行董事会超期服役 股权增减权力如何重配?

  10月28日,民生银行将召开今年的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议题即是选举3名新的独立董事,以取代3位拒绝继续履职的前任。

  在此之前的2016 年 8 月 11 日,中国证监会北京证监局下发《关于对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监管关注函》(京证监发 2016<175>),要求民生银行“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尽快落实独立董事的选举。 ”

  这次独立董事的选举,是否意味着民生银行这届“早已过期”的董事会将启动改选?

  对于民生银行董事会这异常的“超期服役”,以及明显违背该公司《公司章程》的做法,多位法律界人士对腾讯财经表示,这可能影响到这届董事会的“合法性”,乃至涉及到“超期服役”期间,民生银行董事会所做出决议的“有效性”。

  这其中潜藏的法律风险,值得监管部门、司法部门以及资本市场等各方共同关注。

  本届董事会,始自2012年4月

  民生银行现行的董事会,为该公司第六届董事会,其任期始自2012年4月10日,共18人。

  在诞生之时,18人董事会,包括执行董事3人,为董文标、洪崎及梁玉堂。其中董文标兼任董事长,洪崎兼任行长,梁玉堂兼任副行长。

  来自股东方的董事,则有9人,分别是:截至2011年年底,持股3.33%的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方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宏伟,持股2.62%的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泛海集团)董事长卢志强 ,持股4.99%的新希望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新希望)董事长刘永好 ,持股3.39%的中国船东互保协会(下称船东协会)总经理王玉贵;持股2.76%的中国中小企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企投)副董事长陈建;持股2.12%的福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福信集团)董事长黄晞;持股2.09%的四川南方希望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南方希望)董事长王航;通过保险理财产品持股4.31%的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人寿)副总裁王军辉;以及持股3.02 的上海健特生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健特生命)实际控制人史玉柱。此9人均为非执行董事,张宏伟、卢志强及刘永好,兼任副董事长。

  独立董事6人,分别是:梁金泉,曾任云南省委副书记、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及第一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等职;王松奇,中国社科院金融所副所长;王联章,曾任恒生银行有限公司大中华业务主管;秦荣生,中国审计学会副会长及中国总会计师协会副会长;王立华,北京市天元律师事务所主任;韩建旻,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董事、执行合伙人。

  上述6人中,梁金泉、王松奇、王联章,是自2006年7月16日起开始担任民生银行的独立董事;而秦荣生、王立华及韩建旻是自 2009 年9 月9日起担任该职。

  九大股东,一方一席

  就实际分配的结果来看,9个股东方代表的非执行董事,相对清晰。

  彼时,民生银行的前十大股东,除代表港股的香港中央结算(代理人)有限公司(下称香港结算公司)外,第2至10位,分别是新希望、中国人寿、船东协会、东方集团、健特生命、中小投资、泛海集团、福信集团以及南方希望。

  这也就意味着,此9家股东每人派出了一位代表,进入了民生银行的董事。

  新希望与南方希望,同为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控制的公司,并称“希望系”,因此等于刘永好的“希望系”,至少在这里拥有2个董事会席位。

  三执行董事,均为职业经理人

  3位执行董事,董文标、洪崎及梁玉堂,则都是民生银行成立之初即已加盟的元老重臣。

  董文标早在1996年,民生银行成立时,即已加入,并任副行长;2000年4月,就出任执行董事、行长;2006年7月,又改任董事长。

  洪崎,同样在1996年即加入民生银行,先后任总行营业部主任、北京管理部副总经理、总经理;2000年,升任总行副行长;2004年1月,开始兼任执行董事;2009年3月,升任行长。

  梁玉堂,也即在民生银行创立时即加入,先后任资金计划部副总经理,、总经理,金融同业部总经理,2003年升任总行行长助理,2005年成为副行长;2009年3月,兼任执行董事。

  值得指出的是,董、洪、梁三人在加入民生银行之前,都有在交通银行任职的经历;其中董与梁的交集又特别密切:同一时期里,两人均于河南金融管理学院任职;后又同在交通银行郑州分行工作;乃至同一年里,到厦门大学取得硕士学位。

