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博会吴晓求:中国金融业发展的新格局创新跨界融合

27日开始,第十二届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拉开序幕,中国人民大学吴晓求作了发言。他称,全球金融业发展新格局,我想三个方面还是很重要,简约地说一下中国金融业发展的新格局,把这个标题稍微调一下,创新、跨界和融合是比较贴切。

  原标题:人大吴晓求:推动金融创新 促进金融业态转型

  网贷之家讯 10月27日—30日,第十二届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在北京展览馆举行,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出席并发言。

十二届金博会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

  吴晓求指出,我国金融现在面临一个重大的创新时期,创新是要做金融结构的调整。我们推动金融制度的改革,其中最重要的是要推动资产证券化,提升整个证券化的金融资产在整个金融市场中的比重。与此同时,要改善金融的功能,尤其是普惠金融。

  吴晓求表示,金融业态的创新是金融创新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互联网金融中,基于互联网平台的第三方支付非常重要,但是我们对此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目前我们把很多关注点放在P2P,特别是P2P的跑路夸大了金融风险,这个是不正确的,我们要进行金融业态的转型。此外,监管也要进行调整,要构建一个新的金融监管架构的改革。

  以下为发言实录:

  吴晓求:这个主题我认为还是非常地好,主题叫金融业发展新格局,创新、跨界与融合。后来我想想这个题目后面的后缀与适合于中国,全球的金融业发展还不完全是这样,如果你把全球放在中国,中国金融业发展新格局、创新、跨界与融合,还是非常贴合的。

  全球金融业发展新格局,我想三个方面还是很重要:

  第一个,全球货币体系的改革,这个未来应该是全球金融业发展的一个新趋势,因为特别是10月1号人民币加入了IMF的篮子,就是我们的SDR,这是一个历史性的事件,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意味着全球货币体系结构发生重大的变化,这是一个中国的变化。

  第二个,也是在货币市场上,由于美元加息的预期明显地意味着全球货币市场出现了明显的变化,我们国家人民币也出现了下跌的趋势,全球市场正在寻找一个定价的枢纽中心,这个非常有趣。

  第三个,全球的金融业发展新格局就是中国金融对全球影响的加大,特别是中国金融市场进入全球金融中心这样一个趋势,全球金融业的中国元素在加大,如果一定要说是全球金融业的发展新格局,我认为这三个可能还是比较准确的。

  我再简约地说一下中国金融业发展的新格局,把这个标题稍微调一下,创新、跨界和融合是比较贴切。今天时间关系,我不可能讲创新、跨界和融合,这个要讲很长的时间,我就讲一个创新。

  中国的金融现在面临着一个重大的创新时期,因为我们国家经济发展格局发生了新的变化,经济的增长速度不断呈现出L型的趋势,这个趋势应该说是比较明显的,推进供给侧的改革,基于这样一个政策框架,金融业要有相应的调整,我们要通过工具创新来完成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特别是供给侧的改革。我们综合来说,要服务于实体经济,很多人把这句话做了过分地解读,因为是银行面临僵尸企业来贷款,你说金融业要为实体经济服务,这个是有问题的。

  实际上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更多地是要满足融资者对融资公平多元化选择的需求。也就是说它基于自己风险的考虑,基于自己优化资本结构的条件,我们整个金融体系要提供一套有效的市场化的融资工具,中国金融还没有做到这一点,所以我们要进行创新,这就是工具创新。

  另一方面,我们整个金融体系要为投资者提供有效的资产组合,可以多样化地有效的资产选择,应该说今天的中国金融体系也没有完成这样一个功能,所以我们也可以看到我们的房地产价格,我们房子价格在不断地上涨,表明中国的金融体系没有为投资者提供足够多的适合风险匹配的多样化的金融资产,这样一种功能没完成。无论是从资金的需求讲还是资产的选择者,这两个方面我们金融做得不好,所以说我们要推动金融工具的创新,我想未来这个应该说是一个基本的趋势,创新的重点。

  第二个,创新是在金融结构的调整,中国的金融结构比较传统、比较落后,最重要的标志是它没有化解风险的能力,我们的存量金融资产太高,因此我们推动金融制度的改革,其中最重要的是要推动资产证券化。提升整个证券化的金融资产在整个金融市场中的比重,这个是我们改革的一个基本的目标。

  与此同时,我们还要改善我们金融的功能,特别是普惠金融,刚才有人谈到了。我想这个是我们创新的第二个地方,要进行结构创新,同时功能也要发生调整。

  第三个,就是业态的创新,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互联网金融,业态的创新也是今天中国一个显著的标志。它对改善我们金融的功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对业态的创新持一种批评改革。你可以看到最近对互联网金融应该说是它的生存环境还是越来越严重,金融业态的创新是金融创新的重要的组成部分。在互联网金融中,基于互联网平台的第三方支付,应该是非常重要,但是我们对此应该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我们把很多关注点放在P2P,特别是P2P的跑路夸大了金融风险,这个是不正确的,我们要进行金融业态的转型,因为整个经济运行结构正在发生重大的变化,特别是人的生活、消费模式发生了重大变化,如果你的金融业态不发生变化,你就难以完成,这是推动整个经济结构调整的任务,我想这个是第三个。

  第四个,很重要的基于这样一种变化,中国金融的风险正在发生变异,我们要高度认识。我们创新的地方更多地是从结构上来创新,传统的结构创新是没有空间的,传统主要是资本业务,中国金融分两块,一个是消耗资本的,一个是不消耗资本的,消耗资本的比如说银行的信贷业务,这里面创新的空间非常小,因为它非常传统,消耗资本。我们更多是在非资本性业务方面实施创新,也就是说未来我们创新的重点就在这些地方,这些地方将会使它的规模越来越大,在这个部分可以看到监管阻力的,监管整个是没有覆盖住,这一部分未来的风险会越来越大。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监管也要进行调整,所以说第五个我们要创新的是基于风险发生了变异,接合部的风险越来越大,它会迅速地蔓延到外部,感染整个金融体系,甚至会影响到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我们要构建一个新的金融监管架构的改革,这个改革怎么推进?需要认真研究中国金融结构变化的规律,尤其要研究风险的特点。

  概括地说,这种金融监管的变革它应该不是一个大一统的小英美模式,或者美联储的模式,应该说这个模式还是不符合中国目前的状况,我们要认真研究,我们要找到一个什么样的监管架构,目前的监管架构从逻辑上说还是有它存在的价值,不同的是它的微观功能在变化,我们微观功能在调整。

  如果说中国金融发展一个新格局,我想从创新的角度来看主要是这么五个方面,由于时间关系我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赵新燕
加入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齐鲁财富网
齐鲁财富网移动客户端

IOS android  
微信 手机客户端 手机浏览器

二维码

热点专题

2016法国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开战

济南市弓客射箭俱乐部成立于2011年9月,目