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人寿上演买买买行情 前海人寿操盘手转投恒大

10月27日,积成电子发布三季报显示,恒大人寿持有积成电子约4.96%股份,逼近举牌线。恒大人寿已买入栋梁新材、梅雁吉祥、国民技术、金洲管道等4.95%或4.96%的股份。恒大人寿在2016年2月,聘任陆海担任股票投资业务专业责任人。系前海人寿资产管理中心副总。

  原标题:恒大人寿资本布局魅影:前海人寿操盘手加盟

  本想低调买入上市公司股权,但恒大人寿的“魅影”暴露在了多份三季报中。

  10月27日,积成电子发布三季报显示,恒大人寿通过旗下两款保险产品持有积成电子约4.96%股份,逼近举牌线。更早之前发布的三季报显示,恒大人寿已买入栋梁新材、梅雁吉祥、国民技术、金洲管道等4.95%或4.96%的股份。

  股份占比不及5%的上市公司“举牌线”,却使得恒大人寿进入前十大股东之列。

恒大人寿上演买买买行情 前海人寿操盘手转投恒大

  一个重要转变是,包括恒大人寿在内的恒大系买入的上市公司,亦从早期偏好地产、建筑等房地产相关产业链公司,延及电子、化工等制造业。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2016年2月,前海人寿资产管理中心原副总陆海加盟恒大人寿。同时,8月末恒大南昌已向恒大人寿划入现金资产90亿元,全部计入恒大人寿“资本公积”,恒大人寿在偿二代体系下,偿付能力得以提升,具备扩张底气。

  前海人寿操盘手转投恒大

  与保险公司投资股市一贯青睐的低估值银行、地产等大盘蓝筹股不同,恒大人寿三季度买入的数家上市公司风格骤变。

  上市公司三季度显示,截至2016年三季度末,恒大人寿分别持有积成电子(002339.SZ)、栋梁新材(002082.SH)、梅雁吉祥(600868.SH)、国民技术(300077.SZ)、金洲管道(002443.SZ)等四家公司股份比例分别为4.96%、4.95%、4.95%、4.95%、4.96%。另持有金螳螂(002081.SZ)、中设集团(603018.SH)、沧州明珠(002108.SZ)股份分别为2.52%、1.71%、0.69%。

  不及5%举牌线的持股比例,却已进入中设集团、栋梁新材、梅雁吉祥、国民技术、沧州明珠、金洲管道等多家前十大股东。

  深圳一位民营保险公司高管表示,保险公司投资、举牌上市公司,一般是出于长期财务投资的目的,通过公司分红支撑负债端保费规模增长。不过,自万科股权之争后,保险公司举牌上市公司舆论争议比较大。按规定,保险资金持股比例达到5%以上,就必须公告持股情况,表达持股意图。恒大人寿持股比例在5%以下,则不必公告。

  北京另一位保险资管公司人士也表达同样观点,“在 宝万之争 后,保险资金成为关注焦点。根据证监会和保监会的规定,当持股比例超过5%,即超过举牌线时,必须在规定时间公告。对于保险公司而言,持股比例控制在5%以内,可以回避公告,降低曝光度,增加操作自由度,可谓是 进可攻,退可守 。”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上市公司多有股权分散、市值不高、业绩一般的特征。

  从选择标的来看,这些上市公司股权较为分散,如国民技术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仅为4.38%、中设集团第一大股东中科汇通持股比例为5.43%;市值也并不高,如金洲管道的市值为75亿元、国民技术的市值为85亿元;业绩相对不甚理想,如栋梁新材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约5665万元,同比下降19.71%,基本每股收益0.24元,预计全年实现净利润5987.34万元至7878.08万元,同比增长-5%至25%。

  值得注意的是,恒大人寿在2016年2月,聘任陆海担任股票投资业务专业责任人。

  2012年8月到2014年6月间,陆海担任前海人寿资产管理中心副总。公开资料显示:恒大人寿于2016年5月16日由调研员陆海对粤宏远A实行上市公司特定对象调研,由粤宏远A公司董事长周明轩亲自接待。恒大人寿调研围绕粤宏远A以下几个核心问题开展: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持股情况、有哪些资产业务?有没有注入资产的计划?上市公司未来是否转型?公司2015年度亏损的原因?会不会被ST?粤宏远A管理层一一做答。

  价值投资还是资本布局?

  恒大人寿之所以选择小市值股票,可投资资金不多是另一种解释。

  根据2015年7月,保监会的通知,保险公司投资单一蓝筹股票的比例上限为占上季度末总资产的10%,而投资权益类资产达到30%比例上限的,则可以进一步增持蓝筹股票,增持后权益类资产余额不高于上季度末总资产的40%。

  截至2015年末,恒大人寿总资产为201亿元,则恒大人寿一季度用于投资蓝筹股票的上限为最高80亿元。此后恒大人寿未披露总资产数据。其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其净资产已经从1季度末的50.91亿元,达到2季度末的86.42亿元。这主要来自股东方增资——截至2016年8月末,恒大南昌已向恒大人寿划入现金资产90亿元,全部计入恒大人寿“资本公积”。

  恒大人寿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将在下季度接受股东方投资捐赠,大幅提升公司的总资产规模。同时,已经制定了新的增资计划,计划发行次级债。

  对于这种方式,一位保险公司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在 偿二代 监管体系下,对保险公司的后端有着严格管控,有多少资产做多少业务。恒大系希望恒大人寿走得更快一些,需要对其进行弹药补给。”

  前述深圳民营险企高管认为,用较小资金量撬动一家公司,炒高股价,但这并非持续投资者所为。

  一位保险公司投资部门人士表示,经历2015年中股票市场的剧烈波动后,当时部分股票价格已经处于相对低位,从长期投资价值角度看也具备较大吸引力。不过,恒大人寿的目标似乎并不符合传统思路,更像是一种资本布局。

  尴尬的险资

  恒大人寿持股上市公司,一般通过“恒大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传统组合A”(简称“传统组合A”)、“恒大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传统组合B”(简称“传统组合B”)两款产品买入上市公司股份。

  恒大人寿拒绝就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做出回应。不过,恒大人寿接连举牌上市公司背后,是地位尴尬的险资。

  一般来说,市值1000亿元以上的大公司,容易受到保险资金和产业资金青睐,如受到宝能系、安邦系和恒大系同时举牌的万科(000002.SZ),生命人寿举牌的浦发银行(600000.SH),中国人寿、中国人保举牌的兴业银行(601166.SH),泛海控股和华夏人寿举牌的民生银行(600016.SH)。市值100亿元以下的中小公司,往往是PE等私募机构的举牌目标。

  实际上,保险公司举牌上市公司多发生在2015年6月“股灾”后的7月-9月。今年以来,主要是以恒大集团为代表的产业资本和部分地方金控集团举牌上市公司,保险公司举牌,不乏争议案例,如阳光保险举牌伊利股份(600887.SH)。

  备受市场关注的万科股权之争后,半年多以来,以“万能险”为代表的保险资金监管政策逐步收紧,万能险在负债端、资产端均受到更明确、细致的监管。

  今年8月,保监会全面摸底万能险,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人身险公司报送今年1月至6月万能险业务数据,主要填报各预期存续期限下的规模保费收入和产品情况,摸底资产负债匹配及利差等具体现状。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保险业内交流时发现,不少中小保险公司已在逐渐改变此前依靠万能险等迅速做大保费规模的发展方式,业务结构逐渐向中长期保障型产品调整。转向社区养老、医疗健康等领域。

责任编辑:王飞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