  不过无论是董事长董文标,还是行长洪崎、副行长梁玉堂,他们都并不直接持有民生银行的股份,表面上也看不出属于哪个股东方的“派系”,而近似于相对中立的职业经理人。

  两独立董事,“由来”初露

  6位独立董事,其具体是由哪一位“单独或者合并持有本行已发行股份 1%以上的股东、本行董事会、监事会”提出的,当时未有披露。

  不过随着梁金泉、王联章的辞职,其“来历”部分浮出了水面。

  2012年5月29日,梁金泉、王联章提出辞职,辞职的理由就是连续在民生银行担任独立董事满6年。

  同日,健特生命和福信集团(合计持有民生银行约13.56亿股股份,持股比例超过3%)提交的《关于选举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部分董事的议案》,提名郑海泉、时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为独立董事候选人。

  郑海泉,曾任汇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财务总监、恒生银行副董事长及行政总裁、香港汇丰银行主席、汇丰中国董事长等职;巴曙松,时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在5月29日这一天,另一位股东福信集团董事长黄晞,也“因其工作原因”辞去董事职务。

  健特生命和福信集团也是联合提名了福信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兼CEO吴迪,接替了这个董事席位。

  2012年年底,郭广昌 来了

  同年9月28日,股东董事之一,中企投董事长陈建提出辞职,理由是“因其将长期居住海外”。

  10月29日,独立董事王松奇辞职,理由与5月辞职的梁金泉、王联章一样,“因其已连续在本公司担任独立董事时间届满6年”。

  12月17日,民生银行增补中央统战部原副部长尤兰田为独立董事,增补时任复星国际有限公司及上海复星医药(集团) 股份有限公司(下统称复星集团)董事郭广昌为董事。

  尤兰田及郭广昌,均是民生银行的“公司董事会提名”而来。郭广昌接替的是原股东方董事陈建的席位,但至少在当时,郭广昌的“复星系”仍未出现在民生银行的前十大股东里。

  2013年,安邦“初探”深浅

  2013年,股权结构相对稳定的民生银行,发生了重大变化。

  民营保险“新贵”——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邦财险)来了。

  当年一季度,安邦财险透过其传统产品,买入8.54亿股民生银行,持股比例约为3.01%,成为第6大股东;福信集团淡出前十大股东序列。

  2013年第二季度,安邦财险继续增持民生银行,持股比例升至4.89%,成为名义上的第二大股东。如果除去代表港股的香港结算公司,安邦财险已是名义上的第一大股东。

  第三季度,健特生命增持民生银行,跃升至第5大股东;福信集团也有增持,重返前十大股东序列,排名第9;中企投略有减持,跌落至第10;南方希望则淡出前十的序列。

  到第四季度,安邦财险又大规模减持了民生银行的股票,持股比例降至2.98%,排名跌落至第10位。

  2014年,董文标告别,毛晓峰上位

  2014年3月6日,独立董事、中国审计学会副会长及中国总会计师协会副会长秦荣生,提出辞职独立董事职务。原因是“根据财政部财人干【2014】33 号文件”的要求。

  腾讯财经获悉,这一要求是落实2013年10月中组部出台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根据中组部的意见,在2013年至2014年,数以百计的“官员独董”从上市公司离职。

  4 月 30 日,独立董事、中央统战部原副部长尤兰田辞职,理由类似,是“根据中央统战部干发【2013】210 号文件”要求。

  7月22日,独立董事、时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长巴曙松辞职。理由亦类似,是“根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关于要求研究人员辞去所有上市公司独立董事职务的规定”。

  根据监管规定,秦荣生、尤兰田与巴曙松的辞职报告,只有“在下任独立董事补选产生后生效”。在此之前,他们将继续履行其独立董事职责。

  但这三位独立董事的补选,要到2016年10月28日,才产生出来。

  不过,在这之前巴曙松、秦荣生及尤兰田,都相继表态,“不再继续履职”。

  除独立董事外,股东董事、健特生命实际控制人史玉柱,在2014年3月25日,也提出了辞职,理由是“因其正淡出企业管理工作,准备退休”。

  史玉柱还提出,“鉴于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和商业银行竞争环境的日趋激烈,对商业银 行专业化管理的要求日益提高,为进一步提升本公司的公司治理水平,优化董事会结构,建 立更加科学化、专业化的董事会决策机制,建议增加一名高级管理人员作为董事会执行董事”。为此,他建议提名时任民生银行副行长毛晓峰为第六届董事会执行董事候选人。

  毛晓峰,官方简历显示其生于1972年。1990年毕业于湖南大学,获学士学位,此前1989年,还曾担任学校学生会主席。1992年至1993年,担任全国学联执行副主席。1994年至1996年,在湖南省怀化市芷江侗族自治县,先后任县长助理、县委副书记;后调至共青团中央,历任办公厅综合处主任科员、副处长、综合处处长。

  工作期间,毛晓峰获得了得湖南大学工业及国外贸易硕士学位、湖南大学管理学博士学位、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公共行政管理学硕士学位。

  2002年,毛晓峰突然调至民生银行,担任总行办公室副,并自 2003 年 6 月及 2004 年 3 月起分别担任董事会秘书及公司秘书。2008 年 4 月,毛晓峰升任副行长。

  2014年6月10日,民生银行股东大会补选毛晓峰为执行董事。

  2014年,最大的冲击,则来自于董文标的辞职。

  8月18日,董文标因“工作变动原因”,辞去民生银行董事及董事长的职务,离开了这家他工作了19年,并担任了8年董事长的机构。董文标的去向,是创设并就任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民投)董事局主席。

  中民投于2014年8月21日在上海成立,注册资本500亿元,“由国务院批准成立,全国工商联发起,五十九家知名民营企业联合发起设立”,旨在“引领中国民营资本投资,助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致力于成为世界一流的投资集团。”

  董文标离任后,洪崎成为董事长,而毛晓峰则接替了洪崎的行长之位。

  对于毛晓峰的快速崛起,民生银行内部评价不一。有员工对腾讯财经称,毛为人随和低调,常背双肩包,坐地铁上下班;也有人表示,毛为人浮躁不务实,并不擅长银行业务,只是因为其特殊的“政治背景”而屡获拔擢。

  安邦猛烈增持 成为第一大股东

  在股权方面,2014年前三个季度,股东持股比例基本稳定。但进入第四季度,随着彼时中国股市整体“大牛市”的显现,此前仅仅让旗下安邦财险“投石问路”的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邦保险集团),开始猛烈增持民生银行的股票,迅速成为实际上的第一大股东。

  截至 2014 年 12 月 17 日,安邦保险集团通过自身,并通过控股的三家保险公司——安邦财险、安邦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邦人寿)以及和谐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发行的保险产品,共持有约30.85亿民生银行股票,占总股本的 9.06%。同时,中企投还将持有的约3.19亿股股票(约占民生银行总股本的0.94%)表决权,委托给安邦保险集团。至此,后者持有民生银行10%的股份表决权,也是实际上的第一大股东。

  2014年最后的十几天,安邦保险集团继续增持,至当年底,持股比例已经超过12%。

  与此同时,2014年12月23日,在民生银行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安邦保险集团董事、副总裁姚大锋,被补选为民生银行的董事。

  姚大锋,生于1962年,1981年8月至2002年7月之间,相继担任中国银行浙江省分行信贷员、科长、副处长及处长等职务;2002年8月至2002年11月,担任万向财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02年11月,任安邦财险的筹备组副组长;2004年9月至2011年7月,任安邦财险总经理;2010年7月,任安邦人寿董事长;2011年7月,任安邦保险集团董事、副总裁。

  安邦的猛烈增持,打破了民生银行原有各股东势力的相对均衡,打破了民生银行没有真正意义上大股东的“惯例”,这引起了市场巨大的反响。

  对此,2015年2月,姚大锋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称,“投资民生银行是受民生银行董事长洪崎先生的邀请,是一种友好的市场行为,我们之间以前就有很好的合作。”

  有趣的是,根据民生银行《公司章程》规定,其“董事的任职资格须经中国银监会审核”,不过时至今日,1年又10个多月过去了,中国银监会始终没有审核批准姚大锋在民生银行的董事资格。

  一位银监会前官员对腾讯财经表示,对于银行董事资格的审核,根据分工,可以在银监会,也可以在部分地方银监局;而未经银监部门审核的银行董事,在董事会中只能列席,没有表决权。

  在后来民生银行披露的多次董事会决议中也可看出,姚大锋没有参与表决投票。

  毛晓峰落马 工行郑万春入局

  2014年至2015年,注定是民生银行的剧烈动荡期。

  2015年1月底,时任行长毛晓峰,因为涉及政治弊案,被纪检部门带走。迄今,其案件司法进展不明。

  1月31日,民生银行公告称,收到毛晓峰的辞职信,“因其个人原因,申请辞去中国民生银行董事、行长及董事会相关专门委员会职务”,同时,“本公司董事会注意到媒体有关毛晓峰先生的若干报道,据本公司了解,毛晓峰先生向本公司提出辞职系个人原因,本公司经营正常。”

  毛晓峰辞职后,董事长洪崎代理了行长的职务。

  在此后的几个月里,关于民生银行新行长的人选,腾讯财经听闻多个版本传出,有称将从民生银行内部提拔的;有第一大股东安邦保险集团推荐人选的。

  但最终,时任工商银行的副行长郑万春,在2015年11月,成为了民生银行的行长,后兼执行董事。

  数个消息人士对腾讯财经称,郑万春是银监会所属意的人选。

  民生银行的内部人士也告诉腾讯财经,郑万春入主民生银行后,“表现得非常强势”。

  在2015年这一年里,中国股市从巅峰到谷底,经历了一场极其惨烈的“股灾”。

  安邦继续巩固其在民生银行的持股,至年底其总计持股比例超过了15%;另一家民营保险大亨——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夏保险),则通过旗下保险产品,持有2.89%的民生银行股票,进入前十大股东序列;代表“国家队”参与这一年“股灾救市”的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证金),也进入了前十。

  老牌的股东方,新希望、健特生命、船东协会、东方集团均有小幅度减持,而泛海集团则淡出了前十位。

  但民生银行的董事会,格局依然没有改变。尽管这届董事会的任期,到2015年4月9日,即告结束。

  18人的董事会里,3位执行董事:董事长洪崎、行长郑万春、副董事长梁玉堂(2012年,由副行长改任副董事长)。

  9位股东董事:东方集团的张宏伟;泛海集团的卢志强;希望集团的刘永好、王航;船东协会)总经理王玉贵;复星的郭广昌;福信集团的吴迪;中国人寿的王军辉;以及安邦的姚大锋。

  6位独立董事,郑海泉、王立华、韩建旻,以及三位“不再继续履职”的巴曙松、尤兰田、秦荣生。

  超期服役 法律风险不容忽视

  2016年,民生银行已经在2月1日召开了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在6月7日,召开了股东大会。

  但这两次会议,均没有将已经明显违背《公司章程》规定,“超期服役”已久的董事会换届列入议题。

  尽管民生银行包括原有及现行的《公司章程》,都明确规定“董事会任期届满后,最迟应在一个月之内召开股东大会或临时股东大会进行换届。”

  这一明确违背《公司章程》的行为,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腾讯财经就此询问了至少7位法律界人士,其中包括2位金融监管部门法律部门人士、2位法院民商事法庭法官、3位律师。

  他们的答复均认为,这可能影响到民生银行本届董事会的“合法性”,乃至涉及到在“超期服役”期间,其董事会所做出决议的“有效性”。

  鉴于在民生银行的案例里,无论是《公司法》还是民生银行《公司章程》中,对于提议召开临时股东会议,强制推进董事会改选的“门槛”过高——“代表十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三分之一以上的董事,监事会”,有金融监管部门人士,及一位高级法院法官对腾讯财经表示,中国证监会或民生银行注册地所在的证监局,应该主动介入。

  实际上,在2016年 8 月 11 日,中国证监会北京证监局,下发《关于对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监管关注函》(京证监发 2016<175>),要求民生银行“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尽快落实独立董事的选举。 ”

  8月18日,民生银行对此出具《关于对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监管关注函的回复》,对独立董事选举的安排做出了书面汇报。

  不过,北京证监局所针对的,也仅仅是尤兰田、巴曙松、秦荣生三位独立董事“不再履职”的问题。

  9月5日,民生银行董事会决议,一次性任命了石杰、李彬、林云山为该行的副行长。这三人均是自 2012 年8月开始,担任民生银行的行长助理。

  在此之前的2016年6月,民生银行地解聘了该行当时唯一一位副行长邢本秀的职务,理由是“根据《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章程》、《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尽职考评试行办法》的有关规定”。

  9月5日的董事会,也公布将聘请刘纪鹏、李汉成、解植春为新的独立董事。不过这一任命,有待10月28日的临时股东大会的批准。

  刘纪鹏,生于1956年,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教授。

  李汉成先生,生于1963年,北京市尚公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

  解植春先生,生于1958 年,曾任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执行董事、副总经理等职。

  10月26日,腾讯财经联系到刘纪鹏教授。他表示,不知自己是由哪一方(股东方或者董事会),将其提名为民生银行的独立董事的。对于民生银行本届董事会已然“超期服役”560多天之事,事先并不知情。

  董事提名办法,规定模糊

  根据第六届董事会产生之时,适用的民生银行《公司章程》(2008年11月20日通过),其关于董事成员任期的主要规则包括:

  1,董事由股东大会选举或更换,任期三年。董事任期届满,可连选连任。

  2、独立董事连任时间不得超过六年。

  3、 董事任期从就任之日起计算,至本届董事会任期届满时为止。

  4、董事任期届满未及时改选,在改选出的董事就任前,原董事仍应当依照法律、行政法规和本行章程的规定,履行董事职务。

  5、董事会任期届满,最迟应在一个月之内召开股东大会或临时股东大会进行换届。

  至于董事产生的办法和程序则是:

  1、本行董事的选举方式是:“由上届董事会在广泛征求股东意见的基础上,以书面提案的方式向股东大会提出。”

  2、“董事会设提名委员会,由提名委员会负责广泛征求股东意见及收集提名提案……报董事会审议,由董事会以提案方式提交股东大会进行表决。”

  3、独立董事,则是由“单独或者合并持有本行已发行股份 1%以上的股东、本行董事会、监事会可以提出独立董事候选人,并经股东大会选举决定”。

  从上可知,民生银行《公司章程》里,对于董事会成员的提名产生方案,比较模糊,仅仅一句“由上届董事会在广泛征求股东意见的基础上”。

  股权增减 权力如何重配?

  在民生银行重建管理层,补选独立董事的同时,各股东方也动作频频。

  卢志强的泛海集团,从2016年7月开始,连续增持民生银行股票,至7月15日,持股比例达到4.61%。

  而根据民生银行2016年半年报,泛海集团当时已跌出前十位股东行列。

  华夏人寿也在7月增持民生银行,并在6月29日与张宏伟的东方集团签署“一致行动协议”,至2016年7月29日,双方可行使表决权股份,达到民生银行股份总数的5.74%。

  刘永好的“希望系”却在步步减持,截至2016年7月29日,其“希望系”累计持有民生银行股份为4.41%。

  参照民生银行2016年半年报及香港联交所披露的信息:

  安邦保险集团在民生银行持股超过20%,为单一大股东;东方集团-华夏人寿“联合”成为第二大股东;卢志强的泛海集团,为第三大股东;刘永好的“希望系”为第四大股东;然后“国家队”的中证金持有4.37%,史玉柱的健特生命持有3.15%,船东协会持有2.98%分列5至7位。

  民生银行董事会的换届,将拖延至何时?

  如果换届,9张股东董事的席位,将如何分配?

  安邦保险集团代表姚大锋,在董事会中,只有列席权没有投票权的尴尬局面,又是否能够得到解决?

责任编辑:吕膨江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